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邂逅

-

腦子寄存處,一元一斤!

………………………………

蘇銘在迷迷糊糊中感覺一陣頭痛欲裂,意識慢慢的清醒了些,他這纔想起來,他昨天因為工作不順心,下班去酒吧喝多了,難怪頭會這麼痛。

等等。。。

喝醉以後的事情我怎麼想不起來了。

蘇銘緩緩的睜開眼睛,一張絕美女人的臉龐映入他的眼簾,雖然這張臉非常非常的好看,但還是嚇了蘇銘一跳,因為他不認識這女人啊。

蘇銘連忙把頭向後仰了一下,與這張臉拉開一些距離,他這一動才感覺到,他的一條腿還被這女人的腿壓在下麵。

蘇銘有些發矇的把被頭拉開一條縫,低頭往裡一看,頓時傻眼了。

他和這個大美女都光溜溜的,最讓他感覺刺眼的,是兩人之間的床單上那幾朵殷紅。

蘇銘深吸了口氣,想趕緊冷靜下來,他仔細回想了一下昨天發生的事,隱約間好像記得他喝醉後,一個女人把他扶起來了。

難道他被眼前這個女人撿屍了,他隻聽說過美女喝醉了被男人撿屍的,還是頭一次碰到男人喝醉了被美女撿屍的,他雖然擁有頂級顏值,但也不至於讓同樣這麼高顏值的女神撿屍吧。

更何況看樣子這美女好像還是第一次,這就讓他百思不得其解了。

正在他胡思亂想的時候,對麵這美女的眼睫毛抖了抖,蘇銘能明顯看到她眼皮下的眼球動了動,顯然這美女也醒了。

蘇銘見她醒了還裝睡,應該是不知道該怎麼麵對他吧。

蘇銘也不知道該怎麼辦了,他此時想把腿從美女腿下抽出來,但又有些不捨。

之前是冇注意,此時與這美女如此親昵的接觸,他又怎麼捨得輕易分開,他還想多感受一下這美女柔嫩肌膚的觸感呢。

索性他也表現出一副發矇的樣子,保持著現在的狀態。

這美女可能是不想再裝下去了,她的眼睛突然睜開,一雙好看的眸子有些複雜的看著他。

蘇銘被她這突然睜眼的舉動嚇了一跳,但轉念一想,他是被對方撿屍回來的,此時應該心虛的是對方纔對,他慌什麼。

想到這裡,蘇銘忍不住開口問道:“美女,我雖然很感激你把我從大街上扶到這裡,但你能跟我說一下,我們現在是什麼情況嗎?”

也不怪蘇銘多想,哪個正常美女會把第一次送給大街上撿來的男人,這太不正常了。

麵對蘇銘的問話,宋雨涵才猛然從愣神中清醒過來,她剛纔睜開眼睛,就再次麵對蘇銘那張帥的毫無瑕疵的臉,想起昨晚的纏綿畫麵,宋雨涵難免有些失神。

對於蘇銘的問話,宋雨涵沉默了好一會,她之所以把蘇銘撿回來做這種事,也是被逼急了,一時間想不開,本想去酒吧買醉發泄一下,結果在酒吧門口遇見了喝醉的蘇銘。

當時她確實被蘇銘的顏值給驚豔到了,她腦海中突然就萌生了一個念頭,與其被家裡逼著嫁給那個黃賭毒全占的人渣,還不如把第一次給這個看著就養眼的帥哥。

這個念頭一出現,就在她的腦海中揮之不去,最後她一咬牙,就上前把蘇銘給扶到了酒店。

要不是蘇銘全程醉的不省人事,讓她一個人隨便折騰,她剛開始還真不好意思。

想到這裡她才語氣有些消沉的說道:“家裡逼著我嫁給一個人渣,我不想便宜他,就便宜你了。”

蘇銘聞言並不意外,他就知道這美女肯定有事,否則不可能乾出這種事情。

蘇銘雖然有些同情這位美女,竟然被家裡逼婚逼到這種地步,但他還是有一句話不吐不快。

隻聽蘇銘幽幽的說:“可是我昨晚喝醉了,啥都冇感覺到啊,美女,要不咱們再來一次?”

宋雨涵還是第一次遇見這種無恥之徒,竟然要跟她再來一次,雖然這話聽著很無恥,但她怎麼就突然之間也有些心動了呢。

嗯,反正第一次都給他了,再來一次也冇什麼,更何況兩人現在還光溜溜的在一起躺著呢,一想到那方麵,她也不禁有些臉紅。

蘇銘一看她這反應,就知道有戲,他把臉貼近對方,在她閉上眼睛默認的時候吻了上去,一個小時之後,兩人都氣喘籲籲的倒在床上休息。

宋雨涵滿臉潮紅的躺在那裡回味,這次可跟昨晚不同,昨晚那是她自己瞎折騰,這次有蘇銘親自開車,那能一樣嗎。

兩人休息一會,然後去浴室洗澡,等兩人圍好浴巾再次回到房間時,兩人都感覺到餓了。

宋雨涵打電話給酒店客服訂了早餐,讓他們送到房間來。

“正式認識一下,蘇銘,二十五歲的大帥哥。”兩個人都這樣了,蘇銘還不知道這美女叫啥呢,於是他就先開口了。

“宋雨涵,比你小一歲。”宋雨涵還特意強調了一下年齡,那小表情看的蘇銘有些心癢癢。

“能把你的事情跟我說說嗎?雖然我不一定能幫上你,但有些事情總憋在心裡不好,說出來可能會好受些。”蘇銘還是很好奇的,到底是什麼情況,竟然能把她逼成這樣。

一提起這事,宋雨涵就是一陣沉默,最後她還是開口說了起來。

“在我上小學的時候,宋氏家族就跟其他家族聯姻,讓我跟鄭家的二少爺訂婚,我的父母本來也不同意,但奈何家族長輩一再堅持,我的父母也就妥協了。”

“畢竟那鄭家的實力比我們宋家強不少,所以宋氏家族裡大多數人都讚同聯姻,他們巴結鄭家還來不及呢,怎麼可能會有人在乎我的反對意見。”

“從那以後,我就努力提升自己,我要在結婚之前體現出我的價值,好讓那些家族的人改變犧牲我的想法。”

“雖然因為我的出色表現,家族任命我擔任宋氏集團的總裁,但卻並冇有改變我與鄭家聯姻的決定,婚禮依然定在三個月以後。”

“後來我才明白,家族怎麼可能因為我去得罪鄭家,怎麼可能去退婚,所以我才徹底心灰意冷,去酒吧喝酒買醉時,在門口遇見了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