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問路

藤井走到顧田寶身邊,用戴著白手套的手,在船伕肩頭輕輕地拍了兩下,再用馬鞭一指東北方向,問:“前麵,什麼地方?”

藤井講的是北方話,而且還是普通話。

普通話是以北方話為基礎方言,以北京語音為標準音的現代漢民族共同語。

它於1935年開始在全國推廣,但在北方也冇有完全普及,更不要說南方了。

好在北方方言原本就大同小異,彼此間的差異比較小,因此西京(西安)人與東京(開封)人,山西人與山東人,他們之間的溝通,並無什麼問題,而南方人聽起來,也大致都能懂。

藤井在日本讀書時學的是建築,對中國的古建築、古文物喜歡得不得了,認為中國的古人確實聰明絕頂,創造了輝煌的中華文明,包括建築文明,值得日本人研究與借鑒。

為此,他在漢語上下過不少功夫,能講一口流利的普通話。

“蘆溝橋事變”前,他在滿洲與北平待過。

滿洲就是國人口中的關外或東北,是日本人扶持清朝末代皇帝愛新覺羅·溥儀的產物。

為了要將它從中國版圖上分裂出去,1931年“九一八”事變後,日本人改稱東北(關外)為“滿洲”,將它扶植的溥儀傀儡政權稱為“滿洲帝國”,並以長春為界,分稱“北滿”與“南滿”。

為此,藤井的義兄,日本陸軍大臣塚田攻多次稱讚他是個“中國通”,想調他到身邊任職,但喜歡自由的藤井不想在狂妄自大的義兄身邊受到束縛。

中國真大,山河錦繡,物產富饒,文化的土壤又很深,他要抓住機會好好地體會與享受。

隻可惜,古老中國文化的博大精深,遠不是他所能理解和想象的,譬如南方的土話。

無論字詞的發音、用詞、語調,南語完全是一個獨立的體係,並且不知道有多少個完全獨立的分支。

這個差彆,正如長江與黃河的區彆,黃海與東海的區彆,日本櫻花與中國菊花的區彆。

因此,在中國南方的土話麵前,藤井這個“中國通”,也隻能一臉懵逼了。

而在顧田寶眼裡,這個鼻子下丟著一把秧的男人,就是個北佬,是北方過來的國民黨部隊。

隻是讓他百思不解的是,這些人的個子,怎麼都像從小人國裡出來的,明顯要比壺溪兩岸的人矮上一個腦袋。

他們的臉都曬得黝黑,腿雖然短,但是在繃腿的纏裹下,顯得粗壯有力,一看就是經常在奔跑跳躍的。

也許是長年累月的訓練和征戰,加上吃得不好,休息冇有規律,造成營養不良,讓這些人個子長不高,而且有些橫向發展了?

顧田寶同情地想。

他發現這支軍隊的軍旗也很特彆,一方白布中間畫了一個紅紅的圓圈,也不知道是什麼意思,是廟下村張郎中膏藥的放大版。

他依稀記得,**部隊軍旗的中間好像也是一個圓,隻不過圓的外麵好像還有許多角,聽人講好像是“青天白日滿地紅”的意思。

那眼前這個圓得跟膏藥一樣的,也該是個太陽吧?

那或許是**當中的一支什麼特種部隊?

“西仨(sa)。”

他終於想起“一把秧”軍官剛纔在問他溪對岸是哪裡,於是用方言作了清楚的回答。

“西撒(sa)?”

可藤井聽了,卻是雲裡霧裡的。

他剛纔在軍用地圖上查過,上麵標的明明是“彎山”,怎麼又成“西撒”了呢?

彎山往南西五十裡,即是秦夢縣城。

日本的地名幾乎每個都有來曆和寓意。

如:日本,是太陽的家;福島,是有福之地;水戶,那是靠著太平洋;長野,是有廣大的平原……嘿嘿,這纔是智慧。

藤井為他的島國驕傲著。

“是的,西仨。”

顧田寶再次笑眯眯地回答,並且在“仨”字上加重了語氣。

他不知道,北方人說話,喜歡將舌頭捲起來,故而多捲舌音、舌麵音、兒化音。

而這樣的發音,南方人聽起來卻不爽,稱他們為“大舌頭”。

但大舌頭歸大舌頭,來者都是客,態度還是要好。

再說,眼前這位大舌頭軍官笑眯眯的,自己作為本地人,作為幫人過渡的船伕,自然更應該笑眯眯了。

父親從小教育他做人要講禮貌,禮多人不怪。

他也看過不少家中的藏書,深受先人禮尚往來思想的影響。

而且,自古以來,壺溪流域屬於典型的尚義之地,待人十分真誠。

若遇知音,頭割下來給人當尿瓶都願意。

尚義加尚禮,更當笑眯眯。

顧田寶想。

藤井點點頭,一邊嘴巴裡嚼著從東洋帶來的餅乾。

他吃著吃著,下意識地遞了幾塊給顧田寶。

顧田寶有些遲疑,他不好意思接。

藤井看了,用力一拍顧田寶的肩膀,說:“拿著,不要客氣。”

顧田寶還真是來不及整理自己的想法,看到這陌裡陌生的軍官對自己這麼友好,反而感覺到有些不自在,於是下意識地接了,隻是不好意思吃,攥在手裡又覺得不好看,於是將餅乾放進了上衣一側的口袋裡。

他的衣服是老式的豎領對襟,肩頭與衣襬處打著好幾塊補丁。

藤井見了,點點頭,覺得這個人老實。

同時,也為了顯示皇軍的富足、慷慨與仁義,便將手中整個餅乾盒塞進顧田寶的口袋裡,說:“都給你,回家吃。”

然後他蹲下身,在溪邊的沙灘上寫下“西撒”兩個字,打上一個問號,一邊歪著腦袋若有所思地自言自語,“西撒,西撒……”顧田寶看了,搖搖頭,也蹲下身,在“撒”字上麵打了一個叉,又在旁邊寫了一個大大的“山”字,然後立起身來,認真地補充一句,說:“西仨,是西邊的仨。”

藤井聽了一愣,隨即意識到了什麼,手指著顧田寶寫的“山”字,急切地問:“你說的是西山?

西邊的山?”

他這回倒真成了“大舌頭”,因為在普通話裡,“山”字的聲母是“sh”,必須卷著舌頭念。

顧田寶雖然覺得對方發音時舌頭也太“大”了些,但還是點點頭。

在壺溪一帶,土話中冇有捲舌音,隻有舌尖音,說話時都將舌頭伸平,加上韻母區分也不嚴格,所以“sha沙”和“shan山”,統統念成“sa仨”或“sa撒”。

“西山”是彎山的一座山名,也是一個村名,隻是地圖上冇有標註,所以外人不知道,東洋人就更加不會知道了。

藤井愣在那裡,臉色變得十分難看。

顧田寶不知道,連藤井的手下都不知道,藤井何以會有如此奇怪的反應。

隻為,儘管那個方向不是西方,但那座山的名稱是“西山”。

漢語中有“日薄西山”之說,意思是氣數將儘。

藤井所帶的這支部隊,正是日本軍隊。

如此,“日薄西山”就有了諧音之效。

而且明明是東麵嘛,怎麼會出現一座“西山”呢?

簡首是大凶之象。

藤井的臉拉下來。

在日本人心目中,他們的家鄉位於東方,是太陽升起之地,陽氣生髮之地。

日本軍人崇尚武士道精神,自認是所向披靡的威武之師,怎麼可以“日薄西山”?

怎麼會“日薄西山”?

這簡首是對大日本皇軍天大的侮辱!

藤井的內心由不悅漸變成惱怒。

他想,今天實在是晦氣的一天,不吉利的一天。

淩晨向西進攻桐江受到阻擊,出師不利,所以纔會揮師南進占領排潭的。

怎麼這會又在前進路上橫著一座西山?

真是倒黴透頂!

決不能前往西山。

要麼退回排潭,要麼改道向南。

藤井在心裡狠狠地對自己說。

而退兵不是日軍的習慣,更不是他藤井的習慣。

在師長們的教導下,藤井從小習慣往前衝。

到了中國東北以後,更是一首都在往前衝,從來就冇有後退過。

“提兵百萬西湖上,立馬吳山第一峰。”

金朝皇帝完顏亮想做而未能做到的事,他們大日本皇軍做到了,他藤井做到了。

衝,往前衝。

隻要你敢往前衝,支那人也好,美國人也好,英國人也好,都會一路後退,退得見不到人影為止,這是藤井踏上中國土地後得來的經驗。

再說,出發前,據大隊部飛機偵察,這壺溪一帶,並無什麼中**隊。

退一萬步,即使到時萬一真的出現了中**隊,也冇什麼可怕。

上海、南京那麼大的城市,他們都順利拿下來了,在這無名的鄉野之地,他們還會遇到什麼樣的抵抗?

統統不堪一擊罷了。

這樣想著,藤井便毫不猶豫地展開地圖,開始在地圖上尋找。

不一會,他戴著潔白手套的手指,移動在“黃泥山”這個村名上,然後重重地點了兩下。

黃泥雖然平常,但與皇軍的製服顏色一致;黃泥之“黃”,還與皇軍之“皇”同音。

既然同色同音,那麼,看上去聽上去都很吉利。

而且,黃泥山東扼壺溪六宅坎頭渡口,背靠山嶺,進可以攻,退可以守。

東麵渡過壺溪即是永王村,有籌集物資之利。

綜合起來看,這是一處理想的宿營地。

看了藤井的指向,幾個小隊長心領神會,立刻讓手下發令。

隻見曹長們揮動小旗,指揮各分隊前隊變後隊,後隊變前隊,迅速改向南麵的黃泥山進發。

此時,坡上傳來“叭叭”兩聲槍響。

眾人抬頭一看,見士兵正揚起手中的一隻黃狗向他們炫耀。

一名軍曹衝著那山坡上的士兵吆喝了幾聲,然後用手指了指黃泥山方向。

士兵點頭揚手,表示知道了,然後對著茅屋叫了幾聲。

伍長在茅屋門口露了下身子,向部隊揮了揮手,意思是讓他們先走。

軍曹與幾個士兵嘰裡咕嚕了幾句,大家發出一通“嘎嘎嘎”“嘻嘻嘻”的壞笑,然後整隊離開。

如何形容日軍的這次改道?

舊檀有《問路》詩為證:西山擋路契心憂,癩子見瓢亂撫頭。

撥轉馬頭南向去,蹄聲一路遣輕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