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第一個劇情出現

“好,我答應做任務。”

7792號聽到了晏昭答應了,立馬得意的笑了起來,看吧,就冇有它7792號攻略不了的宿主。

正太音又在晏令儀腦海中響起,明顯能從聲音裡聽出了7792號的高興和興奮。

太好啦宿主,以後就叫我22吧!

我會協助您完成主線任務最終獲得神秘獎勵的啦,畢竟本22可是無所不能,在係統裡是最棒的那一個啦晏昭聽著充滿朝氣與活力的正太音,不免的也被帶著興奮了起來,居然也開始相信這個任務真的會成功。

“好呀22,你也可以叫我阿輕的,我也有感覺到你是個非常棒的係統呢,以後我們一起加油,一起努力完成統一五國的任務呢呢”好呢阿輕!

謝謝你信任我啦,你也很棒呢。

22也開心了起來,冇想到這次遇到的宿主居然這麼好,真是個很大的驚喜呢。

在晏令儀與22的友好交流中,晏昭走出了禦花園到了養心殿中,依靠著前一世的記憶和係統的幫助下,找出了幾個會對翼國以後發展有幫助的奏摺處理了起來。

鳳棲殿氣氛一片祥和…….晏昭在鳳棲殿內一口氣處理了兩天的政務,處理了好多未來會發生自然事故的地方相應的保護設備和防備設備老化失修缺建的問題。

晏昭寫完了奏摺上的最後一筆,站起身來伸了一個大大的懶腰,這兩天來除了用飯和就寢,其餘時間都在批奏摺和下命令,屬實是累到她了。

正想著出去走走放鬆一下,腦海就響起了22的聲音。

鈴鈴鈴!

有重要情節要發生啦!

阿輕,我們該行動啦!

晏昭聽到了重要情節,想起了前世就是明日在寺廟修行的聞夫人要回到丞相府,正巧作為丞相的聞父要與工部商討北部防洪工程的修建,就冇能親自去接聞夫人回府,而是派了馬車前去。

誰料馬在帶著聞夫人回府的路上不知怎麼突然嚴重受了驚,馬伕竟一時也冇能將馬控製住,馬帶著車轎一路衝向了回府必經之路不遠處的懸崖,還是林思思正巧在寺廟祈福後回城碰上了聞夫人失控的馬車,命她身邊的侍衛將聞夫人救了下來,命下人將訊息送到了聞府。

將聞夫人送回了聞府,林思思一路上安撫受驚的聞夫人,在聞夫人麵前賺儘了好感,深受聞夫人喜愛。

到聞府時,聞夫人又邀請林思思到家中一同用飯,林思思半推半就的答應了,兩人正閒聊時,聽到聞府家丁傳的訊息,知道了妻子遇到此事的聞父急匆匆的趕回了聞府。

聞夫人又將自己被林思思救下之事說於了聞父聽,又賺足了聞父的好感。

因畫堂有事遲遲歸來的聞念時聽了此事,又對著聞父聞母將林思思從裡到外的誇了一遍,引的林思思更討得聞父聞母喜歡,聞母自此之後時常邀林思思到聞府相聚。

後來她死後林思思登上翼國皇位,也多虧了有聞父的支援和幫助。

晏昭想到這不禁冷笑,若不是她己有了上一世的記憶,還真會認為是林思思人美心善運氣好,隨便救下一個受驚馬轎裡的人,就是丞相夫人。

真實的事實是林思思收買了聞府的家丁,從家丁的口中得知了聞夫人回府之事,找人在聞夫人回府的必經之路上埋伏,待到離懸崖最近時,射出暗針讓馬受驚,然後她再裝作路過救下聞夫人,讓受驚的馬帶著馬車一起掉下懸崖毀,這樣即使是丞相後來起疑,也找不到獲任何證據了。

這可真是自導自演的一場好戲啊。

可惜這一世,怕是要讓她白用功了,這場戲要換主角了。

就算冇有22剛剛在腦海裡給她傳輸的資訊,提醒她是重要情節,她本也有去讓林思思計劃落空的準備,畢竟給林思思添堵的事情怎麼能不去做呢。

晏昭隻覺得動力十足,渾身都充滿了乾勁,馬上就行動了起來。

……按照劇情,現在聞丞相應在工部與工部大臣商討工程之事,此項工程事關重大,需與吏部和戶部一同參與完成,若是按照聞丞相的計劃一步步與各部商討,此事定是最少還需兩日才能完成。

想到這,晏昭眼前一亮,激動的一拍桌子,將還冇有回係統總部正在晏令儀身邊的22嚇了一跳。

“走,開始行動啦。”

她猛然站起身來往殿外走去。

22高興了起來,一看阿輕就是有辦法了,這個情節可改變的期限是七天,看阿輕的模樣期限時間內一定就能將這個情節改變了。

“阿輕,是不是有辦法啦?”

“自然是嘍,看我怎麼完美的改變情節!”

晏昭大步的向外走去,嘴角帶著明媚的笑回答22道。

“啊!

阿輕你真是太棒啦!”

…….工部,聞丞相正與工部尚書和侍郎商討工程此事,晏昭帶著侍衛進了門,聞丞相和工部兩位大臣見了她便向她行禮。

“眾愛卿免禮,愛卿們可是在商討北部工程之事?”

晏昭坐在了工部正廳中間的椅子上,免了他們的禮,一臉和藹的向他們發問道。

“是的陛下,北部己乾旱多年,前幾日司天監觀測到北部今年雨水定會過多,甚至會引起洪澇,但北部因多年未曾下過大雨,防洪建築都己老化,怕是抵擋不住洪澇。”

聞丞相仔細的與晏昭說著此事,聞丞相是開國老臣,自父王登上大統時就擔任丞相一職,多年來對國家各種事務儘職儘責,翼國能有今天這般,聞丞相有很大功勞。

前世她昏了頭追著沈辭去了姬國放任國家不管,都是聞丞相替她治理國家,以她前世那昏君做法完全將林思思襯托了出來,即使最後聞丞相擁護了林思思稱帝,她也並不會因此怪罪聞丞相。

晏昭雖心裡在不停的想著,但麵上還是一副認真聽著聞丞相的話仔細思索的表情。

聞丞相見己有些日子不上朝的晏昭此時聽的如此認真,心裡又不免欣慰起來,認為自家帝王心裡還是有江山大業的,又繼續說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