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 章 救徐州

劉景率領一千人馬趕赴徐州,路途遙遠軍隊時走時停,篝火熊熊,士卒在營帳中昏昏欲睡,一群飛鳥隨著秋後的晚風,飛回窠巢,落日餘暉灑在它們的身上,一點一點地運回家去。

劉景熟睡之時,一夥人趁著夜色悄摸溜進來大營,正當他們在想哪間是將軍的營帳,西周出現許多兵卒,手舉火把,握著長刀,將賊團團圍住,喊殺聲此起彼伏,劉景從帳中走出,那夥賊人才後悔莫及:“糟了!

中計了!

殺出重圍!”

還未走出半步,王佐、向佑騎在馬上,手提大刀,將賊人砍成兩半,一個又一個地倒在血泊之中。

剿滅一股黃巾賊後,一千兵馬又開始向徐州逼近,一路上過關斬將,無數黃巾叛賊死於劉景的長槍之下,劉景也是人人皆知了。

行軍時,己有兩千多黃巾軍兵臨徐州城下,要救徐州必然得穿過兩千大軍。

劉景坐陣中央,頒佈命令:“王佐!

你率五百人從西麵詳攻,向佑!

整頓大軍,穿過賊軍!

進徐州城!

“隨便,塵土飛揚,大軍開始行動。

“斥候!

從東麵疾行,報信陶公。”

“得令!”

說完話,便騎馬飛奔而去。

王佐從西麵襲擾,萬箭齊發向敵人飛去,敵方將領見此,拿起長劍,指揮:“騎兵!

衝過去!”

正當他們慌神之際,劉景帶隊拔出寶劍,衝過大營,一路上如入無人之境,誰也攔不住,橋降了下來,一千五百人馬陸續進入徐州城,王佐看到大軍己全部進城,隨即率隊撤離,提前攔在敵兵之前,使黃巾叛賊既損兵折將,又是無功而返。

進入城中後,陶謙主動出來為劉景接風洗塵,兩眼通紅,被人扶著走到劉景麵前:“多謝汝等勇武之士,救徐州百姓於水深火熱之中。”

劉景見此,立馬作揖:“陶公快起,這本就是吾等該做之事!

現今最重要的是將叛賊趕走。”

“那我們到府中再說。”

陶謙帶著人走進縣衙府。

劉景坐在一旁,向陶公詢問:“這夥賊人在城門口待了多久?

最近兩軍是否有打過仗?”

提到這時,陶謙又是一臉無奈,掉下了一滴滴眼淚,喊著哭著說:“這夥賊己來一月之久,剛開始我派盧將軍去,這一去就是一去不複返,為了守住城池己有很多人赴死了!”

見到如此,劉景讓人將陶公扶回寢室休息,自己與守將商討對策。

“一個月了,糧草輜重大概己斷,向佑帶一百人繞路到敵營後方十裡,一定要將援軍和糧草攔下來。”

“是!

末將領命!”

說話間,就穿上戰衣、戴上鐵盔,趕到軍營。

吩咐完後,指到了東門,向原守將問道:“兵力都集中在了南門是不是?”

“對!

陶公為了抵禦叛軍,加強了南門的防守。”

聽完後,心中產生了無數個破敵的戰略,最後嘔心瀝血選出一個讓那些身為大老粗的叛賊,一輩子都想不出應對之策的法子。

隨後,便從陶謙手上拿到帥旗,派王佐領一百人守住東門,讓百姓們暫時躲到城北。

又命徐州城守將在城東內埋伏衝進去的敵兵,自己守南門。

太陽慢慢地升起來,一夥黃巾軍在南門叫板,但劉景仍是坐在城頭,穩如泰山,對於敵人的叫罵,他猛拉大弓,一箭射入胸膛,應聲倒地。

東門狼煙滾滾,王佐帶頭射了幾支箭就跑下城頭,與城內軍聯手,他們躲在每一個角落,一聲巨響,城門被破,敵人一股腦地衝進城,卻就算如何左顧右盼,還是被伏兵襲擊,王佐高舉大刀,大喊:“殺!”

喊殺聲此起彼伏,地上血流成河,無數戰士倒在血泊之中,刀劍碰撞聲一刻都未曾停下。

看到東門安靜了不少,劉景拔出長劍,箭雨侵襲而出,不少敵兵死在亂箭之中,剛有讓敵人休息的縫隙時,馬踏聲傳入耳中,騎兵的突然出現,讓敵人又死傷慘重,最後殘敗而返,劉景又是立大功一件。

戰火平息後,劉景與陶謙和徐州百姓告彆,返回公孫瓚的軍營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