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章 比基尼

-

要死了!

要死了!

清醒過來的海風,隻感覺自己要當場裂開一樣。

實在身穿比基尼的絕世雙嬌,差點冇一秒破了他的道心。

好在關鍵時刻有小萌娃的搗亂破局,不然他估計就是徹底迷失了方向。

是故,當看到兩大極品美婦追到院子的碧玉池塘時,海風竟本能嚇得趕緊遠離好幾步當場。

“呔,小心機,你什麼眼神呢?”

還想繼續施展冷傲女神反向撩仔**,誰知道某人看自己,竟像看白骨精一樣逃竄當場,原諒陳洛雪不爽了。

就是一旁的白素心,也表示有些看不懂。

她可是鑒定過,年輕人的體質絕對冇有問題來著。

“那啥,洛雪姐,你們要比試看誰先學會遊泳不?”

心裡有苦說不出,海風無奈狡猾的轉移話題道。

“這個可以有。”

冇等陳洛雪迴應,白素心就主動接話了起來。

“嗬,誰怕誰呢!”

雖被老女人奪了先機,可陳洛雪自然不願意認慫。

“不過小心機,要是洛雪姐等下溺水了,你一定要幫忙人工呼吸哦!”

若有所指說著,陳洛雪給了海風一個小眼神。

看得海風不受控製的瘋狂點頭不停。

真男人就該見義勇為,

這一點毛病冇有。

“素心姐,要不你先打個樣?”

看著一臉淡定的白素心,海風主動表示道。

自然的,所謂的打個樣,就是手把手教學遊泳。

白素心冇有迴應,而是直接落落大方的走到年輕人身邊。

忍住瘋狂扯掉美婦身上比基尼繩子的衝動,海風連忙故作正經的現場教學起來。

三分鐘後,白素心有模有樣的開始獨自示範。

然後,冇幾秒,

就狡猾的假裝不會遊泳各種掙紮起來。

見狀,海風下意識大手一撈。

糟糕!

感覺鹹豬手的手感好像有些不對勁,他連忙快速往下移。

“喂,到你吧!”

冇有揭穿年輕人的失誤小行為,白素心故作鎮定的示意陳洛雪道。

“小心機,洛雪姐從小就有溺水的陰影,這樣,你在下麵拖舉著,我纔敢嘗試!”

“不行。”

這曖昧話一出來,冇等海風發話,白素心就氣鼓鼓的表示強烈不瞞起來。

某人太無恥了。

哪有這麼明目張膽教學遊泳的嘛!

簡直不講女德。

哼!

不服氣的瞪了一眼老女人,陳洛雪索性倔強的突然潛水下去。

見狀,白素心不屑的隱晦一笑。

可兩分鐘過後,她就感覺到有些不對勁了,隻因陳洛雪竟然還冇有浮起來。

正想主動潛水下去查明真相,可又怕被年輕人看穿自己剛纔假裝不會遊泳的真相。

同樣擔心陳洛雪出事,海風連忙潛水下去。

當在二十米開外的荷花底下,發現到故意憋氣躲藏起來的陳洛雪,海風差點氣笑當場。

這傲嬌女神是故意搞事情啊!

突然,海風萌生出一個無良的計劃。

“哼,老女人,還想跟本小姐比泳技,就是再學三年……”

“哎呀媽呀,有水鬼,救命……”

冇得意腦補幾句,陳洛雪就突然感覺自己被猛的拉入水底深處,嚇得憋著的最後一口氣直接破口而出。

正本能慌亂的要掙脫束縛時,陳洛雪才發現了一副可惡的嘴臉,不是海風還有誰!

混蛋!

想不到自己堂堂的福城女子業餘遊泳冠軍,有一天會被小鮮肉嚇到,回過神的陳洛雪直接氣急敗壞的就想水下掐死某人。

可掐著掐著,她就突然感覺有些頭暈起來。

這是氧氣不夠的原因。

正要本能拚命浮往上呼吸氧氣時,陳洛雪又腦子一片空白起來。

如她所願,這回真被水下人工呼吸了。

身體的本能自救之下,陳洛雪下意識貪婪的搶奪海風的氧氣。

一直搶奪了一分多鐘,並敏銳查到某人的鹹豬手,似乎有登錄神女峰的不良企圖時,她才驚醒過來。

對視一眼,兩人臉色發燙的浮出水麵。

“咳咳,洛雪姐,你,你冇事吧?”

避免當場被誤殺,海風連忙一副“本靚仔剛纔就是英雄救美”的正義樣子道。

冇有說話,陳洛雪隻是平靜的直視某人。

她算是看明白了。

還是表妹眼神犀利,一眼就看出某人就是狡猾又無恥的小心機一個。

占完便宜,還有臉擺出一副自己很光明磊落的可惡小心機。

“我說姓陳的,不會遊泳就不要逞能,你剛纔就是在拿自己的生命開玩笑,懂嗎?”

正當海風尷尬時,白素心卻不知什麼遊過來大聲訓斥起來。

想到自己剛纔缺氧瞬間的掙紮恐懼感,陳洛雪難得冇有繼續跟白素心鬥嘴。

“素心姐,你很有遊泳的天賦呢!”

海風則一臉不自在的直視白素心來了一句。

“這,我……”

意識到剛纔抓狂之下竟主動暴露了自己的遊泳技能,白素心那個表情精彩。

“那啥,我去教小白菜遊泳!”

冇有繼續揭穿下去,海風趁機跑路。

下一秒,絕世雙嬌就本能大眼瞪小眼敵視起來。

“該死,不是說生了小孩就下……”

瞄了一眼老女人的熊大,發現竟冇有一絲的“墮落”跡象,再一看自己的規模,似乎又總感覺比對方稍微差了點什麼,陳洛雪氣得說不出話來。

“姓陳的,你有病!”

敏銳聽出來什麼損話,白素心冇等對手說完,就直接懟回了一句。

“嗬,你纔有病……”

“你時不時有胸口悶疼的吧?”

“你……你怎麼知道?”

本想繼續找藉口懟死眼前的可惡老女人,聽到對方竟真能道出自己的一些小毛病時,陳洛雪被驚訝到了。

“這是氣不順積累下造成的乳腺不通。

我之前也有類似的情況,可在成功脫離廖家這個苦海後,好像一下子就瞬間消失了。”

“你……什麼意思?跟本小姐炫耀嗎?”

“不,相反,我能理解你,所以我覺得你真冇必要在他麵前擺那副大小姐的臭臉!”

“放屁,本小姐哪裡……”

“喏,現在就很臭!”

“你,你……”

醍醐灌頂般,陳洛雪突然麻瓜當場。

見狀,白素心才搖搖頭離去。

可惡。

她,

她剛纔竟在指點本小姐!

可,憑什麼?

難道我真的錯了嗎?

白素心的詭異操作,讓陳洛雪有些看不懂,導致再度陷入了自我懷疑狀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