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百年喬湖(第一篇)

第一篇:(初見喬湖)—序———本文以劉氏家族,定居喬家湖為主線,講述它有史以來所發生過的,村莊史事,百姓家長裡短,以及不同姓氏家族的興旺與衰敗,人與人,人與家,家與國之間家國情懷,做以簡單的闡述。

希望它能起到畫龍點睛的作用,為消失的喬家湖,追憶那些逝去的青春歲月。

讓千千萬萬個父老鄉親,再一次回憶起,那難忘的家的故事。

希望此文能讓喬家湖的曆史和傳說,繼續傳頌下去,並源遠流長,繼續發揚光大。

— :初見喬湖………泱泱大國,曆經上下五千年,曆代先祖們,創造了今天偉大輝煌的華夏文明。

中國大地上,有一個古老的都城——琅琊。

山東臨沂,它是一座有著三千多年發展曆史,文化底蘊深厚的一座城市。

臨沂地處魯東南地區。

土地麵積,人口數量,糧食產量,大約占山東省的十分之一。

過去稱為臨沂行署。

八十年代,提起臨沂,外地人知道的很少。

改革開放三十多年以來,臨沂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如今的臨沂,己經成為山東省經濟規模化區塊鏈,成為一座魅力之城,山水之城,成為一座紅色之城、一座活力之都。

貧窮落後的沂蒙山區,昔日的河灘小縣,成了魯南地區乃至淮海經濟圈,最重要的城市之一。

沂河之畔的臨沂,有了新的名稱,成為文化之都,文明之都,物流之都。

——古城臨沂,還有一個美麗動聽的故事。

傳說東海有一隻神龜,不遠萬裡來到臨沂,那時候叫琅琊。

神龜將神書獻上之後,回道路過沂河,發現沂河是一塊風水寶地,適合自己生存。

就想霸占沂河,在此安居。

他不知道沂河裡,住著一條小白龍,小白龍肯定不準神龜撒野,於是撕打起來,神龜被小白龍打敗,受到懲罰,神龜被小白龍壓在城下,永世不得離開。

龜馱城由此誕生。

它們一首為臨沂的平安健康,保駕護航!

如今,由於城市發展,主城北移,白龍和神龜也隨行北上。

當你途經臨沂高鐵站,你會發現,一個高大的烏龜型建築,坐落在眼前,十分壯觀!

曾經的小白龍,變成了蜿蜒的高鐵,傳說中的烏龜,順河北上,端坐在這裡。

依然陪伴著小白龍,併爲它遮風擋雨。

遙看它們美麗的身姿,堅挺的背影,為大美山東,醉美臨沂,奉獻著它們的力量。

據說,為了設計高鐵站,政府專門邀請多名,外地的設計專家,共同為臨沂高鐵站設計地標性建築。

專家們用專業思維,人文文化理念,給出的這個方案,會審全票通過。

所以,有了今天這美麗雄偉的標誌性建築。

烏龜需要有水的地方,喬家湖有湖有水,而且座標和市政府在同一條中軸線,因此,臨沂高鐵站選擇在這裡。

據傳說,大約在600年以前,喬家祖上由山西遷徙而來。

在長滿蘆葦的沼澤地裡,開墾栽種,建房設宅。

喬家先祖,男耕女織,勤勤懇懇,代代相傳。

村寨人口不斷壯大,喬姓族人慷慨大義,廣納鄰裡。

三百年左右,喬姓和葛姓,何姓白姓等多個姓氏家族遷徙,來到此地,開始安居樂業,繁衍生息起來。

村寨不斷擴大,不同的姓氏也陸續增加,人口越來越多。

鼎盛時期,總人口多達三千七百多人,擁有耕地,西千畝多畝。

在臨沂城以北,算是人口規模很大的村落。

就是這片黑土地,村子裡的一千五百多戶,各姓氏家族得以生存發展。

並養育出不同階層的優秀人士,為社會的進步和發展,起到了推波助瀾的作用。

——於2018年在喬家湖,建設了臨沂高鐵站。

就是這個美麗的小山村,養育過一代代喬湖人的這片黑土地,建立起雄偉壯觀的高樓大廈,設立了——山東沂河高新產業區。

那個曾養育過祖輩們幾百年的村落。

一戶戶農舍,潺潺流淌的小溪,那裡的一草一木,己變得十分模糊。

曆經幾百年滄桑,養育了一代代鄉親們的村寨,永遠的離他們而去,留在了他們抹不去的記憶裡……。

映像中,那代代相傳的史事和歲月,給過他們希望和夢想,也給過他們溫暖和力量。

那傳說和經曆,漸漸變得遙遠。

有些己經淡忘,但每次回想,那模糊的記憶,總會燃起。

讓我們重拾記憶,去感受它的溫暖和力量。

古老的中國,每一片土地都曾經曆過風雲變幻朝代更迭。

經曆過,人與人,家與家,國與國之間,悲傷和感人的故事。

當回憶起每一段曆史,它似一顆燦爛璀璨的明珠,照耀著我們前行。

曆史的烙印,永遠不會抹去。

我相信,後來者將繼續沿著先祖們的足跡,去探尋那,偉大而久遠的曆史篇章。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