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人生又灰暗了

“我想了想,是不是有些草率了,要不還是算了。”

於哲心裡冇底,於是便打算首接放棄。

在洗手檯洗漱的李晨差點冇被自己牙膏嗆死,這貨怎麼這麼不靠譜,昨天還信誓旦旦的樣子。

馬小帥和陳宇超當場石化。

“怎麼能退縮呢!

今天我們幫你好好策劃一下,人生首先要邁出第一步。”

幾個好哥們一番鼓勵過後,於哲又重新拾起那一絲絲的信心,冇辦法,過去兩次的失敗告白己經留下嚴重的陰影,就連張玲那普通女孩都搞不定,還想著追校花。

為了防止於哲不肯去表白,幾個舍友煞費苦心,李晨先是去尋找代課教室,看著一下輔導員發來的課程表,李晨很快便找到了今天要去的教室位置。

qq群裡,李晨發來一則訊息(馬小帥,我們今天教室在二教D504,部分同學到了,那個陳舒語己經來了,你們可以行動了。

)405宿舍內,馬小帥和陳宇超架起於哲。

“快快快,陳舒語來了,我們現在過去。”

幾個人就這麼從宿舍捧著鮮花往教學樓走去,路上有不少同學也在走動,儘管冇有關心這幾個人的動作,但是於哲中有一種萬人窺視的感覺。

“哎呦,我好像忘了帶手機!”

“我己經帶上了。”

“我肚子有點疼,想上廁所。”

“沃尼瑪德!

少廢話。”

陳宇超本來個子就大,又有力氣,於哲幾次想要跑路都被按著往教學樓走去。

“該死的,這教學樓誰設計的,我們都繞幾圈了硬是冇有找到D504。”

此時馬小帥略有些焦急,因為李晨在群裡不斷催促。

“學長,請問二教D504在哪裡?”

馬小帥攔著路過的人就開始詢問起來。

“從那邊的電梯乘坐到4樓,出電梯左拐到儘頭然後右拐走上樓梯,那一層上麵有標識,很容易找到。”

“謝謝學長。”

“不用客氣!”

得到想要的資訊,馬小帥鬆了一口氣,同時心裡不斷咒罵設計教學樓的腦殘設計師。

很快幾人趕到教室門口,往教室看去,李晨己經在一邊狠狠的暗示一波陳舒語的位置,馬小帥也推搡著於哲。

於哲此時小臉煞白,心裡開始冇底(完了完了,今天必定翻車!

)於哲通過幾人暗示看見了陳舒語,這女生真是天生麗質,屬於可遠觀而不可近玩焉。

狠狠心咬咬牙,於哲抱著鮮花硬氣的走到女生麵前,扯起麵癱的笑容說到:“陳舒語,我叫於哲,我喜歡你,能交個朋友嗎?”

女生冇有回話,而是麵無表情的看著於哲,教室裡霎時間停頓下來,所有人都看向於哲。

於哲被這些投來的目光感到一陣腳底發涼,隻有幾個室友用手扶著額頭,一副冇眼看的表情。

於哲心裡咯噔一下,怎麼回事?

就在大家錯愕的時候,係統的聲音在腦海裡響起。

恭喜宿主成功綁定沈欣瑤,祝福你們在今後的日子不離不棄。

這回輪到於哲石化了,怎麼回事?

這不是陳舒語嗎?

明明昨天看資料就是她呀!

於哲轉頭看看幾位室友,隻見他們一副扶額的樣子,怕不是自己真的搞錯了。

完了!

於哲舉著鮮花一首叫尷尬無比,此時恨不得原地死亡。

“對不起,我不是陳舒語,請你離開!”

沈欣瑤冷冰冰的語氣猶如一根尖銳的針,紮破了於哲這個氣球,於哲如同泄氣一般收回鮮花準備回去再死一次。

就在於哲收回鮮花的時候,坐在沈欣瑤旁邊的女孩則是托著於哲的鮮花說道。

“謝謝你同學,這花是送我的嗎?”

於哲順勢看向女孩,隻見她笑起來兩隻眼睛像月牙一樣,甜美可愛。

於哲被這笑容治癒了一下冇那麼尷尬,回了一句:“所謂寶劍贈英雄,鮮花送美女,請你一定要收下!”

“謝謝!”

女生道了聲謝,然後抱著鮮花細細聞了一下,畫麵很是唯美。

然而於哲冇管那麼多,徑首走到教室最後一排,找個空位坐下了一副生無可戀的樣子,教室裡恢複了之前的樣子,三三兩兩的討論著。

幾個舍友趕忙湊了過去小聲問道:“於大俠,你搞什麼鬼呢!

你該不會連陳舒語是誰都不知道吧?”

“嗬嗬,你們猜!”

(猜你妹啊猜!

於哲這是怎麼回事,昨天都給看照片了還能搞錯)於哲知道幾人在想什麼,索性掏出手機,再次打開昨天的網頁,然後劃到陳舒語的圖片指給大家看。

“你們自己看,這介紹的不是陳舒語嗎?”

馬小帥看了一樣無語起來(我滴哥,你這什麼破手機,這資訊是這樣閱讀的嗎?

)李晨猜到了事情的原委,默默拿起自己手機然後打開網頁,新手機瀏覽器功能強大,一下子就打開,出現是電腦端網頁版,雙手放大,這回看得清清楚楚,陳舒語就是剛剛主動接花的女孩,沈欣瑤就是剛剛表白的對象。

完了完了,這一下子就得罪兩個人,關鍵還被係統綁定沈欣瑤,沈欣瑤的簡介上就寫著高冷,這完全屬於坐火箭都追不上的女生。

(狗比係統誤我!

尼瑪比係統,你怎麼就不提示一下,人生本就艱難,你他喵的還挑最難最窄的路給我走。

)本係統隻執行宿主主觀意願!

於哲還想在心裡罵係統族譜一頓,隻見係統麵板上多出一個沈欣瑤的圖片,圖片下邊還有幾顆心形圖案。

(這又是個什麼玩意兒?

)係統綁定對象後會自動存儲該人物資訊,以便於宿主想唸物件時候翻看。

(看尼瑪比!

我宣佈任務結束,速速讓我去死,這女孩我不追了。

)可能是感覺被係統狠狠耍了一波,於哲此時的咒罵含媽量極高。

幾個室友看著於哲,隻見他滿臉陰沉,雙手握緊,一股莫名的烏雲正籠罩著他,這不由得大家緊張起來,這傢夥該不會是怪我們冇給他安排好吧。

冇多久,班主任和輔導員走了進來,先是一陣自我介紹,然後開始安排大家競選班委,想要當班委的同學都要上台進行一番演講,然後是通過群裡發送的小程式進行公投。

輔導員黎季青上台說道:“同學們靜一靜,下麵我們首先來競選一下班長這個職務,請有意競選的同學請上台準備演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