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八章 斷雁蟬鳴離城時

-

繁花凋謝,夏風拂麵。

一下子便又過去了近三個月,雪月城最美的春天離開了,而帶著幾分舒涼的夏天也到了。

方牧野所居的院落裡,植物生長的愈發茂盛起來,一片盎然綠意,如那夏風一般撲麵而來。

涼亭中,方牧野緊皺著眉頭,盯著眼前的棋盤,不知該如何落子。

他的對麵,司空長風摸著頜下不長的鬍子,一副笑吟吟的樣子,恨得方牧野很想一巴掌拍在他的臉上。

這段時日裡,司空長風常來尋方牧野下棋,方牧野在圍棋一道上雖然也有不淺的造詣,但又怎敵得過侵淫此道多年,自詡棋術天下無雙的司空長風,是以每每以輸收場。

弈棋輸局,本是尋常,方牧野倒也並不在意,可恨的是,司空長風“譏諷”的話語,實在是花樣繁多,時不時的便會冒出一兩句,再配合他那欠揍的神情,屬實讓方牧野不禁有些咬牙切齒。

但見司空長風伸了伸懶腰,打了個哈欠,然後露出一副委屈的樣子,幽幽說道:“方兄弟,再等下去,為兄可就要睡著了。還有,我這棋子可是用碧湖裡的玄青石磨製的,珍稀得很,你指力小一些,莫要捏碎了。”

方牧野瞧了一眼裝模作樣的司空長風,藏在桌下的左手握了一握,隨即淡然一笑,將右手指間的棋子放回了棋奩(lián):“長風兄,此局我認輸了。”

司空長風笑得眼睛都眯成了線,嗬嗬說道:“方兄弟最近棋藝大漲,為兄也是疲於應付,僥倖勝了半子,來來來,我們再下一局。”

“不了。”方牧野心中一動,說道:“長風兄,我最近想了一副‘珍瓏棋局’出來,你可有興趣破解一下?”

司空長風頓時一副大感興趣的樣子:“快快擺出來,且讓為兄看一看。”說完一揮手,便將棋盤清理了乾淨。

方牧野思忖片刻,將當初在天龍世界裡看過的“珍瓏棋局”回想了出來,然後隨手一揮,那棋盤上便又重新布上了近兩百枚棋子,黑白對峙。

司空長風當即看去,初始之時,他的神情尚還有些嬉笑,隻不過看著看著,便凝重了起來,眉頭也皺成了一團。

方牧野看到了司空長風這般變化,心裡不由得一笑:這“珍瓏棋局”,若是參悟到了,破之易如反掌,若是參悟不透,那便難如登天。你在棋道上的心思這麼重,我就不信難不倒你。

正自暗笑間,方牧野突地心有所感,轉頭遙遙望向了蒼山。

司空長風亦是抬頭望了一眼蒼山的方向,緊接著便又看向了棋局。

方牧野問道:“長風兄不去山上看一看嗎?”

司空長風頭也不抬地說道:“他們姐弟兩個試劍,有什麼可看的?”

當日李寒衣雖然和雷無桀相認,但定下的約定卻也冇有作廢,想來是為了激勵雷無桀練劍。

現在他們姐弟兩人已經試劍,那離開雪月城的時候,也終於要來了。

片刻後,一道風嘯劍吟之聲響起,隻見一道紅光劃破長空,衝著蒼山直飛而去,正是三個多月前被李寒衣釘在登天閣牌匾上的殺怖劍。

待到蒼山上劍氣又縱橫激盪了一次,這場試劍也終於落下了帷幕。

一個時辰後,雷無桀便興高采烈地跑來了,他背上揹著兩把劍,臉上帶著爽朗的笑容,看到方牧野就是一聲大喊:“師父。”又向司空長風招呼道:“三城主。”

司空長風隻是低頭擺了擺手,看也冇看雷無桀。

雷無桀疑惑問道:“三城主他?”

方牧野搖頭一笑:“無需管他。看你的樣子,很是開心啊。”

雷無桀點了點頭,嘿嘿笑道:“師父,我前兩日入了自在地境,今日與姐姐試了三劍,姐姐答應和我回雷家堡了。”

方牧野問道:“你打算什麼時候回去?”

雷無桀朗聲回道:“明日啟程。”他頓了一頓,聲音低了下來:“不過姐姐說她能日行千裡,讓我先行便好,她到時候自然會跟上來。師父,你要和我一起回雷家堡嗎?”

方牧野搖了搖頭:“為師還有些事情要做,你且先回。”

雷無桀怏怏不樂地哦了一聲,突地神秘兮兮地問道:“師父,你聽說過天啟四守護嗎?”

方牧野笑了一笑:“我不僅聽說過,還見過上一任的朱雀使。”

“師父見過上一任的朱雀使?”雷無桀想炫耀的心思頓時落了空,不禁有些掃興,不過他對於和母親李心月同一任的天啟四守護還是很好奇的。

方牧野點點頭:“不僅我見過,你也見過的。”

“啊?我也見過?”雷無桀頓時一愣,撓了撓頭問道:“是誰啊?”

方牧野眼神瞟了瞟快要趴在棋盤上的司空長風:“呐,那不就在那呢嗎。”

雷無桀大叫了一聲:“三城主是朱雀使!那千落師姐她?”

一直沉迷棋局的司空長風這時站起了身,托起了棋盤,揮了揮衣袖,走出了涼亭:“那都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我現在隻是這雪月城的三城主。至於千落她……”司空長風頓了一下,搖了搖頭,轉而問道:“你姐姐將你母親的青龍令交給你了嗎?”

雷無桀嗯了一聲:“我與姐姐試劍之後,姐姐和我講了天啟四守護和當年天啟城琅琊王謀逆案的事情,也給了我母親的青龍令。”說著,他從懷中取出一枚令牌。

那是一枚黃金所製的精美令牌,上麵雕刻著一隻吞吐火焰的巨龍。

“你的劍是守護之劍,和你母親的劍一樣,一切都是宿命啊。”司空長風看了眼青龍令,麵露追憶之色,隨即拍了拍雷無桀的肩膀,輕聲歎了口氣,緩步朝外走去:“方兄弟,這盤‘珍瓏棋局’我便帶回去了,你且等上一等,我很快就可以找到破解之法。”

“好。”方牧野淡然迴應,看了一眼有些心不在焉的雷無桀,笑道:“無桀,你明日就離城了,去和你那幾個朋友道個彆吧。”

“師父,那我去了。”雷無桀笑嘻嘻地跑出了院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