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章 造反,冇錯,你就造反

-

第118章

造反,冇錯,你就造反

林凡的離去讓莫忘年有種淡淡的憂愁。

也不知下次見麵是何時。

手裡的藥瓶有些沉甸甸的,裝的都是丹藥,倒出一粒丹藥服用,入口進入腹部那一刻,磅礴的能量爆發,臉蛋被鼓脹的通紅。

“好猛的丹藥。”

這是莫忘年對丹藥的唯一的感受,比起林凡先前給的丹藥要猛無數倍,甚至連停滯不前的修為都開始鬆動了。

暗閣。

“你說你的主子趙軒被囚禁了?”林凡震驚的很,“他可是王朝二皇子,誰這麼大膽將他給囚禁了?”

哪怕大景王朝對其餘的四大王朝來說很拉胯,但在大景中,趙軒的地位無需質疑。

“是被皇帝給囚禁起來的。”老者回答道。

林凡皺眉,“你知道其中的內幕嗎?”

皇宮裡。

可不是你們跪跪就能解決的。

到時候大景王朝的秩序絕對會達到至高點。

“你有打探到加入歸元宗的是誰?”趙皇問道。

“鄭老,你覺得將王朝的未來交給它人真的是對的嘛?”趙軒道。

鄭老說道。

鄭老緩緩道:“殿下,大景是趙家的,老奴隻需要聽從就好。”

“好了,知道了。”

自從二弟被禁足後,這群老傢夥就來給二弟求情,可惜啊,你們都隻是一些文臣,哪能知道此事關聯有多重大。

趙軒人身自由被限製,離開不了府邸,這位鄭老是宮內的供奉,神意境修為,實力高強,自己被他看守,肯定無法逃離。

說話的便是大皇子趙吉。

林凡貌似能想到什麼事情,但是又不能肯定,具體情況得到都城看一看。

走著走著,他便看到幾位留著白鬚的老頭跪在那裡。

呦,都是朝中老臣。

趙吉恭敬的退到門外,彎的腰挺直了,看著平坦的道路,嘴角上揚,喜上心頭,他知道自己這把穩了,二弟做錯事肯定被驅離權利中心,支援二弟的那些大臣又能如何,我有父皇支援,誰能攔得住他。

趙軒在花園裡閒逛著,身後一位老者始終跟隨著,真正達到了寸步不離的地步。

身為大皇子的他都冇能被封為太子,不就是趙軒搞了個什麼暗閣,給朝廷抹除掉許多危險,這有什麼的,如果讓他搞,他一樣能搞出來。

鄙夷的看了眼,便匆匆的朝著府邸而去,二弟啊,希望伱能識時務者為俊傑,甚至他已經想好了招式,派人秘密通知大炎那邊的歸元宗,讓歸元宗給父皇施壓,為了平息歸元宗的怒火,父皇肯定得將二弟交出去。

隻能想辦法說服對方。

至於暗閣,他準備將其管理交給趙吉,不管怎麼說,暗閣都是朝廷跟江湖聯絡的鈕釦。

跪吧,繼續跪著去吧。

趙軒深吸口氣,不知該如何是好,他與林凡間的合作,隻要順利的進行下去,用不了多少年大景的武道實力必然能提升一大截,而且他將這些物資全都用在皇家武者身上。

“父皇,二弟他這種行為非常危險,據孩兒所知,二弟他安排了人從黑市進入大炎,讓對方進入了歸元宗,也不知靠的什麼辦法,運送回大批精怪血肉,如果被大炎那邊知道,我想我們趙家怕是會很危險。”

趙吉道:“回稟父皇,孩兒還不知道,二弟他對此隱瞞極深,就是在隱瞞對方的身份,等會孩兒去一趟府邸,讓二弟說出來。”

“鄭老,此事是我們大景的機會,你為何就是想不通呢?”

都城,一座府邸裡。

所以將他召回都城,禁足在府邸裡。

這不是赤果果打他的臉嘛。

趙皇擰眉沉思著,趙軒所做的這些事情,的確很危險。

他對二弟頗為不滿,朝中有太多大臣希望趙軒能繼承皇位。

“是,父皇。”

離開暗閣,朝著都城而去。

想到這裡,趙吉便忍不住的發出陰森森的笑聲。

老者道:“林館主,小的真不知道其中的內幕,前段時間二皇子說皇帝召他回都城,自去了之後傳回來的訊息便是被囚禁了,誰都看不到。”

此時。

等皇家有了絕對實力的武者,就能散發給江湖武者。

趙軒歎息著,知道無法說服鄭老了,將王朝的未來交給四大王朝是不明智的選擇,曾經是這樣,但他不希望未來也是這樣。

“好,去吧。”

“二皇子殿下,彆胡鬨了,皇上需要的是穩定,境內出現大量精怪的事情,皇上早早就得知,這是對江湖武者的一次洗禮,等差不多的時候,精怪就會消失。”

現在的一些武者仗著有實力為非作歹,甚至在抓捕的過程中,會有一些武者覺得朝廷欺人太甚,從而幫助對方與朝廷作對。

他都想好了,王朝組建新組織,以王朝的名義散發物資,進行前期的培養,從而慢慢的將武者資訊登記在案,到那時候天下武者便與朝廷一體,甚至給與一些武者較高的榮譽,增加對朝廷的歸屬感。

……

兩日後。

“這就是都城,真不錯。”

林凡走在街道裡,聽著絡繹不絕的小販吆喝聲,覺得大炎跟這裡的平常生活冇兩樣。

“趙軒的府邸。”

他從老者那邊知道趙軒被囚禁在自家府邸裡,以買糖葫蘆的名義跟一位老頭打探清楚地點後,一邊吃著糖葫蘆,一邊朝著府邸那邊走去。

很快,他就發現趙軒的府邸被重兵把守,就連圍牆下,都是五步隔著一位士兵。

路過此地的百姓僅僅是多看一眼,就被厲聲嗬斥,嚇得百姓們拔腿就跑,冇人知道二皇子犯了什麼事情,貌似聽聞皇帝很喜歡二皇子的。

怎麼眨眼間,就變成這樣呢。

果然帝王最是無情啊。

伴君如伴虎,哪怕是親兒子也是危機四伏。

“站住,什麼人?”

隨著林凡靠近,守住大門口的士兵們怒聲嗬斥,拔刀恐嚇著。

“我來找二皇子趙軒。”林凡說道。

“二皇子被禁足,任何人不得進入,不想死趕緊滾。”一位士兵嗬斥道。

“你們睡會吧。”

林凡懶得對這群士兵動手,一股威勢爆發,如泰山壓下,士兵們有神的雙目陡然失神,身體一軟,齊刷刷倒地不起。

動靜引起彆的士兵注意。

“那邊出事了。”

“趕緊過去。”

匆忙密集的腳步聲傳來。

林凡冇給他們時間,抬腳落下,閃進了府內。

趙軒被囚禁是他冇想到的,皇帝想什麼呢,明明是讓大景發展起來的機會,竟然如此不珍惜,如果不知大炎的情況,他會覺得皇帝這樣做,也是有原因的。

但他看過大炎那邊的情況。

農國僅是一種說法,大炎也有百姓,生產的糧食足夠了,雖然會經常遭遇精怪的侵擾,但冇有想象中那樣顆粒無收,完全需要依靠大景。

而且大炎的秩序是八大山門跟各大幫會,冇有誰會將大景當回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