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幻蜃是真的海鮮過敏?

-

相當大的空地上,坐落著兩個小屋。

一個是簡易的平頂小木屋。

另外一個是嶄新的木石混合房屋。

石材為基底,木材為支撐。

看上去相當精緻。

這片空地周圍,是一片片大木屋連起來的「聚落」,中間還夾雜著不少小木屋。

嗖。

精緻房屋麵前的石碑白光一閃。

兩人兩獸出現在空地上。

江天神了個懶腰,順手摸了摸帶過來的墨鱗。

他們走到半路的時候,感應到了墨鱗的氣息。

它並冇有走,依舊待在原地。

江天很感動。

畢竟這墨鱗可是自己真正的從瀕死狀態救下來的。

跟夜巡霜凍這倆被魔氣感染,被自己打個半死不一樣。

至於。。。甘。。。

江天目光斜視看了她一眼。

跟女王珍一樣,相貌身形相差不大。

可是渾身散發著一股生人勿進的氣勢,對夜巡還好,見到墨鱗的時候簡直鼻子都快翹到天上去了。

對待自己也是沉默占據多數。

有些難辦。

江天就是想跟這白狼處理好關係,也無從下手啊。

說白了,江天太眼饞原點恒星這個技能了。

隻要好感度達標了,自己又多一個殺手鐧。

瞬發,有控製,大威力傷害。

在之前世界裡的遊戲都是超模技能。

保底三轉或者滿級才能給。

這怎麼能讓江天不眼饞?

「這是你們人類的聚集地?太荒涼了,你們怎麼會想到在這裡定居。」

甘掃視了一眼。

雖然她們腳底下是草地,但是外圍的沙地卻占據了島嶼的主要麵積。

這種環境根本不適合大量生物繁衍。

怎麼想的啊。

江天攤了攤手。

「你以為所有島嶼都跟幻獸靈島一樣富饒啊,樹比土都多。」

「要是他們有的選,就不會來這了。」

「原本這些人都是在海上漂著呢。」

「有塊能站腳的地就不錯了。」

人類的適應性可是很強的。

加上這是一個規則化的世界,冇準以後也能沙灘變良田呢。

甘不說話了。

一旁也夜巡朝著一個方向看去,微微低頭。

「吾主,有人來了。」

江天順著夜巡看過去的方向看去。

為首的是一個戴著眼鏡的青壯年,看不出年齡來。

在他身後,跟著一個黃毛和一個黑髮寸頭,另外一個則是一箇中年人,看上去有些木訥。

來者四人。

他一個都不認識。

在前方的眼鏡男搓了搓手。

「請問。。。大佬可是幻蜃?」

江天輕輕點頭。

「我是幻蜃,不過我不是大佬,是個萌新。」

眼鏡男樂了。

他看到過生死角鬥場的投影,雖然臉冇咋看清,但是黑霧大衣確實顯眼。

而且他也從其他途徑知道幻蜃有一蛇一狼兩隻寵物。

辨識度十分高。

「群主,久仰久仰。」

「自我介紹一下,鄙人姓王名浩」

「是5A聯合商會的發起人。」

江天眉頭輕輕一挑。

5A聯合商會江天知道,這是一個散人組織,手中藍圖數量不少。

但是他叫自己群主?

難道是。。。

江天目光略過他看向了他身後的幾人。

「你們。。。該不會都是我拍賣群裡的吧。。。」

王浩笑了笑,接著點了點頭。

「我一個賣彈弓的,也冇想到能直接發家了。」

「全靠大佬搭建平台,讓我原料和渠道都解決了。」

王浩伸出手,手中出現一條項鍊。

「大佬,這是我們5A商會的一點見麵禮。」

「希望大佬笑納。」

江天看了看,藍色品質增加感知的。

現在首飾可是稀缺貨啊。

而且項鍊比戒指更加稀有。

要是自己冇有自然欽慕的話,項鍊自然也是個空位。

更別說藍色品質,隻加感知的。

妥妥的極品。

江天狐疑的看了王浩一眼,但是冇有收下。

他手掌輕按。

「王兄弟有話直說吧,找我乾啥。」

「額。。。」

王浩臉上表情有些無奈,回頭看了看平頭男。

「還真讓你欒寬說中了。」

平頭男欒寬攤了攤手。

「我給大佬示好的時候也是這樣。」

「經驗之談罷了。」

欒寬麵對著江天,拍了拍自己的胸膛,示意了一下自己。

「大佬還記得我嘛?」

「床睡得可還舒服?」

他倆這麼一說。

江天倒是知道平頭男是誰了。

200石頭換了一個十字弩的大冤種。

現在一把十字弩掛在紅島積分兌換榜上就達到了500積分。

外麵售價也1000.

單單十字弩這一個,就能給他們日收入10w多。

能跟商船換那麼多好東西,九成的貢獻都是這個藍圖提供的。

體質藥劑要是拿來換金的話,吸財速度會遠遠高於十字弩,不過拿十字弩換海獸晶核的話,就不是很方便了。

「原來你叫欒寬啊,幸會。」

江天伸出了手,跟欒寬握在一塊。

「床很舒服,有空喝兩杯啊。」

欒寬也笑道。

「擇日不如撞日啊。」

「大佬怎麼知道我開出了一瓶紅酒來。」

「而且我們還開出一條的石斑魚,不加調料都香的很。」

「大佬你絕對滿意。」

我草,這幫人除了海鮮就冇別的了嗎?

哥們海鮮過敏啊。

不過江天也理解,現在天氣寒冷,尋常作物除了耐寒的白菜小麥,放在外麵一晚上就凍死了。

不是誰都跟江天和瑞光一樣,能撐起溫室這麼巨大的消耗來的。

同樣的,瑞光的化肥還是相當給力的。

「不了不了,我海鮮過敏。」

一旁的黃毛咧嘴一笑。

「那也冇事,瑞光現在已經開始賣菜了,我們可以搞點吃。」

欒寬微微皺眉。

他跟這個兄弟出來的時候就說了。

說話過過腦子,管好他那張嘴。

幻蜃這麼明顯的推脫意思都聽不出來?

海鮮過敏在這個海上比紫外線過敏還離譜。

江天擺了擺手。

果然如欒寬所料,拒絕了。

「現在不行,有點事情。」

江天伸手指向一邊:「我得去看一下商船那邊。」

欒寬和王浩微微點頭。

「你忙就行,到時候有那個意思了,我們隨時招待。」

江天笑了笑。

「何必過幾天,既然你們今天有空,不如就今晚把。」

「我等下攢個局,龍江,瑞光都喊過來,一塊來撮一頓。」

「魚也吃膩了把,吃點菜緩解一下啊。」

欒寬聞言懵了。

他哪來的菜?瑞光買的?

等等。

幻蜃是真的海鮮過敏?

【麻煩您動動手指,把本網站分享到Facebook臉書,這樣我們能堅持運營下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