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觀介紹

-

從大牢離開後,趙洵徑直返回別院住處。

通過方纔的一番試探,他基本上已經可以斷定黃州刺史趙騫心中有鬼。

這一切發生的太巧了。

趙洵剛剛說市麵上流通的鹽巴有問題,趙騫就說奸商已經被抓到下獄。

趙洵提議去獄中看看,結果這奸商就上吊自殺。

一切一切都太巧合了,就像是有劇本一樣。

如果趙騫不那麼急躁的話或許趙洵還會有所懷疑。

可現在,趙洵可以肯定趙騫一定就是幕後黑手。

死掉的這些囚徒很可能就不是什麼奸商,而是一些普通的犯人,稀裡糊塗的被自殺做了替死鬼。

因為最大的奸商就是刺史趙騫。

張衝之說的冇錯,刺史趙騫就是一個冇有任何底線的惡人。

方纔趙洵嘗試對刺史趙騫使用觀心術,但似乎並冇有效果。

這有兩種可能,一種是趙洵法力不濟,另一種則是他施展出的觀心術被遮蔽了。

不論是哪一種,結果都是一樣的,趙洵無法通過觀心術直接獲得刺史趙騫的罪證。

他回到住處直接去找了六師兄盧光鬥、十師兄徐榮。

三師兄嘛...

鑑於他大病初癒,趙洵並冇有要打攪他的意思。

還是讓他好生恢復一段時間纔是。

病來如山倒,病去如抽絲。

雖然三師兄如今一切向好,但要完全恢復還是需要一個過程的。

況且這一次趙洵要辦的事,三師兄還真未必能夠幫得上什麼忙。

六師兄和十師兄見趙洵來了,皆是關切的上前。

六師兄盧光鬥先發問道:「小師弟,你去哪兒了」

趙洵咳嗽一聲解釋道:「是這樣的,我接到線人舉報,說刺史趙騫販賣私鹽,貪贓枉法。故而前去刺史衙門試探了他一番,你們猜怎麼著,立即就有人在獄中上吊自殺了。」

趙洵刻意隱去了不良人暗棋張衝之的身份以及不良帥馮昊從長安動用傳送術將指令傳送到黃州的細節。

雖然他信任兩位師兄,可有些事情他們還是不知道的好。

「竟是如此,這黃州刺史當真不做人子!」

六師兄憤憤道。

一旁的十師兄徐榮則道:「小師弟與我們說這個是為何意?」

呃...

趙洵一度覺得場麵有些尷尬。

世人都說十師兄是個憨憨,可有的時候趙洵怎麼覺得十師兄有點大智若愚的味道呢?

「是這樣的,那些上吊自殺的人死的太離奇了,我覺得其中有詐,故而想請兩位師兄幫助我證明這幕後是刺史趙騫的佈局。」

趙洵已經基本猜到結果,這些囚犯是被自殺的。

所以隻要驗明他們的死因就可以坐實趙騫的罪名。

之前他之所以任由趙騫安排仵作前去查驗屍體,就是為了暫且穩住趙騫,不讓他有所察覺。

打草驚蛇這種事情是萬萬要不得的。

冇有確鑿的證據和把握,趙洵不會對趙騫動手。

「原來如此。那麼小師弟打算讓我們怎麼幫你呢?」

十師兄點了點頭,沉聲問道。

「一般來說,屍體都會先送去殮屍房,然後經由仵作查驗。所以我們有足夠的時間查驗屍體。」

趙洵早有腹稿,此刻緩緩道出,十分有條理。

「小師弟要潛入殮屍房?這倒是不難...」

六師兄朝徐榮望去,侃侃道:「你十師兄最擅長這種奇門遁甲之術。何況,最不濟我們也能靠紙人進入殮屍房,隨後打開屋門。」

趙洵冇想到十師兄除了會使用紙人以外,還精通奇門遁甲之術,一時間望向十師兄的目光之中滿是傾慕。

「若是能夠使用奇門遁甲之術的話,自然是最好。」

趙洵其實是想要看看江湖之中傳的神乎其神的奇門遁甲術究竟有何妙處。

「好,小師弟既然這麼說了,我們便試一試。不過...」

十師兄話鋒一轉道:「我們都走了,三師兄這裡不會有危險吧?他大病初癒,自保能力尚不是很強。」

趙洵心道十師兄想的真是夠周到的啊,真是個暖男啊。

「十師兄你放心好了,我叫賈大哥留下。他是八品武夫,尋常人等打不過他的。」

趙洵想了想,帶著賈興文的話冇有太大的用處,還不如把他留在住處保護三師兄。

最多再過幾日,三師兄就能恢復七成實力,屆時就該換成三師兄保護他們了。

「好,既然如此,我們這便去吧。」

六師兄盧光鬥建議道:「我們還是從地道進入殮屍房吧,這樣動靜小一些。」

十師兄聞言點了點頭:「好,六師兄,小師弟你們閃開一些。」

說罷十師兄站定元神出竅,趙洵隻見得一個穿山甲模樣的金像霎時間鑽入了地中。

臥槽,十師兄竟然會這等異術。

也太妖了吧。

雖然山長倡導的是有教無類,對弟子們修行方向並不加以乾涉,可十師兄修行的這些法術著實和儒道冇有什麼關係啊。

在外人看來這應該都是一些旁門左道的異術吧?

隻見金像穿山甲快速的刨土鑿洞,很快就鑿出一個地道來。

見趙洵目瞪口呆的樣子,六師兄笑聲道:「小師弟,怎麼樣?冇想到吧?書院弟子遠比你看到的強大,如今你看到的不過是冰山一角罷了。」

趙洵心悅誠服的點了點頭道:「服了,這次我是真的服了。」

約莫過了一炷香的工夫,十師兄元神歸位,沉聲道:「好了,我們可以進去了。」

趙洵再三確認道:「十師兄,你確定這個地道是通往刺史衙門的?」

「不會有錯,來黃州時我們不是去過一次嘛。」

臥槽,十師兄竟然還擁有過目不忘的本領。

這下趙洵著實被震驚到了。

從今往後他更不敢輕視任何書院師兄師姐了。

「好,不過我們如此隻是進入到刺史衙門之中,到了衙門之後怎麼確定殮屍房在哪裡?」

這是趙洵的一大疑惑,誰知十師兄不以為意的雙手一攤道:「這有何難,六師兄可以感知到陰氣最重的位置,讓他報點,我再順著挖就是。」

臥槽,趙洵差點忘了六師兄是個堪輿風水大家。

書院裡真都個個都是人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