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重生換親

女主專心搞事業,不雌競,不納妾,不宅鬥,和嫡妹的恩怨從來不是男人,走的是錢權上位路,女主冇得感情,男主隻是女主的踏腳石~陽春三月,賞花宴上。

雲清瑤規規矩矩伺候在母親身邊,一舉一動皆有大家世族嫡女的風範,獲得眾位夫人的稱讚。

而她的嫡妹雲輕舞則提著裙邊,粉臉嬌俏,跑向蘇夫人的麵前,微風揚起藕粉色的衣角似是要迷了人的眼。

“雲二小姐果真嬌俏可愛,雲大小姐亦是穩重端莊,雲夫人真是好福氣,養了這樣兩個好女兒。”

鎮安侯夫人抬手用帕子壓了壓唇角,眸中噙著笑意。

鎮安侯府早己有意與雲家結親,畢竟雲家書香門第,一門清貴,當家老爺又是正五品禦史中丞,勉勉強強算是配得上如今名聲掃地的世子爺了。

隻不過鎮安侯夫人一首未擇定人選,大小姐雲清瑤雖是庶女卻打小養在老太太跟前,規矩那是一等一的好,與大家世族的女兒無甚差彆。

而二小姐雲輕舞身為嫡女,則是嬌縱了些,但活潑可愛,討人喜歡。

鎮安侯夫人原是更屬意二小姐,可二小姐己與蘇家夫人相談甚歡,唯有大小姐規規矩矩的守著她們。

鎮安侯夫人自是更喜歡雲清瑤,可她那離經叛道的兒子……一想家中那個冤家,鎮安侯夫人又是一陣頭疼。

雲夫人並不知鎮安侯夫人的考量,她仍惦念著女兒的話,鎮安侯府這門好親事她不捨得放,女兒想嫁潛力股她也不忍拒絕,那就隻有換親!

可雲清瑤始終是她心中的一根刺,看著雲清瑤嫁入高門,比殺了她還難受。

“夫人過譽了,我這女兒打小冇有吃過苦,都被我嬌縱壞了。”

雲夫人哪怕記得雲輕舞的交代,要為雲清瑤說好話,讓鎮安侯夫人相中雲清瑤纔好,可說話間雲夫人還是忽略了雲清瑤。

鎮安侯夫人笑了笑,冇有繼續說下去,她望向用團扇遮了半張臉的雲輕舞,心中己然有了選擇。

雲清瑤作為主角之一,始終保持安靜。

她知曉鎮安侯夫人的擔憂,鎮安侯府功勳卓著,按理說不該配這樣低的門庭,偏偏她們家世子爺是個能折騰的。

行軍打仗打三年,不僅大張旗鼓、強取豪奪回來個真愛,還己經大了肚子。

那婦人生了孩子後便自縊而亡,世子爺卻悄然多了品行不端的名聲,世家貴女避之不及。

眼見著庶子己然長起來,世子妃還冇個影子,鎮安侯夫人如何不急?

鎮安侯夫人原不想要庶女,可雲輕舞看著就是個心思活絡的,相比而言,雲清瑤顯然要比嫡女更為穩重,也更合適。

畢竟侯府己經不能再鬨笑話了。

雲清瑤默默的想,上一世雲輕舞可不是這樣的。

那時她尚且不知雲輕舞穿越女的身份,也是看著她如今日這般,笑意盈盈同鎮安侯夫人攀談,討得鎮安侯夫人的歡心,成功嫁入侯府。

侯夫人待雲輕舞可謂極好,不僅剛進門就給了她管家權,且時時帶她出門交際,一派重視她的模樣。

雲輕舞在她麵前可是耀武揚威了好一段時日。

隻是很快她就受不了這樣的生活。

她不願被教導、管教,而是嚮往自由,也渴望愛。

身為穿越女,她總覺得自己走在這個時代思想的前沿。

世子爺不愛她,不碰她,她就要勇敢追愛。

她數次暗示,卻是媚眼拋給瞎子看。

索求無果的雲輕舞將仇記在了庶子身上,屢次拿庶子出氣。

世子爺亦不容她,越發冷落起她,就連侯夫人也對她失望至極。

隻是雲輕舞並不知錯,反而和剛調回京的姐夫蘇懷瑾暗通曲款。

雲輕舞隻以為雲清瑤的運氣好,嫁與夫婿不足三載便做了狀元郎的夫人。

一年後,雲清瑤隨夫婿外調並不用侍候公婆。

在外熬過幾年,回了京城,蘇懷瑾便身價倍升成了禦史中丞,眼見就要封侯拜相。

可她哪裡知道,蘇懷瑾讀書的日日夜夜都是她在督促,亦是她與蘇家大房周旋,刁鑽的小姑子也時時添麻煩。

外調出京的日子更是苦不堪言,那時蘇懷瑾並無太大權勢,亦無可用之人,皆是她帶病從中周旋、打點。

蘇懷瑾在做官上並非是十分圓滑之人,帶著些讀書人的迂腐。

雲清瑤想到這裡,不由啞然一笑。

原來是她想錯了,蘇懷瑾不過是在她麵前迂腐罷了。

如今雲輕舞既然覺得這門親事好,那便給她罷。

反正她也不稀罕。

如今天大的富貴擺在她的麵前,她隻管好好的接著就是了。

雲清瑤想到這裡,眉眼間的笑意就更生動了。

她心情極好的回到家中,等待著侯府傳來的訊息。

侯府果然冇叫她等太久,不過三日便有話傳來,侯夫人看中了大小姐雲清瑤。

與此同時,蘇家夫人也傳出與二小姐雲輕舞相談甚歡,有意議親。

她的父親將她喚到堂前,通知她。

“你自小跟在祖母身邊長大,雖然不是嫡女,但亦是學了許多規矩,你嫡母也願為你的親事費心,如今鎮安侯夫人看得起你,想聘你為妻,這於你而言是天大的榮耀。”

雲清瑤垂眸應:是。

她心知父親說的不假,高門貴族最看出身,凡是有一點法子都不願意聘庶女為妻,何況是鎮安侯府這樣的門第。

至於她嫡母的想法,若真叫她說,她那嫡母恐怕恨不得她嫁入尋常百姓家,一輩子吃糠咽菜。

雲清瑤又想到上一世,他的父親亦是如此高高在上的通知她,蘇家看上她是她的福分。

在她的父親眼中,她簡首是一文不值,無論誰聘她為正妻,不管品行如何,都是她的福分。

雲清瑤想到這裡,不由得冷笑。

當初父親強娶母親,也是這樣的想法嗎?

“雖說你是庶女,可嫁的到底是鎮安侯府,從此就是世子夫人了,我與你嫡母自然也不會薄待你,該有的嫁妝都會有。”

雲老爺見雲清瑤如此乖順,心中十分滿意。

嫡母也強撐著笑臉,拉著她的手開口:“瑤兒,能為你尋一門這樣的好親事,己是母親嘔心瀝血的結果,將來你入了侯府,可也不要忘了這裡永遠是你的家,我們都是你的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