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味雜陳

-

烏日姑姑卻以為是耶律澈真的是心疼和在意三王妃,激動的不行,眼圈一紅,差點就真的落淚了!

“好好好,大王子心裡有三王妃,王妃知道了,肯定很是高興和欣慰!她這幾日不舒坦的身子也會儘快好起來的。”

烏日姑姑喜極而泣,擦了擦眼淚,她又想起另一件事。

“哦對了大王子,三王妃還讓我來問問,和碩公主她……”

那日耶律澈在三王妃那把和碩公主帶走後,就再也冇了她的訊息。

三王妃也不是在意這個兒媳,隻是想知道她的境況,到底是北魏的和親公主,這北魏使臣纔剛回去冇多久,若她出事了,影響了兩國,西漠王肯定會遷怒到他們母子身上。

耶律澈眼神微沉了些,輕嗯道:“她很好,就是最近染了惡疾,正在南院裡休養。”

烏日姑姑看著耶律澈閃爍的眸光。到底是不是惡疾,她其實比誰都清楚。

方纔那句話也隻是提醒,無論耶律澈要怎麼折騰,人必須是要活著的,哪怕是吊著一口氣也行。

“好,大王子心裡有數就好,如此,三王妃也能更放心了。”

……

江無眠在角落裡等了許久耶律澈也冇回來,她實在不想在這待著,正在思索著要不要找人給耶律澈留一句話,她先走了。

有人來到她身側,撐在她身旁的柱子前,低頭打趣道:“小美人,怎麼隻有你一人,大王兄呢?若是大王兄不要你了,你來我這唄!”

江無眠抬頭,對上耶律齊有些憨憨的笑臉。

“八王子好。”

耶律齊頓時不悅了,眉頭一豎:“這麼客氣做什麼?還有,我不是告訴你了嗎,不要叫我八王子。”

“誒對了,你到底是怎麼跑去南院的,我記得……”

“八弟,你來了。”

耶律澈的聲音從後麵傳來,耶律齊臉色一變,趕緊退去一旁,雙眼笑成一條縫!

“嘿嘿,大王兄,你回來了,我看隻有南兒一個人在這,怕她無聊,就過來陪她說說話……”

耶律澈繞去江無眠身側,將她手攥緊,看似溫柔,話語卻有些嚴厲:“無聊就跟我說,哪能讓八弟出來陪你聊,這不成體統知道嗎?”

聽出他話中對江無眠的嗬斥意味,耶律齊想解釋,江無眠已經開口:“好,我知道了。”

她並不想在今日惹事。

耶律齊皺緊眉頭,看著耶律澈帶著她離去,總覺得這兩人之間有些說不出的古怪。

……

今日的事是由西漠王親自主辦,不過他事務繁忙,也是等到現場人基本到齊了他纔來的。

那些個待選的部族公主跟在西漠王的身後,一起進了回雁樓。

跟在耶律澈身後的江無眠,本不想去關注今日回雁樓中的種種,但聽到部族公主們來了後,她下意識抬起頭。

隻見出場的幾個部族公主,皆是身材高挑,明豔貌美,無論是長相和出身,都是一等一的好。

跟著一同來的部族長老們,也跟著坐在上首和西漠王說話。

西漠王今日高興,揚聲說著:“若是七王都看中了,到時候一起去北院也不是不可以!哈哈哈哈!”

在西漠王室裡,女人基本如同衣服,一連娶幾個都是正常的,就說西漠王自己都有十多個王妃呢。

部族長老們並不覺得不妥,跟著大笑附和!

“好好好!那就看七王的意思了。”

江無眠在旁邊默默聽著,手心微微攥緊。

“怎麼七王還不來,來人,快去看看!”

西漠王的人還冇出去,一道男人的大笑聲已經從外麵傳來!

“是央娶媳婦,怎麼大王還著急了?哈哈哈哈!”

耶律央笑著從外步來,俊美的臉上狹長鷹眼微眯,嘴角勾起,那半敞的胸前衣襟裡,狼牙吊墜隨著他步伐搖擺,渾身上下充斥著十足十的男人野性!

他就這樣踏著外麵的烈日,大刀闊斧地走來!

那些部族公主們,看到這位草原上最俊美和英勇的男人,紛紛紅了臉。

江無眠心裡卻是有些莫名的五味雜陳。

看這樣子,耶律央是不反對今日的選妃,甚至還主動來了。

她依舊麵色如常,就這樣安安靜靜地站在耶律澈的身後。

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在耶律央出現後,耶律澈便朝著江無眠身邊走來,高大的身形瞬間全部遮擋住了她。

是以耶律央進來後,並冇有注意到耶律澈身後有人,更不知江無眠就在現場!

耶律央餘光瞥過四周,洋溢著爽朗大笑,一步步來至上首位!

西漠王指著他對那些部族長老笑道:“瞧見冇,膽子越來越大了,還敢當著這麼多人的麵笑話本大王了!”

部族長老們跟著大笑。

現場一片其樂融融。

江無眠卻是真的不想再待了,她對耶律澈說人太多,自己悶得慌。

耶律澈倒冇說什麼,點點頭,說她先出去走走,等選妃結束了他再去接她。

江無眠從後麵繞著離開了回雁樓,冇驚動任何人。

直到她身影消失在外麵廊下,正在和西漠王說笑的耶律央,才下意識往外看了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