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歧

-

張銘玉飛身接住墜落的人,他看向懷裡的人,原本蒼白的小臉變得更加冇有血色,而嘴角也溢位一絲鮮紅,他檢查了一下,卻是發現林妙染全身經脈都被震碎了。靈劍有靈殘留上任主人的劍意自主防護,這相當於神嬰期全力一擊。

林妙染咳嗽了幾聲,望向擔憂看著自己的男子蒼白的笑著“大師兄,不怪師姐,都是我不聽師姐的勸告······”

事情發生的時候是常悅離祭壇最近,而張銘玉因為要排查附近的危險離得比較遠,所以常悅當時是有能力替林妙染襠下這一擊的,不過那樣的話,她自己多半也會受傷。而第一時間常悅就已經發出了警告,但是林妙染並冇有聽。常悅也不是大善人,她好意提醒,但是彆人聽不聽不是她能管的了的,更何況她能感覺到林妙染對她有著莫名的惡意。

看著林妙染的傷勢,常悅略有不解,按理說林妙染的身上應該會有師尊給的護身法寶是為拜師禮,她也有,不過她習慣磨礪自己,經常在絕境中行走,身上一般不會帶這種遇見危險就自動防禦的東西。而林妙染不過剛剛築基,就已經自大到不帶任何防具?

思緒迴轉,隻見張銘玉紅著眼睛瞪著她雖然冇有說話,但是常悅看出來他那眼神分明在說,你剛剛為什麼冇有出手相救。其實身為淩霄宗主的兒子,除開天賦外張銘玉也無疑是非常聰明的,否則不可能在那麼多兄弟中脫穎而出,成為嫡子,隻為有所成就後就繼承掌門的衣缽。隻是這個師兄在接觸到林妙染以後彷彿就變了一個人,變得冇那麼···聰明瞭。

常悅是一個十分怕麻煩的人,在於外人的事情上她一般就是能不管就不管。修真界向來講究弱肉強食,可能你一不小心氾濫的同情心就會害了你,曾經她受過這個教訓不止一次。

“早已經提醒過她,不聽勸告還反過來怪我?”懶得看這兩個人嘰嘰歪歪,常悅徑直上前去檢視那個小型祭壇。

她是在祭壇上感知到了一股神識波動,但卻不是呼喚她的那一道。可她也能感受到來自於劍上的力量,那把劍微微泛著青光,整個劍體猶如上好的玉石一般晶瑩剔透。這是一柄木水屬性的靈劍,劍體上刻著字‘春華’。

靈劍遇見她發出嗡嗡的劍鳴,這靈裡的劍靈想要認她為主,隻等待她伸手,這劍,便屬於她了。

就在這時,張銘玉上前擋住了常悅,看這架勢分明是不想讓她拿到劍。

常悅看向張銘玉,似是不解的開口“師兄意欲何為?”

“這把劍不能給你。”

“哦,這是為何,不給我難道是要給她嗎。”說著她眼光回頭睨了一眼,林妙染之前被打的重傷奄奄一息,此刻虛弱的靠在一旁的山壁旁。

“師姐,不要怪大師兄,大師兄都是為了救我的命纔想讓你把劍讓給我的。”林妙染說完這句話似乎廢了極大的力氣,胸膛不斷起伏,呼吸急促還咳出了些許鮮紅。

張銘玉看見林妙染如此心裡更是焦急,他從懷中拿出一個陣盤,注入靈力後就啟用了。那陣盤在他的靈力注入後散發出耀眼的光,常悅被逼得後退幾步。這東西她見過,宗主手裡也有一個,名為七殺劍陣,可以提前把劍氣存放經過特殊處理形成劍陣。

這應該是宗主怕自己繼承人有危險親手製作而成,這種東西一般是消耗品,最多使用三次也就不能再用了。冇想到為了阻止她取劍這種東西都用上了。

這劍陣是神嬰期修士所創,常悅僅僅纔是築基後期,做任何抵抗都根本是徒勞。而張銘玉也並不打算傷害她,他要做的也僅僅隻是困住她罷了。灼眼的白光漸漸將她包圍,陣法雖然啟動,卻冇有損傷到常悅分毫。

常悅被困在原地,張銘玉確認她無法行動以後這才低聲說道“師妹,對不住。你冇了這把劍我可以為你再尋,小師妹冇了這把劍就可能會有性命之憂。”

張銘玉將一旁的林妙染抱到祭壇旁邊,那上邊有一個帶著凹槽的圖案,他將林妙染的手放在圖案上,光芒大作兩根類似什麼東西的觸鬚紮進了林妙染的手臂,疼得她一下就喊出了聲。是劍靈,每把劍結契可能都略有不同,但無非都是需要滴血連契,這是春華劍的認主方式。

那結契的光芒由最開始的刺眼到漸漸微弱,也就過了幾息的時間。本來林妙染就因受傷而有些麵色蒼白,春華劍的結契需要的血液則是更多,眼看著林妙染的皮膚都迅速乾癟下去,好似渾身上下的生機在下一秒就會被抽乾,變成一具乾屍。她止不住的痛苦尖叫著。

張銘玉急得不行,春華劍是上古名劍,古籍上有它的記載。雖然不是殺戮之劍卻赫赫有名,因為它有一個特殊的能力,春回。瀕死的人可以用它救回,甚至有傳言到它甚至可以讓人死而複生。

既然能生死人肉白骨,治療小小的經脈自然不在話下,他這才動了讓小師妹與春華劍結契的念頭。靈劍能修複小師妹的經脈,治療她的傷勢。卻冇想到隻是要結契,就需要如此龐大的血液。他用佩劍割開自己的手腕,試圖加入自己的血,可那觸鬚像是有靈智一般,主動避開了他的血液。張銘玉猜到了,這劍是木水屬性,除了木和水屬性彆的吸收不了。

結契一旦開啟便無法停下,林妙染痛苦的叫喊著,讓張銘玉倍受煎熬。

“師兄,救救我,染兒好痛······”

“師妹,現在隻有你能救小師妹了。”他運轉陣法,七殺陣不斷縮緊,將常悅禁錮。他欲割破常悅的手腕,取她的血。

“我同意你取我的血了嗎?”冷淡的聲音響起,常悅猶如入無人之境一般,就那麼輕飄飄的走出了七殺劍陣“你可真是我的好師兄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