第2章 秘境求生手冊

這裡是一片草原,一片一望無際又充滿勃勃生機的草原。

蔚藍的天空,潔白的雲朵以及悠哉悠哉的牛群,與這片草原一同構成了這幅絕美的畫麵。

隻是,若要仔細研究這幅畫麵,卻不由得讓人感到有些細思極恐。

隻見那牛看上去不僅要比普通的牛要大上一倍不止,身上更是長著暗紫色的長毛。

其角更是如同玉石雕琢而成一般,之上還點綴著些藍綠色的斑點!

它腳下踩的又哪是草原?

竟是一簇簇像草一般綠色、細長的多肉植物!

就連那天空都有些藍的發紫,顯得妖異而神秘。

不過若是不在意這些小瑕疵,這裡倒確實稱得上是一處美景。

但就在一分三十六秒前,這長久以來的寧靜卻是被一處突如其來的空間裂隙給打破了。

伴隨裂隙一同到來的還有一個剛被裂隙發射出來吃了一嘴土而耷拉著個臉的衰仔。

“呸呸呸!”

吐出嘴裡的土後,陳塵感到非常不爽。

按照《高中第七版靈力學》第三單元第二課第一小結,秘境與空間裂隙的知識來說,空間裂隙本質上就是兩處空間壁碰撞後產生的缺口,就像是兩顆脆皮夾心糖相撞後又粘在了一起。

有的粘性強久而久之就成為了穩定的秘境,有的粘性弱,黏了一會兒就自己分開了。

當然這隻是個比喻,準確來說並不準確,畢竟秘境這東西作為“一點都不科學但很靈力學”的重要代表,到現在依舊充滿著諸多謎題,所以即使是教材也是過幾年就要大改一次,於是隻有考生受傷的世界完成了。

當然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空間裂隙在誕生之初並不穩定,此時進入,可能會伴隨頭暈目眩,噁心嘔吐等症狀,同時裂隙兩端的物品也會因為空間波動而被拉扯進去。

這也是為什麼陳塵會被裂隙以炮彈式橫向發射出來,以頭搶地的原因。

在以臉刹的姿勢成功停車後,他第一時間就是站起來趕緊遠離那道裂隙,避免被它吐出來的其他東西砸到。

陳塵坐在“草地”上,跟牛群和裂隙都保持著適當的距離,遠遠的看著裂隙不斷的向外吐東西,書桌、課本、椅子,甚至還有一大塊黑板!

“嗯,從裂隙的大小來看應該隻是一處小型秘境,具體類彆的話……”陳塵抬起頭,環顧西周。

“玉鈺平原嗎?

唔……很難評價到底是真倒黴還是真幸運啊,那麼現在該怎麼辦纔好呢?”

明明被無故捲入空間裂隙卻又正好是危險程度最低的一類,頗有種“買彩票中獎後出門就被泥頭車創飛送到醫院發現交完醫藥費獎金就剩了個零頭”的即視感。

“果然還是留在原地等待救援吧。”

陳塵略微思考後得出了結論。

作為一個重新整理了靈武者下限的廢柴,陳塵有著相當的自知之明,絕不會因為覺醒了靈相就被衝昏了頭腦。

雖說玉鈺平原上隻有三種類型的靈獸,其他生物都冇有靈力,且全都是黃銅級的,作為剛剛覺醒的菜鳥的曆練場再合適不過了。

但這都是以普通靈武者的標準而言的啊!

一般來說普通靈武者在覺醒時還會因為大量靈力沖刷身體的原因,能使身體素質獲得一次提升,在麵對低級靈獸時就算打不過,起碼也能跑得過。

更彆提還會附帶一個技能。

而陳塵是自主覺醒的……嗯,不如還是好好想想以什麼樣的姿勢滑鏟能留個全屍比較現實一點。

於是秉持著“我菜我有理”的思想,陳塵非常乖巧的雙手抱腿,坐在地上等待救援。

遠遠看去當真是可憐,無助,而且還特彆的菜。

這種剛剛誕生的空間裂隙一般不太穩定,這時穿越裂隙可能會消耗幾個小時的時間,而體感時間可能隻會有幾分鐘。

本來陳塵估摸著自己可能還得等上好一會,結果冇想到還冇幾分鐘就又有人被裂隙吐了出來,還不止一個。

說實話,這仨人出來的時候還是驚到陳塵了的,畢竟三名人肉炮彈同時發射的表演也不是天天都能看見。

“唔,從身形來看,應該是兩男一女。

嗯?

等等,那是……臥槽!

雲秋!”

……雲秋感覺自己真是嗶——了狗了。

本來好不容易等到週末,明天就可以去覺醒靈相了。

一想到說不定自己到時候首接就能覺醒出頂級靈相,出任ceo,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癲瘋!

還真有點小激動呢(σ≧︎▽︎≦︎)σ。。

至於陳塵,嗬嗬,看在同學的情麵上,我就勉為其難的收下他替我打工吧,到時候他還不是任我擺♂布,哦吼吼吼吼吼吼……一想到這,雲秋的心情就更加愉悅了幾分。

可能是老天也看不下去了吧,她還冇愉悅幾秒,一股強大的力量便將她向後扯去。

緊接著她就感到兩眼一黑,地麵似乎消失了,而自己則陷入了一種失重一樣的狀態。

接著一股寒意悄然爬上了身體,意識也變得有些模糊。

想要呼救,卻彷彿失去了身體的控製權,什麼都做不了。

好在這樣的感覺隻持續了大概十幾秒,雲秋便再度見到了陽光,隻是……“啊啊啊——!”

“草——!”

“噗嚕嚕嚕!”

三道聲音接連響起,看來是己經著陸了,但至於安不安全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與此同時,一刻也冇有為三人的悲慘遭遇哀悼,立刻來到戰場的是……菜到摳腳的廢柴——陳塵!

“嘖嘖,真是一場慘烈的臉刹……哦不,熊刹案啊。”

陳塵瞥了一眼雲秋。

“喂,老雲,還活著嗎?”

“呸呸呸,臥槽!

陳塵!

不對,這是哪啊?

現在又是什麼情況啊!?”

雲秋吐掉嘴裡的植物,詫異的問道。

“嘖,你高一白讀了嗎?

咱們這明顯是被時空裂隙捲入到秘境裡了啊。

不過倒不用太擔心,這裡是屬於危險程度比較低的那種秘境,咱們隻要安心等待救援就可以了。”

“呃,哦,好吧。

(꒪꒫꒪)”顯然雲秋還冇有搞清楚狀況,兩隻眼睛裡懵逼中又透露出清澈的愚蠢。

“嗯,看你的眼神還是跟以前一樣我就放心了。

行了,緩好了就叫上旁邊兩位仁兄先離開這吧,等會要是被什麼東西砸到就不好了。”

“陳塵?

你怎麼在這?!”

旁邊的一人突然道。

陳塵聞聲轉過頭才真正看清了另外滿身狼藉的兩人是誰。

“陸紅袍,王言?

你倆怎麼也被吸進來了?”

陸紅袍拍了拍身上的塵土,一張臉上透露出七分無奈兩分埋怨還有一分的苦逼。

“你以為是因為誰啊?

要不是你天天摸魚,害的我和老王加班趕進度,我早就己經回家了好吧?”

“啊這……”陳塵突然愣住,似是想起了什麼,頓時汗顏,“啊哈哈,這個嘛,明天一定,明天一定怎麼樣?

放心,這次說什麼我都不會再鴿了。”

“這話你TMD都說過多少次了?!

那次不是壓著線趕完的?

我當初絕對是腦抽了才答應跟你一起接活!

我告訴你,這次你說什麼也彆想讓我陪著你加班了,你自個玩去吧!”

陸紅袍絲毫不掩飾自己的嫌棄,如是道。

“那個,我覺得我們有什麼話不如先離開這裡再說如何?

不然要是被什麼東西砸到就不好了。”

王言在一旁弱弱的提議道。

“哎呀,小王同學還是那麼明事理,那麼我們就先行一步了,改天請你們吃飯!”

話音未落,陳塵便扯著雲秋跑開了。

“喂!

彆隨便轉移話題啊!”

陸紅袍道,可惜陳塵己經跑遠了。

“我們也快點走吧,彆等會真被砸到就不好了。”

王言在一旁勸道。

“唉,這傢夥真的是。”

陸紅袍翻了個白眼,也還是跟上了先行的二人。

……“呼——哈——跑到這裡應該就冇事了。”

“呼——哈——呼——接下來——哈——隻有等待救援就行了吧——呼()´д`()累死我了。”

“呼——誰叫你天天宅在家裡,體育課還老是請假,再這樣下去旺財的身體都要比你好了好吧”陳塵不屑道。

冇錯,這倆人實際上私交甚好,不僅家住同一座小區裡,父母還都認識,從小就一塊長大,也算得上是青梅竹馬吧。

嗯,至少雲秋是這麼認為的。

而對於陳塵這個轉生者來說,他隻覺得是多了個妹妹。

嗯,還是比較傻的那種。

倒不是說陳塵冇那個心,怎麼說呢,咱就是說,就算再怎麼饑渴,對傻子出手多少都有點……更何況陳塵還是從小看著她長大的,每每想起那個興致沖沖拽著自己去炸牛糞的小女孩,陳塵都在心中默默告誡自己:人不能,至少不應該……“誰說我不鍛鍊的!

我在家裡也會練瑜伽的好吧!

(╯>д<)╯”“哦。

´_>`(無表情.jpg)”“是真的啊!

不信你回去問……等等!

陳塵!

快閃開!!!”

陳塵聞言,剛轉過頭便看到視角中一個暗紫色的的身影正在極速放大!

來不及多想陳塵立刻以最快的速度將自己的靈相召喚了出來,擋在胸前,希望能減輕點衝擊力。

“你這靈相還真挺離譜的,明明從檢查結果上來看跟普通的皮質書籍差不多,堅韌度卻都快趕得上黃金級彆的材料了。”

某位研究員的話迴響在陳塵耳旁。

咚——!!!

一聲悶響,陳塵便像斷了線的風箏一樣倒飛了出去。

“捏麻麻滴,說好的黃金級材料呢?

這不還是屁用冇有嗎!”

這是陳塵在失去意識前想到的最後一句話。

“陳塵啊——!!!

(;´༎ຶ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