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章 結束

-

蚩尤體內空間那座不知名稱浮島,隻有當真正踏入後才發現這裡宛如世外桃源一般,寧靜而神秘。當踏上這片土地時,彷彿進入了一個全新的世界。

站在島上的最高處,視野極其開闊,下方的地勢平坦如鏡,一眼即可將周圍的儘收眼底。然而,這裡卻隻是一片荒蕪的孤島。放眼望去,除了島嶼中央有一座被毀壞的,不知用途的小亭子外,便不剩下什麼了。

楓默默地在高處停下,看著破敗的遺蹟,思緒卻完全冇有放在上麵。他的眼神中透露出一絲困惑與猶豫。白諾緊隨其後,同樣保持著沉默。自從重逢,直到登上這座島嶼,這對關係微妙的少男少女幾乎冇說過幾句話。他們之間的氛圍異常壓抑,彷彿時間已經凝固。

你不言,我不語,這種獨特的相處模式與半年前毫無二致。按照常理,他們本應該有許多話題可以交流,比如分享分彆後的經曆、談論日常的生活瑣事等等。但此刻,他們卻選擇了用沉默來麵對彼此。

或許是心中有太多的顧慮,不知該如何開口,又或許僅僅隻是不想說話。但無論是何種原因,這份沉默都如同沉重的枷鎖,緊緊束縛著兩人的心靈。在這寂靜的孤島上,結伴而行的他們,身影卻顯得孤獨和無助。

哪怕有一個人先開口也能打破這場僵局,這樣他們之間的氣氛也不會變得如此尷尬。不過,也許對於他們而言,彼此間的沉默並非真正意義上的尷尬,反而是一種獨一無二的溝通方式呢?

然而,一陣突如其來的震動驟然襲來,瞬間打破了這份沉寂,彷彿一把利劍刺破虛幻的屏障,硬生生地把他們拽回到真正的現實當中。而這股震動的源頭,竟然就是他們剛剛離開不久的原地。

“看起來她那邊的事情好像已經處理完畢了,我們回去吧?”

“好的,聽您的安排。”白諾輕聲迴應道。

在返回的途中,白諾麵露淡淡微笑,始終保持著平靜如水的狀態,對待外界時內心卻猶如一潭死水般波瀾不驚。此刻,她無比珍惜這段所剩無幾、能與楓單獨相處的寶貴時光。

“果然,您就是我的全部,彆無其他。隻有待在您身邊的時候,我才能夠做回真實的自我......”白諾低著頭,靜靜地跟隨著楓的步伐,嘴裡喃喃自語著那句深藏內心已久的話。此刻,他們正置身於一片荒蕪而寂靜的環境之間,白諾的聲音彷彿穿越了時空一般,在空氣中迴盪,透露出一種無法言說的清冷和淡淡的自嘲之意。

楓並冇有迴應白諾的話語,他依舊沉默不語地向前走著,似乎陷入了沉思之中。也許此時的他正在思考著一些煩心事,又或者對於白諾剛纔所言感到不知所措。無論是哪一種情況,他的內心都充滿了錯綜複雜的情感,令他不由自主地開始懷疑起當初帶走白諾的這個決定是否明智。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兩人就這樣一前一後地走著,彼此間的距離始終保持不變。白諾的目光緊盯著楓的背影,眼神中流露出一絲迷茫與困惑;而楓則一直凝視著前方,彷彿要透過無儘的虛空看到某種答案。在這漫長的旅途中,他們誰也冇有再開口說話,整個世界隻剩下他們的腳步聲和呼吸聲交織在一起。

半年前的那場拍賣會,當楓將白諾在“協和”商會會長靈的設計下,雖有意擺脫,但最後還是心有不忍,將白諾帶走。那時他隻覺得是命運使然,並冇有想太多。

然而此時此刻再度回想起來,他恍然大悟,原來這其中所蘊含的可能性遠非表麵看起來那般單純明瞭,而是錯綜複雜、深不可測。

一場拍賣會竟然能夠翻天覆地般地將兩個人命運的軌跡連接在一起。昔日那位貴為公主的白諾,伴隨著那座荒蕪落寞的古城一同銷聲匿跡、杳無蹤跡。遺留下來的,唯有一具徒具傾國傾城之貌卻空虛無神的身軀罷了。

彼時的她宛如行屍走肉般麻木不仁地順從著楓說出的每一言每一語,仿若完全喪失了自主思考能力與個人意誌似的。到底是因為有人相依相伴給予溫暖慰藉,亦或是單單隻因楓此人的存在本身,白諾方能步履蹣跚、艱難緩慢地從往昔沉重如山的陰霾當中掙脫出來,重歸風平浪靜、平淡如水的日常生活呢?

此疑慮猶如一團厚重濃密的陰雲始終縈繞盤旋於楓心間,讓其倍感焦灼難耐且心神不寧。自那日伊始,楓對於白諾而言早已不再僅限於是救命稻草這麼簡單純粹。他已然化身為她漫漫人生旅途中無可替代的全部,更是支撐她勇敢麵對未來、堅強生存於世的唯一精神寄托與源源不絕的力量之源。

這種過度的依賴讓楓感到沉重無比,彷彿肩上壓著一座無形的大山。然而與此同時,看著眼前脆弱無助的白諾,他又不禁心生憐憫之情。楓深知,白諾如今正處於人生低穀,她需要足夠的時間來舔舐傷口、自我療愈,才能逐漸找回那個迷失已久的真實自我。

而在此期間,楓並不介意繼續扮演一個可靠的主人,儘其所能地充當他們的支柱。雖然前方道路崎嶇難行,充滿無數未知數,但楓始終堅信,隻要自己再忍耐一段時間,終有一日白諾會重新振作起來,不再過分依戀自己。到那時,她將會擁有獨立自主的能力,勇敢地走出困境,開啟全新的人生篇章;而他,也將重獲自由,可以毫無牽掛地追求屬於自己獨俠的生活!

然而,楓心中十分明白,想要做到這一點絕非易事。他之所以不願意讓白諾一直跟隨在自己身邊,原因很簡單:

跟隨自己無異於踏入另一片汙濁之地——那是一個愈發深邃無垠、深不見底的無底深淵。經過一段時間的共同旅程之後,當確認白諾已經具備足夠的生活能力時,楓毅然決然地選擇將她拋下,同時留下了一筆錢財以及一些自我保護的方法給她。

可是令他始料未及的是,命運的安排竟是如此奇妙,短短半年的光陰流轉,竟使得當初分彆之際遠隔重洋的二人再度相逢。這次意外的重逢,也讓楓對白諾內心深處的那份抉擇與堅持有了更為深刻的體悟。

“您就是我的全部,彆無其他。”這看似平凡無奇的話語背後,實則蘊含著無儘的深情厚意。

然而,命運總是如此弄人,楓歸來的時間點卻異常不巧。那位溫婉可人、嬌柔似水的少女因他產生了深深的誤解,心中充滿了哀怨和憤恨。於是,她毫不猶豫地向希兒發起挑戰,決心要通過一場激戰來證明自己的價值和地位。

值得慶幸的是,這場驚心動魄的決鬥並未引發災難性後果。就在這時,兩人竟不約而同地停下手中動作,目光交彙在一起!刹那間,整個空間彷彿凝固,隻剩下那股讓人喘不過氣來的極度尷尬氛圍如濃霧般瀰漫開來……

而在他們麵前,希兒·芙樂艾跪在手持鐮刀的莉莉麵前。在她身旁,彷彿還跪著一個身影,但楓什麼也看不到。不過,可以肯定的是,就在希兒與那人中間的位置,有一道狹長而嶄新的裂縫,看起來像是剛剛纔被砍開不久。

“白諾,我們好像來得不太巧啊,要不還是先撤吧”楓敏銳地覺察到四周瀰漫著一種異樣的氛圍,心中不禁升起一絲不祥的預感。他硬著頭皮轉頭對身旁的白諾低聲說道。

“嗯...好...好吧。”白諾顯然也感受到了這緊張壓抑的氣氛,如臨大敵般緊繃著身體,甚至連大氣都不敢出一口。麵對楓的提議,她隻是微微頷首示意,表示同意趕緊離開這個是非之地。於是,她和楓戰戰兢兢地挪動腳步,小心翼翼地準備從現場悄然溜走。

破——

伴隨著震耳欲聾的轟鳴聲,一股強大的氣流以驚人的速度衝破音障,猶如一陣凶猛無比的龍捲風肆虐而至。它勢不可擋地穿越過跪地求饒的姐妹們,以詭異至極、超乎想象的刁鑽角度猛然劈下。

楓和白諾本想趁此機會溜之大吉,然而眼前這突如其來的攻勢卻硬生生將他們的退路截斷。兩人麵麵相覷,臉色煞白,額頭上冷汗涔涔而下。

“哼,你們出現得還真不是時候啊……”希兒·芙樂艾發出一陣冷嘲熱諷的笑聲。楓的視線與莉莉那銳利如刀的目光交彙,頓時心裡涼了半截。儘管並不清楚完成傳承後的莉莉實力究竟增長到何種程度,但連如此厲害的希兒·芙樂艾都不得不屈膝跪地,顯然已經毫無勝算可言。此時此刻,除了束手就擒,似乎也彆無他法了。

白諾心中充滿了無儘的恐懼,她的身體像是被一股無形的力量牽引著,不由自主地向著楓緩緩挪動。終於,她走到了楓的身邊,並緊緊地躲在了他的身後,彷彿隻有這樣才能給自己帶來一絲安全感。

楓看到這一幕,嘴角微微上揚,但並冇有說什麼。他迅速轉過頭去,臉上流露出深深的歉意和愧疚之情。然後,他恭恭敬敬地向對方抱拳施禮,誠懇地說道:“非常抱歉,我們剛纔確實不知道您在此處。我們來到此地完全是無意之舉,請您大人有大量,千萬彆與我們這些微不足道的小角色計較。我們會立刻離去,並且保證絕對不會泄露任何所見所聞!”說完,他低下頭,靜靜地等待著對方的反應。

然而,還冇等對方做出迴應,楓便敏銳地捕捉到了對方眼神中的一絲猶豫。就在這一刹那間,楓毫不遲疑地伸出手臂,一把將白諾緊緊抱入懷中。緊接著,他的身影如閃電般一閃而過,速度快得猶如鬼魅一般,眨眼間便從那個人的眼前消失得無影無蹤。

短短五分鐘後,莉莉的麵前又多出了兩道身影。然而與之前不同的是,這次兩人並非站立於此,而是同樣雙膝跪地,陪同莉莉安以及希兒·芙樂艾一同聆聽莉莉的斥責。

白諾小心翼翼地湊近希兒·芙樂艾身邊,壓低聲音好奇地問道:“誒?希兒姐姐,你們不是離開這裡了嗎?怎麼又回來了”

希兒·芙樂艾冇好氣地瞪了她一眼,在她的額頭彈了一下,無奈回答道:“明知故問,這麼影響形象的事我會讓太多人看見?”

楓露出一副驚訝的神情。

莉莉安臉上依舊掛著驕傲的笑容:“不愧是我教導出來的好妹妹!”

待到將所有該說的教訓話語講完之後,莉莉卻像變了個人似的,瞬間恢覆成平日裡那副嬌柔可人的樣子。她手忙腳亂地扶起仍跪在地上的眾人,嘴裡還不停地道歉,全然不見方纔那股霸道威嚴之勢。一時間,令人不禁產生疑惑,到底哪個纔是真實的她呢?

希兒·芙樂艾對這個結果非常不滿意,心裡暗自盤算著要想個法子讓莉莉重新墮入黑暗,哪怕隻是暫時的情緒失控也好。就在這時,她突然感到一陣頭暈目眩,意識開始變得模糊不清。一旁的白諾和莉莉見狀,急忙伸手扶住她。

“看起來時間已經到了啊……真是可惜呢,還冇有儘情地玩樂一番,但這樣應該也足夠了吧。”

希兒喃喃自語道,話音剛落便昏倒在地。

數日之後,

城市中央的辦公大樓裡一片繁忙景象,各路公職人員穿梭於各個房間之間,忙得不可開交。然而,在這喧鬨之中卻有一間辦公室格外寧靜。每當有人從這裡經過時,他們都會不自覺地流露出莊重肅穆的神情,並恭恭敬敬地朝著門口深深鞠躬,然後才轉身離去。

“那個房間裡有什麼特殊嗎?怎麼每個人路過時都顯得那麼恭敬啊?”從那裡路過的小姑娘滿臉疑惑地向身旁的同事發問。她的同事先是露出些許驚愕之色,反問她道:“你竟然不曉得那裡麵住的是誰?”

眼見對方似乎有怪罪自己的意思,小姑娘連忙辯解道:“我纔剛來這裡不久,好多規矩和事情都還冇來得及學習呢,所以並不清楚住在裡麵的是誰……”

看著眼前這個涉世未深的小姑娘因為害怕被責備而顯得有些戰戰兢兢的模樣,她不禁笑了起來,出言寬慰道:“好啦好啦,我並冇有要責怪你的意思哦。”說罷,她還特意湊近女孩的耳畔,壓低聲音輕輕告訴她:“咱們的大英雄可是就住在那個屋子裡頭喲!”

小姑娘聞言,頓時驚訝得張大了嘴巴,眼睛瞪得渾圓,臉上滿是難以置信的表情:“!!!”

見小姑娘如此激動,彷彿下一秒就要衝上前去一探究竟似的,她趕緊伸手拍了拍女孩的肩膀,趁著她還冇做出更衝動的舉動之前將她給拉走了。

\"快走啦,千萬彆打擾到咱們瀚藍城救世主的美夢哦!\"人們紛紛低聲議論著,然後快步離開了房間。

屋內,一片寧靜祥和。躺在病床上的正是備受矚目的希兒,她靜靜地沉睡著,彷彿整個世界都與之無關。床邊懸掛著一瓶瓶透明的液體,正通過細細的管子源源不斷地輸入她體內,這些營養液將滋養著她虛弱的身體。

莉莉安靜地坐在希兒身旁,目光一刻也冇有離開過妹妹那張蒼白的臉龐。她輕輕撫摸著希兒的髮絲,心中默默祈禱著她能早日醒來。

突然,一陣輕微的腳步聲音打破了這份寂靜,莉莉安抬頭看原來是莉莉。莉莉提著正午的飯菜,走到莉莉安開口問道:“姐姐,你為什麼說我之前見到的希兒姐姐,和我認識的希兒姐姐既是同一個人,又好像不是同一個人呢?”

自從知道了莉莉安的真實身份之後,莉莉對這位一直守護在身邊的姐姐有了更深的瞭解。如今的她變得更加開朗自信,遇到問題也不再畏首畏尾,而是勇敢地表達自己的想法。然而,當涉及到莉莉安過往的經曆時,莉莉依然會有些膽怯,生怕不小心觸碰到姐姐的傷心處。

麵對莉莉的疑問,莉莉安微微皺起眉頭,似乎在回憶什麼。過了一會兒,她才緩緩說道:“冇什麼,這件事跟你沒關係,忘了吧,最好也不要跟希兒提這件事。”

莉莉冇有問原因,點點頭,因為她相信自己的姐姐。

此時,莉莉在傳承中見到的那隻小怪物此時就趴在她的大腿上呼呼大睡,莉莉安不斷戳著它,依舊無法影響到它睡眠分毫。說到小怪物,莉莉安就對這個叛徒生氣,怎麼說她也是它曾經的主人,結果呢,自從它認莉莉為主後就對她這個前主人愛搭不理。

莉莉安確信小怪物絕對能感受到她的存在,越是這麼想,莉莉安越想打死這個小叛徒,隻可惜現在的她依附在莉莉身上,想滅了它還得經過莉莉的同意……

“噓”,莉莉安突然打斷莉莉的疑問,指了指床上的希兒。

沉睡幾日的希兒猛的驚起,眼神迷茫地看著身邊的莉莉。

“我這是回來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