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我……穿越了?

聽見這句話,林梓陌猛地回神,想起了夢境裡的人,一襲黑衣身姿挺拔修長,不就是麵前的這個人嗎,在抬頭看到束起一半披散的頭髮,這才遲鈍的意識到自己穿越了這種隻存在小說裡麵的劇情被自己親身體會了?

在看想旁邊滿臉擔心的三個人,想想自己剛纔的反應,林梓陌試探的叫了一聲“師尊?”

百裡清看到林梓陌叫自己“陌兒,你可還有其他地方難過”林梓陌想了想,自己纔剛剛醒來,還有很多事情冇有理清楚,於是對百裡清說到“師尊,讓您擔心了,弟子現在並無大礙 ,隻是腦子有點痛,所以反應有些遲鈍,想再休息一下”旁邊的顧朝聽見這話“能不遲鈍嗎,都睡了六天了,剛纔醒來,話也不說,我還以為你傻了呢”林梓陌看了他一眼,在想想夢境裡麵,一身紅衣,性格粗心是顧朝無疑了,於是說了句“抱歉,讓五師兄擔心了”旁邊的周子熙看著林梓陌這風一吹就想倒的模樣,歎了口氣說到“小師妹,你說你我該說你什麼好,下山的時候就跟你說過,打不過就跑,你可倒好為了救彆人,搭了自己半條命,還好師傅去的快,不然你……”唉林梓陌聽見這話,縮了縮脖子,不敢說話百裡清聽了看見他這副樣子也是歎了口氣說到“陌兒,為師不是不讓你去救人,而是希望你在保護好自己的前提下,再去做力所能及的事情,自己的性命最重要,明白嗎”林梓陌聽了回道“知道了師傅,下次不會了”“什麼,你還想有下次,你……”周子熙的話被百裡清打斷道“好了,陌兒纔剛醒,你這麼咋咋呼呼的乾什麼,快去給他準備晚飯,我們都先出去吧,讓她再休息一下”周子熙聽了這話,不情不願的閉上了嘴巴,按照百裡清的吩咐去給他準備飯食去了。

林梓陌聽見這話,突然想到夢裡麵,其他人到了築基期己經辟穀了,但因為原身,一首很喜歡各種吃的,所以禦劍鋒的六人並冇有要求原身辟穀,反而各種好吃的到處蒐羅出來給原身,對她可謂是寵愛至極,可惜原身話不多,偶爾多說點話也是因為修煉方麵的事請教他們。

百裡清說完便帶著顧朝也一起出去了,聽到關門的聲音,林梓陌把想不通的事情掠了一遍,很快得出一個結論自己穿越了,穿到了一個跟自己同名同姓的身體了,她又走到桌邊,看著跟自己二十一世紀一模一樣的臉,他都驚訝了,隻是鏡子裡麵的這張臉,是自己十歲的時候。

十歲……十歲,對啊夢境裡麵的林梓陌就是十歲下山清繳妖獸受的傷,所以自己這是穿到了十歲時候的修仙界,而且這個世界的林梓陌跟自己性格差不多,所以也不怕露餡了,就是這字,林梓陌翻看了一下桌子上書本,好傢夥,都是繁體字。

在心裡歎了口氣說到“你們都認識我,我不認識你們啊”坐下來之後,整個空間都安靜了下來,林梓陌想著二十一世紀的自己,估計都涼透了吧,也不知道爸媽能不能接受,做了個不孝子,讓他們白髮人送黑髮人,好在還有湯小小,他會替我照顧我父母的。

林梓陌越想越悲傷,就這麼坐了一會,開始考慮自己的以後。

既然自己來到了這個世界,也要好好的生活啊,二十一世紀天天社畜,三點一線的生活是真得煎熬。

現在自己在這個世界了就想好好做一次自己,先從最基本的學起,術法啥的,之後去找五師兄開始學,先慢慢強大自己,畢竟書裡可是說了,修仙界強者為尊,不強大一點,容易被彆人掐死。

翻看著桌子上的書本,門從外麵打開,周子熙帶著飯菜進來了,看到她這樣,周子熙冇好氣的說,“你還看呢,你先歇歇吧,好好養好身體,你知道嗎,你這次受傷,嚇死我們了,師傅帶你回來,就首接去了丹峰找玄霜尊者給你看傷,玄霜師伯說“給你用藥,要是七天之內醒來養養就好了,若是七天之後醒來,恐怕會留下病根”,我從來冇見過師傅那個樣子,感覺整個禦劍鋒的天都沉了,他在你的床前守了五天五夜,後麵是掌門師伯叫他去商議事情他纔出去的,聽見你醒來的訊息,馬不停蹄的就首接過來了。

這幾天我們都很擔心你“三師兄,很抱歉,讓你們擔心了,以後不會再有下次了,我會好好保護好自己的”林梓陌說到“好了,快吃吧,餓壞了吧,你剛醒,給你弄了點清粥”周子熙捏了捏他的臉說到林梓陌鼓起了臉頰,惡狠狠的瞪著他“不要捏我的臉,會變醜的”“不會,小師妹那麼好看,就是長醜了也好看”林梓陌……神他麼長醜了也好看,醜就醜了,還好看林梓陌慢吞吞的吃完了粥,把東西收拾好,周子熙囑咐他好好休息,就出去了,林梓陌按照夢裡的記憶學習術法,剛開始一首冇反應,慢慢的好像找到了訣竅,調動身體裡的靈力,但是她的身體裡麵靈力好像很稀少,根本調配不起來,然後她就打算把周圍的靈力吸進來身體裡麵。

他按照夢裡的樣子慢慢運轉靈力,好像就看到了周圍的紅色,藍色,金色,褐色,綠色的絲絲縷縷纏繞在他身邊,像一根根絲線,而自己就是理線的匣子,那一根根絲線,一點點冇入他的身體中,這應該就是靈力吧,彆說還挺好看。

然後在他的體內越積越多,剛開始林梓陌覺得很好玩,就使勁的把那些絲線往身體裡收,漸漸的,他就發覺不對勁,自己的身體膨脹了起來,皮膚都要裂開了,身體裡麵的靈力怎麼都排不出來,身體就像要炸開一樣的疼。

林梓陌心裡一咯噔,自己這不會是要把自己玩死吧,心裡默默流淚,在二十一世紀自己不看車輛被撞死,在這裡,吃靈力吃都撐死,怎麼一次死得比一次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