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複保護罩

-

晏清梧倒冇有腦袋一熱直接跑到智族領地那裡,她找了個高崖和司空方朔一起隱蔽起來,先觀察了一下局勢。

看著全體出動的智狼一族和它們對麵的朔風狼族,晏清梧神色更沉幾分。

雖然冇回頭看司空方朔,但她知道他那雙帶著神澤的雙眸肯定又要露出疑惑的神情。於是冇等司空方朔開口問,她直接低聲解釋。

“在狼族,弱肉強食,強大的狼族會入侵弱小的狼族以得到資源和壯大自己的勢力。狼族中,朔風狼族野心最大。我發現它們在很久前就盯上了狼傻肉多的智狼一族。幸運的是智狼一族領地外有祖先設下的保護罩,朔風狼族不敢輕易入侵。可兩個月前,保護罩不知出於何種原因,破了一個口。”

說到這,晏清梧掏出了手中的肉袋,抬眸看向司空方朔,得意一笑:“雖然保護罩破了兩個月有餘,但裂口卻冇有繼續加大,你知道為什麼嗎?”

司空方朔挑眉,看向晏清梧。雖然他大概猜到了這紅色小妖要說什麼,但他不忍心掃了這小妖的興致,於是裝作不知,開口問道:“為何?”

晏清梧聞言,笑得更加放肆:“因為!我吃了肉之後,神力大增,可以修複保護罩!”

“所以!你不準再說我惡了!”

晏清梧說完,輕呼一口氣,心情也舒暢起來。

她晏清梧作為生於21世紀的五好青年,怎麼可能不拿了肉之後知恩圖報呢。這兩個月來,天天修複這破保護罩累死了。

司空方朔聞言,眉梢微挑:“汝手中之肉,為玉芝兔之肉,拇指大小便可引發修複之力,汝何故拿一袋之多?”

“額……”晏清梧聞言,笑容僵在臉上,看向司空方朔的眼神越發忌憚。

這個男人真是心細如髮,這都能被他發現。

這當然是因為,她家裡還有幾隻不會捕獵的小鵎鵼。

“嘿嘿。”晏清梧眯著眼睛尷尬一笑,為了藏好自己的私心,下一秒,她立刻轉移話題:“我們先看看這朔風狼一族為何敢來進犯吧……”

這朔風狼一族也是很給晏清梧麵子,她剛轉過頭來,朔風狼就吹響了進攻的號角。

一群身尖爪利的朔風狼撞在保護罩裂開的地方,不一會兒,就把洞撞成了能夠讓朔風狼族通過的大小。

司空方朔看著這紅衣小妖,想到她剛剛眉頭不展,故作掩飾的樣子,眸微亮,幾秒後恢複如常,也轉身看向已經開始廝殺的狼群。

晏清梧看著不斷倒地的狼群,心頭一緊,隨即,她就想到站在身旁那個現在唯一一個可以阻止這場大戰的“大人物”。

不過他可是魔君,會這麼好心救狼?

想到這,晏清梧深吸一口氣,給自己打了打氣,果然!還得靠自己。

司空方朔站在晏清梧身後,看著廝殺的狼群,眼神疑惑。直到地上的血充斥了他的視野,他才神思一晃,意識到了眼前的場景是在廝殺。

千年沉睡,果然忘事。

司空方朔抬手,仙力彙聚於掌心。

嗡!

他正要下去阻止這場戰亂,可識海處卻忽然一鳴,他踉蹌一退,眉心隱隱浮現出一抹紅色印記。

血……血!

一些被埋藏的遠古記憶浮上腦海,司空方朔眉間蹙起,下意識抬手捂住了自己的眼睛。

另一隻手上,司空方朔剛剛彙聚起的仙力,竟悄然混沌了幾分,這力量劈裡啪啦地輕響幾聲,撕裂、裹挾著空間,逐漸彙聚成更大的力量。

司空方朔閉眼調息了片刻,識海中的痛苦纔有所緩解。

可清醒過來之後,那股記憶深處能夠毀天滅地的力量出現時,時常伴隨著的撕裂空間的聲響,竟然近在耳畔!

司空方朔垂眸,正看見那股力量彙聚成半臂之大。

他好看的眉眼輕蹙在一起,想要控製住這股力量。可這隻手也早被那股摧枯拉朽的力量裹挾了,不受控製地就要抬起來。

司空方朔暗自咬牙,與之對抗。他忽略了額上暴起的青筋和浮上來的冷汗,另一隻手飛快掐訣。

訣掐到一半,司空方朔驚覺眼前忽然多了一抹紅色的身影。

他還冇來得及一探究竟,一隻溫暖纖細的手竟然握住了他那隻帶著恐怖力量的手。

霎時間,那股摧枯拉朽的力量竟然消亡殆儘!

司空方朔瞳孔微縮,藏下眼底的震驚,抬眼看向那紅衣小妖。

小妖眸中帶著灼色,拉著自己的手,猶豫著說道:“司空方朔,你能……幫我個忙嗎?”

這小妖又想求人又覺得尷尬的心裡照應在飛舞的眉眼上,看上去糾結極了。

看著小妖這幅鮮活的模樣,司空方朔眉眼微垂,穩定了自己的識海。

再睜眼,那小妖滿眼期盼地盯著自己。

這模樣,像極了……要糖吃的幼童……

司空方朔眸底微亮,下意識地衝紅衣小妖點了點頭。

看見那小妖眉眼盪開,嘴角迫不及待地咧開,司空方朔暗自鬆了口氣。

晏清梧是一點也不知道這位“千年魔君”剛剛幾分鐘的心理變化比這千年來的心情起落都要多。

她指向遠處保護罩上麵的裂洞,隻央求司空方朔能將她推過去。

“就推到那裡,像投籃一樣,一定要精準。”

說完這句話,晏清梧才自己扣住的那隻骨節分明的手,看了一眼後,她心口一滯,隨後悄悄地忽略了。

原本轉身想要拉著司空方朔的衣角求他,可他不知道在後麵乾什麼,竟然彎著身子。這下高度變得不對,她一拉,竟然直接拉住了他的手。

可這帶著暖意的手竟然也冇有收回的意思。

晏清梧想,那索性就不鬆了,她也正要用用司空方朔這隻手。

不過她冇想到,這一招就將智族族長打敗的千年魔君推她時竟細緻無比,隻輕輕托了她的肩膀一下,她就被一股溫和的仙力裹挾著飛了出去。

飛到一半,晏清梧冇忍住大聲尖叫起來。

彆問她為什麼真身是鳥還要求司空方朔幫她飛過來,她隻是一個穿越了之後依然恐高的鵎鵼鳥罷了。

耳邊的破空聲逐漸停下,晏清梧顫抖著睜開雙眼,不敢往下看一眼。

晏清梧伸手從腰間抽出放著玉芝兔的肉袋子,拿出一塊小的肉,囫圇吞棗似地塞進了嘴裡。

她蹙著臉嘴一癟,差點吐出來。

雖然穿成了一隻鳥,但晏清梧還是受不了一點生肉的味道。

之前吃的時候她都會煮一煮,現在情況危急顧不上了,她隻能生吞了。

還冇來及的壓下嘴裡的腥味,晏清梧嘴一張,一道火就從嘴裡噴了出來。

這道火帶著靈力,湧到智狼一族的保護罩那裡,慢慢修複著。

朔風狼一組進攻之勢愈猛,但在聽見保護罩發出的巨大聲響之後,它們全都停了下來,仰頭看向天穹之際。

隻見那裡飄著個靈力弱小的紅衣鳥妖,閉著眼睛不知道在乾什麼。

朔風族狼長老是個見多識廣的,就在一群小狼疑惑不解的時候,它神情突變,大喝一聲:“哪來的小妖!快滾開!再敢繼續修複保護罩就打得你魂飛魄散!”

智狼一族在聽了狼長老的話之後,一齊長嘯一聲,隨即掉轉矛頭,前仆後繼地像團黑雲一樣撲向晏清梧!

身後狼群龐大的破空聲越來越近,晏清梧的額角也滲出冷汗。

但她並冇有退縮,而是咬緊了牙關,繼續修複著保護罩!

雖然她的肉幾乎都是騙來的,但是也算得上是承了智狼一組的恩情,她晏清梧向來有仇報仇,有恩報恩,絕不會在智狼一組身陷囹圄的時候抽身逃走的!

大不了一死!說不定還能死回藍星!

“族、族長……那個偷肉的小妖,在就我們?”

而在保護罩覆蓋的智狼一組的領域,剛剛對晏清梧橫眉冷對的族長此刻也略顯迷茫。

不過片刻口,他就擦了擦嘴角的血跡,眸中顯露出悔恨之情。

“這位紅衣小妖竟然以德報怨,實在是聖人。想我之前那樣偷襲她,真是枉活千年!”

“智狼一族聽令!全力保護上方紅衣小妖!與朔風狼一族!不死不休!”

“嗷嗚!嗷嗚!”

“嗷嗚……”

智狼組長的命令引得族內狼群一呼百應,他們齊齊俯下身子,隨即在長老的一聲長嘯之下,如飛蛾撲火般撲向了進攻而來的朔風狼一族!

強大力量接連碰撞帶來的此起彼伏的衝擊波炸響在晏清梧的耳畔,大片滾燙的血如潑墨一般濺射在她的裙襬上,雖然心中冇有退縮的意思,晏清梧還是被嚇得一陣瑟縮。

但她依然緊咬著牙關,將體內即將被抽儘的靈力聚作一團,猛地推向缺口!

轟!

一波聲浪帶著能撕裂空間的恐怖能力直撲晏清梧的麵門,而體內靈力枯竭的晏清梧早冇了半分反抗的力氣,點點清淚落腳在她白皙的臉龐上。

她閉眼,周圍的一切似乎都靜止了,而由死神帶來的窒息感包圍著她的全身。

看著被修複好的保護罩,朔風狼族的長老氣得怒錘胸口,隨即目眥欲裂地看向從空中掉落的晏清梧,怒喝道:“我定要將此妖碎屍萬端!”

說完,長老化作原形,隨即攜著利爪上的恐怖閃電,暴喝著衝向空中的那一抹紅色身影!

“這,這就是長老如今的威力嗎?”

下麵年輕的朔風狼無一不瞪大雙瞳,惶恐地趴在地上,瑟瑟發抖。

雲澤大陸強者一怒,足以借周身強大氣壓鎮壓周遭一切靈物!

強大者跪膝伏地,弱小者當場湮滅!

在場的所有妖,包括處在保護罩之內的智狼一族,都認為空中的小妖必死無疑,它們全體趴臥,口中嗚咽,為即將犧牲的勇士哀嚎。

可下一秒,一股比朔風族長老爪下還要強大的恐怖力量突然裹挾了整個天際!

頃刻間,本是豔陽高照的天突然變得烏雲密佈,電閃雷鳴!

接著,一道帶著無上威嚴的聲音傳遍大地:“汝,安敢妄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