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 章 習武從軍

劉景得知自己身世後,開始越來越努力,劉老爺為了孩兒的從軍夢,招了一位武師,專門教劉景習武,並且還找了兩個陪同,一個名為王佐,另一個叫向佑,這兩人日後皆為劉景之帳下武將。

得到名師指點後,劉景武藝大漲,十八般武藝樣樣精通,與自己的兩位夥伴也是友誼頗深。

作為重生而來的劉景,他深知招賢納士最為重要,在王佐、向佑學武時,也前往幫助,讓他們進步頗多。

時光荏苒,劉景也快到弱冠之年了。

一天,幾十個農民跑到劉府門口,個個都是鬼哭狼嚎,劉老爺看到立即將人扶進堂屋,一打聽才知道原來鎮上出現了一夥土匪,威脅大家在明日交糧,不然就屠鎮。

劉老爺聽後非常惱怒,因為就連縣令都被斬首示眾了。

但一個個都拿不出主意,突然,劉景回府,剛好聽到了這件事,隨後叫王佐去衙門看看還有冇有土匪冇拿走的兵器,讓向佑和其他人收拾糧食,將一些石塊放進去,為了不被髮現,在上麵堆了穀子,自己去鎮門口佈置陷阱。

“找了好半天,就隻有這些了。”

王佐無辜地說。

“糧草那邊倒是差不多,武器的問題就太大了。”

劉景焦慮地告訴大家。

見此,他讓百姓們將自家的農具、菜刀……全拿來充當兵器。

紅日冉冉升起,百姓們在門口等著土匪的出現。

候鳥向南飛去,土匪也騎著馬停在了鎮門口吃起了麵,一人走到糧食麪前,將糧袋撕開,抓起一把糧,得意洋洋地看著自己威嚇的結果。

劉景躲在樓上,把窗戶打開一丁點兒縫隙,看著他們的一舉一動,使了個眼神給下麵的王佐,然後透過窗戶紙,用力一拉,一支箭矢穿過紙射在了一人的咽喉,一擊致命,王佐和其他人拔出腰間的武器,與土匪搏命,劉景射完一箭後,立馬跳出屋子,拔出大刀,砍死了一個土匪……很快,土匪全部戰死,百姓們取得了顯著的勝利,劉景也是一戰成名。

劉景也來到了弱冠年華,這一天是他最為忙碌的。

一大清早,他便前往祀堂,展開了他的立冠儀式。

隨著,他的成長,天下也是大有變化,钜鹿人張角起義造反,號稱“黃巾軍”,讓許多官兵聞風喪膽。

劉景得知後,瞞著父母和王佐、向佑帶著行囊,投身軍營。

來到軍營,讓劉景有一種莫名的熟悉,隻不過這次有兩個兄弟一起。

進了軍營,來來回回跑來跑去,一場仗都冇有打過。

他輾轉多個城市,終於,在公孫瓚的軍帳中可以展露風采。

這次作戰與上一世戰死的時候是一樣的,讓他越來越緊張,還未上陣汗就流了出來。

戰鼓響起,雙方戰士混戰在一塊兒,劉景手握長槍,披荊斬棘,所到之處血流成河,手中長槍如遊龍般來去自如,戰場之上瞬息萬變,突然之間,一柄長刀向劉景背後砍去,刹那間,劉景背後傳來兵器的碰撞聲,轉過身來,一槍刺死敵人,原來是王佐在千鈞一髮時,揮刀擋下致命一擊。

二人相視一笑,便往敵營深處殺去。

兩個時辰過去了,黃巾軍落敗而逃,劉景所屬軍隊大獲全勝。

此戰過後,公孫瓚得戰報,知曉劉景之大功,立刻封他為軍中僅次於公孫瓚之將領。

“來!

將士們,此戰獲勝,劉將軍功不可冇,諸位把酒碗舉高,慶祝勝利,來!

喝!”

公孫瓚高喝道。

正當全軍歡慶之時,一兵卒急匆匆地跑到帳中:“報!

徐州牧陶謙前來求援!”

滿臉通紅的公孫瓚,頓時眉頭緊鎖,不知所措地問:“哪位將軍肯往?”

坐下大將齊喊:“末將願往!”

內心糾結好久後,看向劉景說:“好!

劉景何在!”

這一下,讓他頓時慌了一下,一激靈走到公孫瓚麵前:“末將在!”

“此次,吾派愛將劉景前往,可得讓陶公好好款待。”

話一出口,眾人紛紛大笑起來。

次日,劉景騎上戰馬,率一千大軍遠赴徐州,剿滅叛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