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3章 陽光 沙灘 海浪

-

第163章

陽光

沙灘

海浪……

裝袋,把金庫打掃一空!

眾人喜笑顏開,都冇有追殺魔道修士心思了。

“上車,我們去旅遊!”

眾人齊聲歡呼上了鐵甲飛車,

鐵甲飛車從容返回古代傳送陣,

感應周圍並無魔道修士,孫則成索性讓辛如音收了“顛倒五行陣”。

反正,元嬰不出手,金丹誰來滅誰!

打入幾塊中階靈石,傳送陣馬上再發出“嗡嗡”的悶響,接著爆發出一股巨大的靈波,並從法陣中心處射出一股刺目的黃芒,從洞窟上方穿透而出。

說起來這凡人世界的傳送大陣真不科學,區區幾塊中階靈石就能把人傳送萬裡!

不過,合理不合理科學不科學輪不到孫則成管,

反正花費是越少越好!

“各人拿好大挪移令!”

“都拿好啦!”眾人齊聲應道。

“傳送!”

傳送陣光芒大作,將眾人裹在光芒之中,很快光芒耀眼不可視,眨眼之後,耀眼光芒消失,陣內已經空無一人,大陣光芒緩緩變暗,直至完全熄滅無光。

……

暗室之中,“啪”的一聲,火光亮起,

孫則成孫則成生出一個火球,照亮四周,四周空無一物,隻有一個石門。

“這是在哪裡?”陳巧倩問。

“出去看看就知道了,為夫也是第一次來。”

眾人走出傳送陣,隻有辛如音踉蹌了一下,聶盈飛快出手扶住她。

“如音妹妹怎麼了?”

“有點暈,想吐。”辛如音說道。

“想吐?”聶盈抬頭詢問的看了一下孫則成。

這聶盈,大概是以為辛如音懷上了吧?

是倒好,不過孫則成知道這是因為辛如音修為太低,超遠距離傳送不適應所致:

“哦,忘記辛姑娘修為太低,長距離傳送有所不適。類似暈船暈車,歇一下或者出門吹一下新鮮風就好。”

辛如音暈傳,孫則成隻好自己上前拆下傳送陣的定位部件。

然後走過去打開石門,帶著眾人沿著青石台階走上去。

出口有塊巨石堵住出口,不過這對於假丹巔峰的孫則成來說就是一個小玩具,孫則成輕輕推開巨石,頓時從外麵射進來了耀眼的日光,同時伴隨進來的還有微潮的新鮮空氣。

孫則成放出神識,感應範圍內,除了自家女人並無他人。

孫則成迎著刺眼的陽光走出石洞,身後女人們跟著魚貫走出。

環顧四周,此刻眾人身處一處頗高的峭壁上,而在峭壁之下就是大海,

這時正是漲潮,一波接一波的巨大海浪有節奏的“啪”“啪”拍打著石壁。

再看遠處,到處都是碧藍的無限水色,一眼望不到頭的樣子。

“這是大海!”

“噢,大海!”

越國地處內陸並無海,

隻聽過,從未見過大海的女人們頓時激動起來,

新鮮的海風一吹,辛如音也不暈不想吐了,加入歡呼群列。

果然隻是暈傳送,孫則成有些許失望,看來還得繼續努力!

“這是哪裡?”聶盈問。

“為夫看過一個典籍,記載一個叫做亂星海的地方,和這裡有點像。”

“那我們要在這裡住下嗎?好想下海遊泳哦!”陳巧倩問。

“傻巧巧!遊泳是在海灘下海,冇人會在亂石峭壁這邊下去遊泳的。”

“都想下海遊泳是吧?”

“是!”眾女齊聲道,連聶盈、辛如音也不例外。

“上車!”孫則成先搬剛纔那塊巨石原樣堵住洞口,然後祭出鐵甲飛車招呼眾女人。

眾女歡呼飛進鐵甲飛車。

鐵甲飛車升空,從高處看下來,輕易就找到了沙灘的一側。

孫則成駕駛鐵甲飛車在沙灘一側降落。

還冇落地,陳巧倩已經迫不及待飛下車,把鞋子脫了,赤腳在沙灘上奔跑。

陽光、沙灘、海浪,冇有仙人掌,隻有奔跑的美女。

修仙可不是閉關打坐又或者打怪!

還有有點正常凡人的人生,比如……

“我也要去遊泳,你們誰看守車?”孫則成問。

這車太重要了,哪怕高空中已經看過四周無人,還是留個人看守才放心。

“我看車吧。”聶盈主動攬過看車的任務。

“好!”孫則成三下兩下把衣服脫光,赤條條跑向大海。

那南北東西一邊跑,一邊晃盪。

“耶!”見孫則成脫光,董萱兒拍手叫好,

辛如音瞬間紅臉低頭不敢看,

“夫君你真是不怕人笑話你哦!”聶盈嬌嗔。

“怕什麼,剛纔高空中看過了,周圍數百裡都是海水,這島上又冇有外人。”孫則成邊跑邊回頭滿不在乎的說道。

“夫君等等我!”萱兒也幾下脫光,赤條條追過去。

“真無語了。”聶盈搖搖頭。

辛如音不好意思脫,但是又無法抗拒下海的誘惑,扭捏了一下,換了一件短裝下去。

沙灘上縱情奔跑的陳巧倩這時纔回頭看見赤條條的孫則成和赤條條的董萱兒正手牽手衝進浪花之中,

“等等巧巧!”

陳巧倩一邊飛奔過去,一邊脫下身上衣服隨手扔回車上,不過她還是保留了最後貼身的肚兜褻衣,就這樣一頭飛撲進孫則成懷裡。

“穿什麼穿啊!都不許穿!”

孫則成先是一把扯掉陳巧倩的遮羞布,

回頭看見一身短裝,站在齊腰水深的辛如音,

孫則成又帶著二女遊過去,動手把辛如音也剝光光。

“冇眼看!”聶盈搖搖頭。

“哈哈哈!這纔是神仙日子!”孫則成左擁右抱,開懷大笑。

“大家跟我一起唱”

“陽光、沙灘、海浪……還有一位老澀郎!”

……

嬉鬨許久之後,陳巧倩心掛聶盈。

“巧巧先上去替換聶姐姐。”

“給你一個任務,去把你聶姐衣服扒光。”

“哈哈就是,大家都光光。”萱兒開心的笑道。

“好啊!不過……不過巧巧不是聶姐對手”

“這倒是!走,我們一起上去,你們幫忙按住手腳!”打出一個隔音罩,孫則成壓低聲音說道。

“好好好!嘻嘻”

“哈哈好!”

“打什麼壞主意呢?”

聶盈看見孫則成先是鬼鬼祟祟的跟幾人商量什麼,然後就從水中走上岸,三個女人嘻哈大笑跟在後麵,不禁問道。

孫則成並不搭話,隻是飛身撲上,就開始扒衣服。

聶盈剛想掙紮,董萱兒、陳巧倩,一邊一個,也撲上來,嘻哈笑著摁住手腳。

“啊!放開我!”聶盈大叫。

眾人笑得更加開心。

孫則成幾下把聶盈剝成赤果的羔羊。

“來,我們把她扔到水裡!”

“啊!我幫你們看衣服你們就這樣對我!”聶盈大叫,換來眾人更加歡樂的大笑。

“一二三!扔!”

……

修仙為哪般?

求長生?

如韓二愣子那樣,幾十年躲在洞窟裡,每天嗑藥打坐的閉關生活,偶爾出門也隻是為了蒐集材料準備下一次更長的閉關!

這樣的人生多活幾十年幾百年又如何?

有意思?

岸邊的礁石,不知道存在了多少個千年,夠長生的。

這些礁石,算真正活過嗎?

我孫則成修仙,追求的不是無意義的長生!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