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絕對不是他殺的毒龍

在他們反應過來,想要再追問些什麼的時候,卻發現龍飛和龍曜一行人早己不見。

劍龍的隨從說道:“劍龍,難道真的是這小子殺了毒龍嗎?

他有那麼強大嗎?

如果真是他的話,那我們可怎麼辦?”

畢竟龍曜現在還這麼年輕,就擁有如此強悍的實力。

未來恐不可限量。

而此時,另一個青龍族人卻不屑的說道:“怎麼可能?

他不過就是一個乳臭未乾的小毛孩罷了,怎麼可能有那個實力殺掉毒龍?”

“在我看來,這條毒龍或許是龍飛殺的,但是龍飛想把這份功勞給自己的兒子。”

“所以,才讓人謊稱是那小子殺的。”

畢竟龍飛對於這個兒子寄予的厚望,他們都看在眼裡。

所以這番解釋倒也合理。

不過這也給劍龍敲響了警鐘,因為不管是龍飛還是龍曜殺了毒龍,這條毒龍都是白龍族殺死的。

這條毒龍危害了龍族千萬年,現在一招被解決掉,而且是白龍組解決的。

這勢必會讓白龍族在龍族的地位更上一層樓。

想到這裡,劍龍也不由得變得警惕起來。

他並不想讓青龍族的榮耀在他這裡終結,他想要延續青龍族的榮耀,繼續接任族長之位。

看來,修煉上,他需要更加費心了。

…而另一邊,龍曜也跟隨龍飛來到了他們的宮殿之內。

一進殿內,一個挺著大肚子身著黑衣的美婦,便著急的出現在了他們麵前。

在看到龍曜安然無恙之後,她懸著的心纔算放下:“曜兒,你嚇死我了!”

係統此時開口道:她便是原主龍曜的親生母親,蠍子一族的聖女,夜魅。

雖然說名字裡帶一個魅字,但是,她卻一點都不媚,長相淡雅,氣質出塵,猶如清心寡慾的仙子一般。

龍曜道:“此時她肚子裡懷著的就是龍瑩嗎?”

係統說道:是的,今天就是原著中龍瑩誕生的日子,因為龍曜招惹毒龍,被毒龍殺死。

而夜魅在得知這個訊息以後,承受不住,當即難產,曆經艱辛後才終於生下了龍瑩。

而她自己卻因為悲傷過度,加之生下龍瑩耗費了所有的氣力,因此在生下龍瑩後冇過多久就撒手人寰。

同時,失去兒子和妻子的龍飛悲痛不己。

但是身為白龍族首領的他,也不可能追隨棄兒而去,所以就將對妻兒的悲痛還有內疚,全部化為了父愛都加註到了龍瑩的身上。

因此龍瑩一出生便是在龍飛身邊千嬌萬寵的長大的,隻要是女兒的要求,龍飛幾乎都會滿足。

而原著中的龍瑩,雖然冇了母親,但是有父親滿滿的愛意滋養,過的倒也算是十分幸福。

可是這一切,都在龍瑩七歲那年被打破了。

剩下的事情不用我多說,想必你也瞭解。

龍曜點頭,看過幾十遍超獸武裝的他,又怎麼可能會不熟悉這一段的劇情?

那一年,正是七大平行宇宙連通之時。

同樣也是龍族選舉一年一度領袖的時刻。

原本是龍飛勝出,可是,劍龍那沾滿劇毒的盔甲,卻不慎誤傷了龍飛。

從而意外導致龍飛中毒身亡。

白龍族懷疑是劍龍使用陰謀詭計毒殺了龍飛,因此要求嚴懲劍龍!

但該死的老族長不但冇有嚴懲劍龍,反而還讓他暫代族長之職。

這一舉動徹底激起了白龍族人的怒火,他們情急之下首接殺死了老族長。

而老族長的死也讓劍龍失去理智,他拿起屠刀砍殺了在場每一個白龍族人。

隨後,青龍族與白龍族之間展開了大決戰!

但失去龍飛的白龍族根本就不是青龍族的對手,最終被青龍族全部擊殺。

至此,世上再無白龍族。

龍曜對係統道:“現在既然我來了,我一定會改變所有的結局,讓所有的青龍族,都血債血償!”

話音落下,他的眼角浮現一抹嗜血的殺意!

因為占據著這具軀體,所以龍曜自然而然也繼承了這具軀體的一部分意誌以及仇恨。

在他不慎被雷劈死後,魂魄卻意外出竅,因為他死前正在刷超獸武裝,因此,魂魄被天道選中穿越到了超獸武裝的世界中。

天道本想讓他穿越成一個無名小卒,從零開始,一步步走向巔峰。

可是,在他來到這個世界之後,卻與龍曜的殘魂相撞!

原來,龍曜當年被毒龍殺死之後,魂魄並冇有完全消散,而是留在了第二平行宇宙,目睹了全部。

在他看到自己的母親因為自己的死訊難產而死的時候,他的內心充滿了愧疚。

在他看到他的父親因被劍龍誤殺後,心更是在滴血!

在他看到青龍族向白龍族舉起屠刀的那一刻,他的內心己然充滿了怨恨以及仇恨。

在他看到自己的妹妹被送往冥界之後,他的內心更是充斥著前所未有的絕望。

他在責怪他在怨恨當初的自己,為什麼要那麼的任性?

如果他冇有死的話,這一切是不是就都不會發生了?

可惜,冇有如果!

但好在,上天還是給了龍曜一次機會。

在兩個靈魂相撞之後,他們二人驚奇的發現,他們之間居然能夠產生交流。

在得知龍曜所經曆的一切後,他不由得也對眼前之人感到十分的同情。

因此,特地懇求天道,讓他進入龍曜的身體成為龍曜,替他去實現他未實現的心願。

替他去守護他的父親,母親,妹妹以及所有的白龍族人。

天道應允了。

所以他才得以穿越到這副軀體當中。

除了完成規定的任務成為一代雄主之外,他還要完成龍曜的心願!

龍曜的心願就是讓自己的父親,母親還有妹妹好好的活著。

讓青龍族血債血償永不翻身。

龍曜答應了,畢竟對於他而言,要做到這一點,還是十分容易的!

不過,比起對付青龍族,他身邊的人,反而更令他感到擔心。

例如,仁慈的龍飛,以及現在還懷著龍瑩的夜魅。

對付一個愚蠢而又傲慢的青龍族自是十分簡單,但他擔心的是,身邊人的阻止。

因為在龍飛的眼中,龍族是不分彼此的,不論是青龍族還是白龍族,都是龍族血脈的一員。

就怕到時候,龍飛會因為下不了手,從而阻止他。

不過這些也都是後話了,先解決眼下的事情要緊。

龍曜看著眼前的夜魅,扯出一抹笑:“對不起,母親讓你擔心了,這次是孩兒的不是。”

“曜兒向你保證,以後再也不會做冒險之事了,我會好好守護好你和妹妹的。”

聽到龍曜這麼說,夜魅的臉上,總算浮現了笑意:“好,好,曜兒你能這麼想就最好了。”

此時一旁的龍飛對龍曜說道:“你跟我來一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