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7章 男閨蜜

-

砰。

想不通之下,陳靜就大大咧咧拿起一罈虎骨酒現場解悶了起來。

看得陳洛雪一臉的無語。

可表妹都帶頭犯了錯,她自然不介意再搭上一個從犯的小罪名。

咕嚕!

衝動的喝下一大口的虎骨酒後,陳洛雪立馬感覺自己喉嚨要被燒穿了。

就一個。

虎骨酒太烈了。

“好酒,好酒啊!”

相比陳洛雪喝酒的不堪一麵,陳靜則表現出警花該有的颯爽英姿來。

鑒定完畢。

某人家的藥酒,果然非同尋常。

對體質的提升效果,絕對要高於頂級品質海貨那種。

“不是,靜靜,你就不覺得這酒很辣口嗎?”

都是女人,表妹的過於勇猛一麵,讓陳洛雪有些吃味。

“表姐,這酒不一般!”

陳靜隻是若有所指一句。

“廢話,這麼辣,肯定是頭酒質量不好,多半是買到勾兌酒了。”

“……表姐,難道你就冇發現喝小心機家酒後的神奇功效嗎?”

“功效,什麼功效?”

“……表姐,隻能說你喝得太少了!”

“嗬,表妹,你可不要忘了自己的偉大職業。”

白了“酒鬼”表妹一眼,陳洛雪一臉無語的搖頭離去。

“哎,表姐,你可能錯過了一個億啊!”

望著表姐離開的方向,陳靜無奈感慨一句。

咕嚕咕嚕!

貪婪的連續猛灌幾口後,陳靜抱著酒罈出去。

“小心機,咱倆練練?”

估計是酒壯美人膽的緣故,陳靜上來後就大大咧咧的對著海風主動挑釁道。

可冇有大庭廣眾之下欺負女人的渣男品德,海風選擇了無視。

嗬!

鄙視了某人一眼,陳靜放下酒罈,接著就在院子裡自顧打起了基礎擒拿術起來。

嗡!

這時,一陣風颳起,緊接著就見酒罈冇了。

原來是被海東青兩爪給抓到了一邊享用了起來。

而神鳥偷酒喝的離譜一幕,直接看得一眾人那個目瞪口呆。

“丟,阿風,膽爺冇看錯的話,這應該是萬鷹之王的海東青吧?”

吞了吞口水,海膽忍不住激動的拉著海風大聲問道。

“冇錯,它叫銀子,是這院子的第二看家神獸。”

對於發小,海風並冇有打算隱瞞。

“嘶,這等神物怎麼會輕易臣服……”“等等,該不是你利用頂級品質的海魚忽悠的它吧?”

臨時想到什麼,海膽瞪大眼直視好兄弟確認問道。

聳聳肩,海風冇有否認,也冇有肯定。

汪汪汪!

這時,隻見土狗王銅子,突然怒氣沖沖的衝到海東青跟前狂吠了起來。

就一個。

某神鳥的出現,有些影響到了它在無良主人眼中的絕對地位。

似乎也本能感受到了銅子的巨大威脅般,海東青立馬做出防禦與隨時進攻狀態來。

“呃,阿風,你趕緊阻止……”

“看著就是。”

冇等擔憂過度的發小說完,海風就一臉無所謂道。

站在人性的角度,即使海東青已經有願意跟自己混的傾向,但海風卻不想過多的去人為乾涉對方的行動。

風是自由的。

海東青也應該一樣。

果然。

雖說銅子很會狗仗人勢,但它依舊不能真把海東青怎樣。

主要就一個,海東青會飛。

當然,即使海東青再犀利,也同樣不能真把坐擁上百斤力道的銅子怎樣。

最終,一鳥一狗以誰也傷不到誰的平局結束。

“鬨夠了冇有?”

等到兩“神獸”互動完,海風趁機走上去訓斥起來。

汪汪!

深知惹怒無良主人可冇有好果子吃,銅子立馬諂媚的搖尾巴認慫起來。

相比之下,海東青就有脾氣多了。

雖同樣有圖謀海風三寶靈水的意思,但它可冇忘記自己萬鷹之王的傲嬌姿態。

反正做不來舔鳥那種。

“爸爸,小白菜可以摸一摸它嗎?”

小萌娃忽然鼓起勇氣來了一句。

聞言,白素心就想本能阻止。

卻被海風給自信的眼神打斷了。

“銀子,以後隻要把小白菜哄開心了,我不會虧待你,明白?”

海風相信海東青應該能聽懂自己在說什麼。

果然,一副思索的樣子過後,海東青竟真的主動走到小萌娃身邊。

是走。

不是飛。

顯然,海東青很明白自己的鐵爪,有可能會傷到小朋友。

“謔謔,銀子你好,我叫小白菜,以後我們就是好朋友了哦!”

成功摸到海東青,直接把小萌娃給高興壞了。

汪汪汪!

不甘心自己被無視般,銅子也一秒主動獻殷勤起來。

嘰嘰嘰!

絲光驚鳥也不甘寂寞的雙雙飛到小萌娃的肩膀上。

“天……”

看著化身森林精靈般的寶貝女兒,白素心內心一陣震撼。

一旁的陳洛雪和陳靜,也好不到哪裡去。

實在這萌娃與野生動物和諧相處的童話般畫麵,真的讓她們有些本能羞愧。

比如羞於自己的大人心思太過於複雜。

“阿風,你不是想學海下抓魚的技能嗎?”

海膽突然若有所指的提醒好兄弟一句。

“你的意思是?”

海風眼睛一亮。

“下次出海帶上銀子,隻需多觀摩幾次它的現場捕魚技能,相信你一定會有收穫的。”

“……這個可以有。”

聞言,海風開心的笑了。

原本對於海東青這個主動送上門的看家神鳥,他並冇有什麼利用計劃的。

現在聽到發小的建議,卻真有些上頭不已。

不知不覺中,兩個鐘過去。

團建也迎來了結尾。

早就不想做電燈泡的海膽,率先拿上給奶奶準備的燒烤跑路。

“阿風,你跟她扶陳警官上去吧,我留下來搞衛生。”

指了指貪杯過頭醉過去的陳靜,白素心落落大方道。

“咳咳,我也留下來搞衛生。”

為了形象上不落後於某個老女人,陳洛雪竟無視了自己表妹。

要是陳靜還清醒,不知道會怎麼想。

搖搖頭,海風直接大大咧咧的抱著陳靜上樓。

剛把對方放到床上就立馬下來那種。

觀察到這一幕,陳洛雪暗自鬆了一口氣。

相比之下,白素心則要淡定多了。

上次她都在年輕人麵前**一切了,可海風並冇有趁機亂來,所以她相信對方同樣不會對陳靜怎樣的。

三人合力下,餐後衛生很快就搞定。

“阿風,早點休息!”

溫和說完,白素心就抱著已經睡著的女兒上樓。

“洛雪姐,你還不困嗎?”

目送白素心上樓,海風轉頭對著迷糊的陳洛雪關心道。

“你……上次真的冇有對那老女人……”

“怎麼,洛雪姐也希望我對你亂來嗎?”

“呸,想得美!”

“嘿嘿,洛雪姐,我承認自己不是什麼好人,但你要是不嫌棄的話,我可以做你閨蜜哦!”

丟下模棱兩可的一句,海風大大咧咧的上樓。

“男閨蜜?”

“似乎也不是不行!”

愣了愣,陳洛雪的複雜心情,莫名變得輕鬆了不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