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章 冊封

-

陸九淵帶著重傷的陸展熊離開了,他這次不但目的冇達成,還答應給陸無雙一個月幽潭秘境的權限,陸展熊也受傷不輕,可謂是賠了夫人又折兵。

等陸九淵走後,蘇銘纔有機會跟陸無雙好好談一下,畢竟他的任務是來幫助陸無雙的,陸無雙需要他具體怎麼做,兩人還需要商量一下。

陸無雙笑道:“你這麼得罪陸九淵,就不怕他報複你?”

“我要是怕他們報複我就不會接這任務了,既然是敵人,那有機會就一定要坑一下的,先收點利息。”

蘇銘率先表明瞭態度,我就是來幫你做任務的。

“本帝很欣賞你這性格,你先安心住在宮裡,等冊封完帝妃,你纔有資格替朕說話,現在的你還不適合站在明麵上。”

“行,那我就先低調點。”這也正是蘇銘想要的,能先低調的苟著,他纔不會傻嗬嗬的去得罪人呢。

之前那是形勢所迫,又是發生在陸無雙眼前,自然要好好表現一波,順便拉進與陸無雙的好感。

陸無雙派人帶著蘇銘去了後宮,住進了一套閒置的宮殿,還給蘇銘配了個小太監使喚。

對於蘇銘來說,有冇有小太監使喚倒是無所謂,關鍵是有什麼事可以讓這個小太監去傳話,因為蘇銘知道,這個小太監一定是陸無雙的人。

蘇銘閒著無事就開始修煉,達到合體境以後,他就需要感悟他自己的道,他元神內的道種,就是他自己的道。

他要把他自己的感悟不斷的融入進道種內,走出一條屬於他自己的道。

他現在的道種是在係統的幫助下凝結出的神雷道種,對於神雷法則的感悟都清晰的刻印在他的腦海中,這些感悟都是係統直接灌輸給他的,他現在需要在這個基礎上繼續融入自己的感悟,使這枚道種成長起來,種出一枚他自己的大道果實。

三天的時間,蘇銘把陸展熊打成重傷的訊息傳遍了整個皇城,皇榜已經貼出公告,半個月後,就是這位帝妃被冊封的日子。

所有人都開始對這位女帝選的帝妃好奇起來,陸展熊是公認的皇族年輕一輩天才,雖然跟女帝冇法比,但實力也不容小覷,這位帝妃能把陸展熊打成重傷,說明資質非常不錯。

各方勢力也隻是瞭解一下而已,畢竟隻是一個金丹境實力的帝妃,對他們來說,也幫不上陸無雙什麼忙,所以並冇有太重視。

皇族中陸雲族老那一派係的人,還白看了一場熱鬨,陸九淵想安排他的後輩成為帝妃,所以才催促女帝選妃,結果被一名叫蘇銘的散修截胡了,還白送女帝一個月幽潭秘境控製權。

蘇銘雖然並冇有引起各大勢力的重視,但他這個名字卻被大家記住了。

時間過的很快,半個月的時間一晃而過,蘇銘的冊封大典舉辦的非常隆重,這也是女帝的安排。

舉辦完冊封大典,蘇銘就搬進了一套更大的宮殿,名叫朝陽宮,太監和侍女也各配了兩名。

唯一讓蘇銘感到遺憾的是陸無雙冇有跟他行房,辦完冊封大典就離開了。

蘇銘現在已經是正式的帝妃了,陸無雙這女人竟然讓他獨守空房,這讓魅力值同樣達到10點的他情何以堪,所以他每天隻能喝著皇家特供的靈茶,吃著皇家特供的靈果,實在無聊的時候就弄點烤肉,喝點靈酒,吃飽喝足再睡一覺,這枯燥乏味的日子就湊合過吧。

陸無雙有時批完奏摺閒暇時也會問一問身邊屬下,蘇銘在乾什麼?

可得到的答案,不是在吃就是在喝,弄得陸無雙都無語了,堂堂合體境強者,竟然裝起了鹹魚,搞的她都想跟蘇銘換一換身份了,讓蘇銘來上朝理政,她去鹹魚躺平。

同時各個勢力也得到了同樣的資訊,帝妃是一個隻知道吃喝享受的人,並冇有什麼野心。

其實他們不知道,蘇銘這也是一種修行,他這些日子一直在體驗生活中的點點滴滴,無論是一滴水,還是一點火星,蘇銘都在用神識仔細感悟。

蘇銘也是無奈,他這道種內的法則之力是神雷,他平時上哪去感悟關於神雷的道,所以他就在想,能不能觸類旁通,通過感悟其他的道,來提高他對神雷的感悟。

蘇銘倒也不是一點都不想幫陸無雙,他上次和陸無雙聊天的時候,也從陸無雙的口中瞭解一些大乾皇朝的情況。

大乾皇朝是一個修仙皇朝,隻要你有資質,全民都可以修仙,低級修仙功法很便宜的,普通人也能買得起。

但真正的高級功法和大部分修煉資源還是掌控在統治者手裡的,普通人想要跨越階層很難,除非擁有特彆逆天的資質。

皇族作為大乾皇朝的真正統治者,自然是非常強大的,皇族也是一個非常古老而龐大的家族,在皇族之下,還有五大家族,他們雖然實力略遜一籌,但也都是古老傳承下來的強大家族。

在皇朝建立之初,這五大家族都是效忠皇族的,也就是效忠皇帝,如今時過境遷,五大家族依然是效忠皇族,但皇族中為了爭權奪利,已經分崩離析了,兩個資格最老的族老開始暗中勾結其他家族。

尤其是五大家族,現在隻剩下李家還一直支援陸無雙這位女帝,其他四家雖然表麵上都支援女帝,但做起事情來總是陽奉陰違,陸無雙根本就拿他們冇辦法,皇族中最強的兩位族老暗中勾結其他四大家族,想要架空女帝陸無雙。

還好女帝陸無雙利用兩位族老之間不合的情況,才暫時穩住了局麵。

蘇銘瞭解了情況後,隻給陸無雙說了一句話,至於陸無雙有什麼想法,他就不清楚了。

蘇銘當時是這麼說的:“大乾皇朝安逸的太久了,冇有外來的危機感,就隻能窩裡鬥了。”

陸無雙聽完若有所思的走了,從那以後蘇銘都有半個月冇看到陸無雙了。

蘇銘就隻能繼續他的鹹魚生活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