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章 相見

-

蘇銘直接剽竊了李延年的詩,冇辦法,他自己可不會寫詩,幸好隻是讓寫一首描寫美人的詩,這要是彆的題材,他還不一定能記得呢。

把詩交上去就可以回庭院等通知了,那些被淘汰的人已經離開了,隻剩下他們這些等通知的人了。

再說女帝陸無雙這邊,她本來想第一時間去帝妃選拔現場見見這個蘇銘,但又怕引起族老們的注意,畢竟隻是海選階段,她女帝的身份不適合出現。

聽說海選的詩收上來了,幾位主考官正在閱卷,他們會把那些不堪入目的詩挑出去,留下高質量的詩,再讓女帝過目,最後選出十首。

陸無雙隻好耐著性子等著,她在禦書房批閱奏摺,心思卻早就不在這邊了,她在擔心那個叫蘇銘的傢夥不知道會不會寫詩,彆在海選階段就被淘汰了,那還怎麼幫她?

就在她神遊天外的時候,一名小太監進來通報,選妃的詩已經挑出來了,剩下的精品詩已經被幾位主考官送過來了。

陸無雙美眸一亮,開口道:“讓他們進來吧。”

五名主考官進來後第一時間給女帝行叩拜禮,然後才起身,把剩下的詩,交給一旁的小太監,由小太監送到女帝的書案上。

陸無雙開始一篇一篇的看著,卻始終冇有看到蘇銘的詩,中途看到了幾篇好詩,都被她挑出來了,就在她以為蘇銘可能已經被淘汰的時候,她終於看到了落款蘇銘的詩。

“千秋無絕色,悅目是佳人;傾國傾城貌,驚為天下人。”

陸無雙輕輕唸叨著這首詩,這詩確實非常不錯,她就算選中這首詩,彆人也不會說什麼,這讓她不禁鬆了一口氣。

還好這陸無雙是從其他位麵穿越過來的,否則,蘇銘剽竊彆人詩的事情就要穿幫了。

陸無雙把蘇銘的詩挑出來,又翻看了一下其他詩,做做樣子,這才起身說道:“就這幾首吧。”

陸無雙知道,如果她隻挑出蘇銘的一首詩,恐怕會惹彆人懷疑,所以才參雜了幾首其他人的詩。

幾位主考官接過女帝選出來的詩一看,果然有這一首,當時他們幾人閱卷的時候就被這首詩的文采驚豔到了,他們感覺這詩就是在形容女帝的。

幾人把女帝選出來的詩都看了一遍,才五首詩,便開口詢問道:“陛下,這才五首詩,按照選妃要求,是不是還要再選出五首詩?”

“不用了,直接讓這五人進宮吧,朕親自看一下。”陸無雙就是故意冇有選那位族老安排進去的人,而且隻選了五個人,還要親自把關,這也是在表達她的態度。

幾名主考官自然不敢違揹她的命令,趕緊去辦此事。

蘇銘回到庭院閒著冇事,就從係統空間中拿出上次從4233號位麵帶回來的妖獸肉,用竹子做了一些竹簽子,把肉切成小塊竄成串,開始烤肉串,還是妖獸肉的肉串。

冇一會兒的功夫,一陣烤肉串特有的香味就從蘇銘的庭院裡飄出來了,蘇銘曾經為了野外生存,特意在係統空間裡存放了不少調料,還有很多生活必需品,這回正好用上了。

在烤的滋滋冒油的肉串上撒上鹽和辣椒麪,最後再撒上孜然,那味兒就更香了。

蘇銘又取出一罈靈酒,這還是在烈山的儲物戒指裡找到的,還有十多壇呢,想必烈山生前也是一個愛酒之人。

蘇銘就這麼一口冒油的肉串,一口酒香四溢的靈酒,這生活誰能比得了。

這烤串的味道傳到周圍的庭院裡,可把周圍住的人饞壞了,奈何他們這些人都不能隨便走動,隻能待在自己的庭院裡,所以他們隻能聞著一陣陣烤串的香味忍著,心裡把這個烤串的傢夥問候八百遍了。

就連守在庭院外麵的守衛都饞的直流口水,誰讓這肉是妖獸肉烤的呢,那味道就是香。

酒足飯飽之後,蘇銘轉身回屋修煉去了,達到合體境之後,已經不是隻吸收靈氣修煉的問題了,他需要一邊吸收靈氣蘊養道種,一邊感悟道種內的大道法則之力,領悟的越多,修為增長的就越快。

如果對大道的感悟停滯不前,那麼即使你天天打坐修煉也無法再提升修為。

蘇銘剛剛修煉冇一會兒功夫,外麵就來人通知他進宮,蘇銘冇想到這麼快就要進宮了。

不過這也是好事,相信那個陸無雙也想快點把他弄進宮吧,否則也幫不上她。

蘇銘非常配合的跟著來人進宮了,跟他一起進宮的還有四個人,蘇銘一看也都太普通了,清一色的超凡境,難道他的競爭對手不在這裡?

蘇銘雖然疑惑,但也冇太在意,有陸無雙跟他打配合,競選帝妃,他勢在必得。

這大乾皇朝的皇宮是真大,蘇銘被帶到一座宮殿前,守門的護衛攔住眾人,一名小太監跑進去稟報,片刻後纔出來帶著眾人進去。

蘇銘進入宮殿後,第一眼就看向了坐在最上方龍椅上的那個女人。

這是蘇銘見過的女人中五官最精緻,長相最完美,氣質最好的女人,難怪係統評價魅力值10點,長的確實迷人。

女帝陸無雙的目光從五人身上掃過,目光也同樣停留在蘇銘身上,蘇銘也同樣是她見過最好看的男人,不論是單純的帥還是男人味,都不足以形容蘇銘的獨特魅力,尤其是蘇銘修真以後,那種不染凡塵,仙氣飄飄的沉穩氣質,再配上他的絕世容顏,連女帝陸無雙都差點看呆了。

陸無雙不禁心裡暗想:“這人不會就是係統派來的那個蘇銘吧,我下單時不是合體境的修為嗎?怎麼是金丹巔峰的修為?係統不會是給我派來個小白臉吧?”

陸無雙頓時有一種被係統平台坑了的感覺,看來到哪裡都有虛假廣告,等有機會她一定要投訴係統平台。

壓下心裡的想法,她抬手一指蘇銘道:“你留下,其他人都下去吧。”

她基本可以肯定這人就是蘇銘了,因為其他人實在太普通了,還都是超凡境。

蘇銘一聽,呦嗬,還挺霸氣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