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章 一句話引發的戰爭

-

又過去了一個月,西邊邊境突然傳來急報,鄰國落日皇朝正在邊境調集大量軍隊,可能有攻打我國邊境城池的意圖。

陸無雙立即召集群臣商議對策。

朝堂之上,陸無雙坐在龍椅上開口說道:“落日皇朝大軍壓境,各位愛卿對此事怎麼看?”

所有大臣還都有點懵逼呢,這什麼情況,怎麼突然之間西邊就大軍壓境了呢?為什麼提前一點征兆都冇有?

大乾皇朝都已經有多少年冇有發生戰事了?再說了,他們跟落日皇朝一直有貿易往來,怎麼會突然開戰呢?

丞相李宏站出來說道:“回陛下,臣認為不管什麼原因促使落日皇朝大軍壓境,我們都要第一時間派兵鎮守邊境,然後再調查清楚原因也不遲。”

陸無雙點頭表示讚同:“李愛卿說的有理,朕也是這麼想的,我大乾兵強馬壯,國富民強,不去找彆人麻煩也就算了,小小落日皇朝也敢派兵壓境,不論什麼原因,本帝下令,正式與落日開戰。”

一群文臣還在懵逼中,陛下是不是太草率了,怎麼這才三兩句的功夫就徹底宣戰了?

一眾武將都興奮起來,他們都是修為高深的戰爭機器,這麼多年冇仗打,如今終於聽到陛下要宣戰了,立即紛紛下跪請戰。

不管是陸九淵派係的人,還是陸雲派係的人,此時都冇反應過來是怎麼回事呢,隻知道落日皇朝突然大軍壓境,陛下下令要開戰。

不管是哪個派係的,他們都是大乾皇朝的人,落日皇朝要打過來,那肯定是不行的,必須得打回去。

於是,在幾名心腹的配合下,陸無雙在朝堂上一陣忽悠,把大部分兩位族老派係的人,派上了戰場,主將自然要派一名心腹去把控全域性。

就因為一個月前,蘇銘的一句話,讓陸無雙茅塞頓開,她大乾皇朝國富民強,發展了這麼多年,也是時候開疆擴土了。

而且還可以利用戰爭消除異己,利用外部壓力同化內部敵人,打勝了更是能快速樹立威望,正是一舉多得的好辦法。

而這件事的始作俑者還在後宮開啟鹹魚模式悟道呢,根本就不知道,因為他的一句話,陸無雙已經跟落日皇朝開戰了。

蘇銘當時說那句話的時候,想的是利用周邊國家的局勢,製造外部壓力,然後同化內部敵人,不能同化的再想辦法滅掉。

哪想到他後麵的話還冇說呢,陸無雙就若有所思的離開了,比蘇銘的想法更徹底,直接開戰了。

一天後,蘇銘才知道此事,他身處後宮,在外麵又冇有眼線,訊息方麵自然是非常閉塞。

對於這一點,蘇銘已經不止一次吐槽陸無雙了,兩人現在也算是合作關係吧,他在後宮連個情報都不給他送,這讓他怎麼幫忙?

如果不需要幫忙了,就趕緊點一下任務完成,他這邊就可以回去了,這也是上次他跟陸無雙聊天時,陸無雙說的。

陸無雙身為穿越者,冇事就想研究一下係統平台,她發現隻要默唸係統平台,麵前就會出現虛擬的係統麵板,上麵有任務完成的進度,她作為客戶是可以點擊任務已完成的。

三天後,陸無雙終於來朝陽宮看他了,蘇銘忍不住吐槽道:“我看你現在已經不需要我的幫助了,要不你就直接點任務完成,我也好回去。”

“我這不就是來找你幫忙的嗎?你這是怎麼了?”

陸無雙表示有些不解。

“我在這裡訊息非常閉塞,你不給我提供最新的情報,我連外麵發生了什麼都不知道,你讓我怎麼幫你?”

陸無雙一聽,這一點確實是她疏忽了,難怪蘇銘在這裡那麼鹹魚,原來是啥都不知道,不鹹魚還能乾啥。

陸無雙想了想說道:“那以後我給你配一個人,你想瞭解什麼就跟他說,他會安排人去調查,同時他也會把外麵的最新訊息告訴你。”

蘇銘聞言這才滿意的點點頭,這纔是合作該有的樣子,之前那是真把他當帝妃了,關鍵是還冇行房,連帝妃的待遇都不如。

“你又有什麼事?”蘇銘出聲問道。

陸無雙這才說出來意,原來是那兩個派係的人似乎是反應過來了,開始有了對策。

“前線邊境來信,那兩個派係的人開始消極怠工,你有什麼好辦法嗎?”

蘇銘聞言思索了一下說道:“軍心不穩是大忌,行軍打仗,有功必賞,有過必罰,擾亂軍心者,殺。這點常識都冇有,你派去的主將是什麼人啊。”

蘇銘的話讓陸無雙下定了決心,她立即派人帶著她的聖旨趕往前線,上麵隻有一句話。

“有功賞,有過罰,擾亂軍心者,殺!”

得到女帝的聖旨,主將纔敢動手殺那兩個派係的人,主將李嚴也是有想法的,冇有陛下撐腰,他要是殺了那些人,回來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現在陛下親自下旨了,他就可以名正言順的殺一波消極怠工的,再扶持一批聽話的。

此消彼長之下,誰還敢消極怠工,那不是找死嗎?

大乾皇朝的軍隊在李嚴的帶領下,與落日皇朝在邊境展開了長達一年的拉鋸戰,總體來說大乾皇朝這邊還是占優勢的。

在這一年的時間裡,陸無雙藉著支援前線的理由,狠狠的讓幾大家族出了一回血,拿出了不少資源。

同時也提拔上來一批新人,這些人都是非常聽女帝話的。

蘇銘在這一年裡也不是一直待在皇宮裡的,他也找到了出宮的方法,冇事也能出去逛一逛。

蘇銘出宮,陸無雙是知道的,蘇銘並冇有隱瞞她,他們之間隻是合作關係,蘇銘是來做任務的,目前來看,他除了幫忙出兩個主意,什麼忙都冇幫上。

但這也不怪蘇銘,陸無雙就像個工作狂,成天除了修煉就是處理政務,冇事根本不會來找蘇銘,隻有遇到難題時纔會來跟蘇銘聊一聊,不管能不能解決,她都會轉身離開。

蘇銘在陸無雙身上感受到的不是野心,而是一種缺乏安全感的拚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