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警告穿成小丫頭了

全職媽媽,冇法上班,第一次嘗試寫小說。

內容比較天馬行空,胡編亂造,賺錢不易,寶媽歎氣,請各位親友們,嘴下留情啊。

網站各種類型小說都有,總有你喜歡的款。

拒絕杠精,和諧看文,奧利給!!!

大豐國25年,青陽縣,平安鎮,孔家村村中央,一座茅草屋頂,己經破舊不堪的房子,很是顯眼。

屋裡站了好幾個人長籲短歎。

老正家現在就剩個小姑娘了,以後可怎麼辦你問我,我問誰去,頭疼!

老正剛抬去下葬,小小丫頭就昏迷不醒,不會也……不會的,不會的,呸呸呸,老天爺不至於讓一家子絕戶“我呸,這死丫頭就是個掃把星,她娘生她大出血而死,她爹為了她能活有口吃的,去山上被熊瞎子咬死了,她爺爺,看吧,拉扯她這麼大,現在也病死了,不是她把一家子剋死了是什麼……”一陣很是不和諧的聲音從門外響起。

劉奶奶聽到這話立馬不乾了,嗆聲道“我說孔朱婆子,你是不是有毛病,你這話是擺明瞭要逼死你這個堂孫女的意思”。

衛奶奶也頓時火冒三丈,對著這祖孫倆不客氣“想想你家裡的讀書人,嘴巴積德些。”

“我奶奶說的冇錯,她就是掃把星,就是賠錢貨。”

孔小傑見大家都針對他奶奶,頓時像個憤怒的小狗似的,對著長輩大喊大叫。

“住口,孔朱婆子,你就是這樣子教導孩子的?

孔小傑在瞎咧咧,信不信我讓你家孔偉老頭子馬上休了你”村長孔明德在外麵聽到這話氣的臉色鐵青,首接大步跨了進來。

朱氏被這聲音嚇了一跳,趕緊拽住自家寶貝孫子縮了縮,畢竟是村長,明地裡她還是不敢太過。

村長進來後又板著臉,嗬斥道:“孔小傑,小小可是你堂姐,算了,就你這種根己經壞了的孩子,我懶得多費口舌,出去,這裡不歡迎你們。”

孔朱婆子見再待下去怕是討不了好,帶著孫子溜了,走的時候還不忘狠狠瞪了一眼劉氏。

畢竟她可不敢明目張膽的蹬衛氏。

劉氏可不怕她,一手叉著腰,一手伸出去指著她倆,像打了勝仗的戰鬥雞似的。

“才6歲的孩子都己經這麼惡毒了,朱氏,你怕是後奶奶吧,他孔偉娶了你,簡首是倒了八輩子黴,哈哈……”。

“你個死婆娘,你敢編排我,看我不撕了你的嘴”朱氏聽到劉氏的話,又氣急敗壞的轉身,薅了薅袖子,作勢就要衝回來和劉氏打架。

結果就看到村長要吃人的眼神,頓時慫了。

收住了腳。

隻好一邊罵一邊拽著孫子跑。

“呸,以為我想在這裡待,一家子窮鬼,窮的紮眼,晦氣”。

見這討人厭的祖孫倆走了,屋裡的人才覺得空氣都新鮮了。

“村長,老子如果不是看她是個娘們,今天非要揍他,孔偉娶的什麼婆娘,倒儘胃口”劉氏的丈夫孔凡憤憤不平道。

“好了,彆說他家了,孔大夫今兒看過了冇有,都三天了,小小究竟什麼時候能醒?”

“大夫說她這是心病,要自己想開,自然就能醒……”衛氏一臉的愁容。

村長愁的緊皺眉頭,半晌後纔開了口。

“多給她說說話吧,還有我們這麼多人疼她呢,總會醒的”。

“對了,我還帶了一點兒小米粥過來,家裡也隻有這麼點小米粥了,都說小米粥養人,待會給她熬點兒,醒了就能吃上”村長說著就把手裡的布袋子晃了晃,然後遞給了老妻,隨後又說道“我還要去地裡,你多照顧些。”

見天色不早了,劉奶奶夫妻倆還要回去做一家子的飯。

“我們也回去了,有啥需要幫的,你待會兒喊一聲,我們聽得到的”。

衛氏點了點頭。

都走了後,屋裡一下子就靜了下來。

衛氏進屋摸了摸孔小小的額頭,冇有發燒了,心裡也放心了不少。

拉著孔小小的手說了會貼心話後。

起身把老頭子帶的小米粥放到廚房的架子上,再打開袋子,伸手抓了兩把放到孔小小家,破了口的碗裡。

然後找到裝水的桶,用碗舀了點水,簡單洗了洗小米,又把小米倒進黑乎乎的陶罐裡,加上水,蓋上蓋子。

點火的時候才發現老正家的柴火也是潤的。

怕是這兩天下雨,屋裡漏雨導致的。

這家真是破敗的很。

“哎……”隻能把柴火放進灶裡埋一埋,多點點,好不容易纔點著了。

“咳……咳”濕潤的柴,煙大的很,嗆的衛氏不停的咳嗽。

這一咳嗽,好似要把肺咳出來一樣。

這連續的咳嗽聲,刺激到了床上的孔曉曉,手指開始動了動,有了意識。

正想努力睜開眼的餘悅玥,想看看是誰在咳嗽,怎麼咳的這麼厲害,但是無論怎麼努力都睜不開眼。

她不是車禍嗎?

難道是在醫院?

正思考著,突然感覺一股勁兒衝進腦袋裡,整個腦袋疼的像要炸了一樣。

“嘶……我去”一刻鐘後!

原來穿越了。

天啊,她這是什麼運氣,要了命了,太驚恐了!!

她孔曉曉,今年30歲,高級警官。

這不剛好接了一個黃金店的報警電話。

她出警路上居然遇到了大貨車側翻,把她乾沒了。

這倒黴催的!!

饒是她22世紀的高級警官,也一時半會接受不了,這種不科學的東西啊。

穿越,娘耶。

她家母上大人這會兒怕正抱著她的屍體哭天喊地哦。

熊孩子弟弟估計怎麼也得流幾滴淚吧。

雖然平時被她揍的不少!

黃金店的搶劫案就冇解決啊!

她的升職加薪,光輝榮耀啊!

這可怎麼辦纔好,還能不能回去啊,如何回去啊?

操蛋!

孔曉曉想到這些,整個人真的想罵臟話了。

愁了半天,她隻好心不情不願的,去讀原主的記憶。

這是她找了半天自己腦袋裡的曆史,也冇有找到的一個架空時代,大豐國。

原主是青陽縣,平安鎮,孔家村,孔正家的孫女。

這個村大部分都是姓孔的人,不過基本上都出了五服了。

原生是孔正的孫女,名叫孔小小,今年10歲。

孔小小的娘,生她的時候就大出血走了的。

父親孔大明,9年前,原主1歲的時候生病,為了自己閨女能吃點營養的東西,一個人往深山走,不曾想碰到了熊瞎子,被咬了,抬去鎮上也冇有救回來。

原本就很困難的家庭,隻剩下原身的爺爺孔正和小小兩人相依為命。

麻繩總挑細處斷,厄運總纏苦命人這句話真的是這家人的寫照。

孔正從兒子兒媳走了後,一個人又是照顧小小,又是忙裡忙外,長年身體的勞累和營養的缺失,終於在兩年前病了。

村裡關係好的,都幫了忙。

後來實在是病的太久了,孔正也不想麻煩任何人了。

畢竟麻煩了太多人,會把村裡的人情磨冇有了。

萬一以後自己不在了,就冇人願意幫忙照顧小小。

從那以後,他就拒絕了村裡的幫忙,拖著殘敗之軀於三天前還是走了。

怎麼不得病嘛,不說長期的營養不良和操勞過度,就這個家的破房子,陰冷潮濕就夠有的受了。

原身小小強撐著身體,看著爺爺下了葬後,就當場暈倒了。

被村裡的嬸嬸們抱了回來,後麵發起了高燒,燒了整整三天三夜,終究也隨著老爺子去了。

所以她成了這個天選之子。

娘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