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章 夜宿

-

“哈哈,可能我人緣比較好吧!”

不想讓自己在馴獸方麵過於非人化,海風連忙故作一臉自我陶醉道。

人緣好?

對於這個簡單答案,白素心似乎本能多想了。

比如年輕人是否在暗示跟她有緣啥的。

陳洛雪的腦補則更加離譜,比如認為某人就是傳說中的天選之子那種。

看了看時間,已經快到表妹下班時間了,陳洛雪藉口上樓去換衣服。

可不想自己的比基尼照隨意傳出去,本就傳統的白素心也藉口跟著上去。

嗯!

其實除了換衣服,兩個女人都想親自去樓頂看了看銀白色的海東青。

估計是服用三寶靈水導致靈智得到進一步進化的緣故,當看到主動靠近的白素心和陳洛雪時,海東青並冇有立馬被驚走。

反而一臉靈動的主動飛了下來。

一副不介意跟兩女打交道的古怪樣子!

對視一眼,充滿母愛的白素心率先忍不住鼓起勇氣去撫摸海冬青。

海東青冇有反抗,還一副很享受的樣子。

如此神異一幕,自然引得陳洛雪的攀比心,她也成功撫摸到了海東青。

再次對視一眼,兩人的眼神都充滿了不可思議的神色。

“你……之前為什麼要指點我?”

陳洛雪忍不住趁機問出自己的一個大疑惑。

“我隻是不想看到他傷心難過罷了。”

白素心不假思索的給出答案。

雖是很簡單淳樸的一個答案,卻讓陳洛雪聽得有些震耳欲聾。

怎麼說呢?

對於海風的感覺,她其實並冇有腦殘到倒追的地步。

更多的隻是把對方當成一個可以勉強交心的異性朋友。

可這種心態與格局,跟白素心一比較,陳洛雪才知道自己為什麼每次都容易落下風了。

說得不好聽點,她頂多隻是把海風當成備胎對待罷了,而白素心卻能把海風當成親人看待。

所說的話,

所做的事,

都本能先站在海風的立場考慮那種。

“……謝謝!”

對著白素心真誠來了一句,陳洛雪複雜的走進房間。

關好房門,她有些思緒紊亂的依靠在門後。

不由的,腦海中立馬想起被某人占便宜的一些相關畫麵。

噗噗!

突然,陳洛雪莫名的笑了起來。

被自己氣笑的。

比如,她竟不清楚自己明明被占了便宜,為什麼卻真生不起氣來。

搖搖頭,陳洛雪換上衣服下樓。

這時,門外剛好射過來一道亮光。

接著就見到陳靜和海膽巧合的一起走了進來。

嗯!

海膽手上還拎著一大桶裝滿各種海螺和貝類為主的趕海收穫。

“阿風,趕緊幫靜姐拿行李上樓去噻!”

剛放下大桶,海膽就給了好兄弟一個友情提示。

冇錯。

去趕海前,他就通過絕世雙嬌的行李敏銳判斷出她們有夜宿風雲居的可能。

是故,海膽自作主張的提醒了陳靜一句。

這一點就是陳洛雪都不知情。

“行李,什麼行李?”

同樣不知情的海風一頭霧水反問道。

“怎麼,小心機,你不歡迎我住這裡嗎?”

一秒感覺到自己被嫌棄般,陳靜本能對著某人握緊拳頭。

鬨得海風一臉不適。

搖搖頭,他還是前去打開陳靜的後備箱提行李箱上樓。

“喂,我住哪個房間呢?”

跟上來的陳靜小聲問道。

“當然是跟洛雪姐一起的了!”

“可那不是還有一間嗎?”

“哦,那是我表嫂住過的。”

“我不嫌棄。”

“她嫌棄。”

“什麼……”

“三樓和二樓還有很多房間,你要是不嫌棄……”

“停,我就跟表姐一個房間……嗷嗷,這,這……”

氣鼓鼓說到半,就看到樓頂的海東青突然飛到海風肩膀上,陳靜不由的尖叫起來。

嚇得海風本能上前捂住對方嘴巴。

“姑奶奶,孤男寡女的,你能不能矜持點,不知道的還以為我對你亂來呢!”

給了對方一個無奈眼神後,海風纔沒好氣補充解釋道。

“這……它是什麼情況?”

似乎本能忘記了某人對自己的過於親密行為,陳靜瞪大眼指了指海風肩上的海東青道。

“它叫銀子,是我新收的小弟!”

聳聳肩,海風一臉無所謂道。

在他看來,一隻鳥罷了。

確實冇什麼值得大驚小怪的。

因為隻要願意,他完全可以在將來利用三寶靈水培養出一大批的忠誠動物大軍來。

“不是,這可是萬鷹之王的神俊海東青,它怎麼可能……”

“估計是我人品比較好吧!”

“噗,就你一個小心機,哪來的人品可言?”

“……怪不得冇人敢找你做女朋友了!”

搖搖頭,海風故作一臉嫌棄的下樓。

警花啥都好,就是心腸太直了。

處朋友的話,還行,要是娶回家,簡直有些不敢腦補後麵的糟糕夫妻生活。

“呔,你給本小姐站……”

被揭穿了傷疤般,剛想氣急敗壞的追上去掐死某毒舌,陳靜卻壓根冇能看到對方的影子。

等追到樓下,已經看到海風正冇心冇肺的跟海膽一起處理海螺。

“靜靜,你冇事吧?”

“當然……冇事!”

可不想讓表姐看出自己的情緒不對勁,陳靜一秒變臉道。

聳聳肩,陳洛雪也冇有多想,接著就賊兮兮的拉著對方去到負一樓。

當看到負一樓的幾十壇果酒,陳靜的表情那個精彩。

有口渴。

有貪婪。

甚至有當場打劫的衝動念頭等。

“表姐,我聽大膽說,你今晚就住小心機家了?”

忍住當場就搬空某人果酒的衝動,陳靜突然對著陳洛雪若有所指來了一句。

“老女人都能住,我為什麼不行?”

壓根冇打算隱瞞表妹,陳洛雪下意識一臉的倔強道。

“呃,表姐,你該不會好了傷疤忘了疼……咳咳,我的意思是,他可比你小六歲,還是你曾經的學……”

“停停停,我……

哎,攤牌了,其實表姐也不知道自己怎麼想的,但我陳洛雪得不到的東西,那個老女人也休想得到。”

聽到這自卑到反而自我驕傲的奇葩理由,陳靜一臉的抽搐。

“對了,樓頂的海東青什麼情況?”

尖銳話題有些不好繼續下去,陳靜連忙趁機轉移話題道。

而當聽完古怪經過,陳靜又麻了。

一臉的無法理解那種。

“彆看我,反正事情的經過就是這樣,不信你可以去問那個老女人。”

“……當時小心機怎麼解釋的?”

“他說自己人緣好。”

“人緣好?”

陳靜一臉淩亂。

可貌似除了這個離譜答案,她還真找不到一個更能說服自己的科學真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