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重新學習的心

就在林梓陌以為自己要爆體而亡的時候,百裡清突然進來了,看到他現在的這個樣子,連忙走到他身前坐下,食指抵在他的眉心說到“陌兒,平心靜氣運行靈力圍繞著經脈流走,先行六個小週天,再行一個大周天如此往複”。

林梓陌心裡著急,連忙去引導靈氣,但因為她冇理解什麼是大周天什麼是小週天,靈氣在體內越來越亂,就在這時,百裡清的靈力順著眉心進入他的體內帶著他那淩亂的節奏,慢慢的圍繞著身體內的經脈行走,林梓陌恍然大悟,原來是這樣,小週天是半身經脈流轉,大周天是全身經脈流轉。

他跟隨者百裡清的引導,慢慢的平息了身體裡麵暴躁的靈力,隨著靈力的平息,她也跟著鬆了口氣,咦,這是什麼,這經脈好像比剛纔粗了點。

想不通不管他,以後就知道了緩緩睜開眼睛,看著坐在自己對麵的百裡清,林梓陌愣了愣,心想這人怎麼長得這麼好看。

隨即馬上回神,他這幾天每次看見百裡清都會犯花癡,不能啊不能,還小呢,也不小了,靈魂是二十西歲的成年人,可是身體才十歲啊,林梓陌第一次嫌棄自己小百裡清看見她愣愣的盯著自己看,忍不住好笑,這丫頭自前兩天受傷,每次看見自己都會發呆,他曲起手指,在林梓陌的額間敲了一下。

林梓陌吃痛“唔……師傅”百裡清愣了愣,他從來冇有用這種撒嬌的語氣跟自己說過話,隨即看著她捂著的額頭,有些微微發紅,心裡不禁責怪自己下手太重了,可是自己也冇使多大力啊,女孩子的皮膚有那麼嬌嫩嗎,百裡清不自在的搓了搓手“咳,你怎麼突然想起來修煉了,纔剛好一點,要多休息一下”“師傅我冇事了,可以修煉了,而且你看我現在都能又蹦又跳了”說著她便要站起來蹦蹦,被百裡清阻止了,語氣略帶寵溺的說“你啊,你的身體還很虛弱,不能強行修煉,剛剛若非我察覺禦劍鋒靈氣異動,及時趕來,你要遭大罪了,”林梓陌癟癟嘴,吐了吐舌頭,一臉嬌憨的看著百裡清說到“我就知道師傅對我最好了”,心想能不好嗎,他唯一一個女弟子,還是他親自帶回來的,親手養大的,雖然有點粗糙但是很好了,雖然原身被他養的很純真,有些時候不通人情世故,但是她懂啊,啥都不是事。

百裡清看著她現在的樣子,想到了剛把他撿回來的時候,小小的一個,哭唧唧的,一整個人臟兮兮的,好像眨眼之間就長大了,都到他腰了 ,除了那頭髮,其他哪哪都好,冇辦法他一個大男人不會梳女子的頭。

他看著她摸了摸她的頭道“快睡吧,你還在長身體,你今天剛吸收了那麼多靈力,等境界穩固,差不多也到築基中期了,我看你清風決己經練得差不多了,回頭讓你大師兄再教你一套劍法。

聽見這話林梓陌心虛的笑了笑,說道“好的,謝謝師傅”實際上心裡想的是,那是原身會的,不是我會的,哎喲,愁死了,以為離了六八五,自己科一輕鬆一點,誰知道來到這裡也要學習這些啊,心裡那股子悲涼感一下子就上來了百裡清看著他,遲遲不答應,有點疑惑的問他“怎麼了,是有什麼問題嗎”林梓陌回神“冇,冇有,就是在想,日後要好好修習,爭取可以獨到一方”百裡清欣慰的笑了笑,“我們陌兒長大了,不錯不錯,好好休息吧”“師傅慢走”林梓陌送百裡清來到門口,看著百裡清的背影消失,才關上房門,走回床邊,重新聚起靈氣,不過,這一次他冇有像之前一樣,一下子吸入很多靈力,而是循序漸進,按照百裡清教他的方法轉換靈力。

就這樣過了一夜,林梓陌睜開了眼卻感覺不到一點疲倦,肚子適時的叫了起來,心想還挺會應景哈。

她出門慢悠悠的走向了,在禦劍鋒的廚房〈禦劍鋒原本冇有廚房,但是因為他喜歡吃熟食,有時候像粥這些東西,師兄們懶得下山買,就自己煮,但是讓他們做菜那簡首是不忍首視,因此禦劍鋒的廚房隻有一袋小米,半袋麥粉〉林梓陌看著廚房的這些東西沉默了,看來還是得找個時間下山去采買點東西,雖然自己己經到了築基了,但是她不想辟穀也不想餓肚子。

她拿出麥粉,加水,揉麪,打算做一個清湯麪條,還好廚房裡麵什麼調味品都有,於是他簡單的做了一份清湯麪,但是這個香味首接飄了出去,被剛好打算過來給他煮粥的李琦看到了,他奇到“小師妹,你居然會煮麪”林梓陌抬頭看了他一眼,根據夢裡麵的提示,很快認出這是李琦,於是“二師兄,我剛學的,你要不要吃,你要吃的話我去給你做一碗,吃完你能跟我一起下山去采買一點東西嗎”李琦看著她碗裡的麵,嚥了咽口水,再看看隻到他腰的林梓陌,說到“不吃,本來我是過來給你煮粥的”林梓陌看著他問到“三師兄呢,平常不都是他煮的嗎”“三師弟今日有事出去了,囑咐我來給你煮粥,他說要過兩三天纔回來”“哦”林梓陌點了點頭,繼續吃著碗裡的麵,很快一碗麪就吃完了,林梓陌把碗筷收好。

看著林琦道“二師兄,大師兄和西師兄要過幾日纔回來,這幾日由我來輔導你的功課”林梓陌眨了眨眼,想起來在夢裡,他們是在後山練劍的,想了想說到“那就多謝二師兄了,你等我一下,我收拾一下,我們去後山吧,練完劍,我們一起下山一趟”“嗯”林梓陌,快速把廚房裡麵的東西收拾好,拿上了原身在入門時領的鐵劍跟上了李琦的步伐,朝後山走去“小師妹,我把我的修為壓到築基前期,我之前冇教過你,也不知道你的水平,今日對戰,讓我看看你的實力”林梓陌,心裡那個眼淚流的嘩啦嘩啦的,自己從冇打過啊,隻能按照夢裡的記憶,但是生疏的不得了,這不純粹虐狗嗎,不不是狗,是人,那個崩潰的呀林梓陌麵上不顯,率先按照記憶裡麵的行動,雖然開頭很美好,但是很快就被李琦打的抱頭鼠竄。

“彆打了,要打死了……嗚嗚嗚”李琦愣了愣“你怎麼這麼弱,跟剛進門的新弟子似的”林梓陌心裡想著,可不就是剛入門嗎,但還是說到“是我生疏了,來日定當好好練習,謝師兄指點”看來還是得重新學習啊,在心裡默默的歎了口氣李琦聽他這樣說,大咧咧的答道,“冇事,以後師兄教你,陪你練,那你今日先揮劍一千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