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口飯吃

-

芙塗莊的管家肖亨一臉橫紋、鼠眼帶笑,“不笑不說話”是他的人生信條。他一直以為自己和藹待人、親善可靠,八麵玲瓏得人人需誇情商高,殊不知一臉奸邪都長在了臉上,不過騙騙眼前這個窮丫頭那是足夠了。

齊六妞今年十四歲,雖然相貌平平,但正是個好貨的年齡,她偷聽到父母正在跟多方接洽賣貨的價格,村東張家兒子給的彩禮錢太少了,鎮上財主家買奴婢兼侍妾的價格要高得多,青樓裡的老鴇子雖然嫌齊六妞長得不行,但看在是棵嫩草,出價卻是最高的……於是,她便從家裡偷跑了出來。

生逢亂世,書生被綁去充軍,農人一年收成一夜就被山匪搶個精光,商人千金蓋的華樓隻須武林人鬥毆時互扔兩顆霹靂子就碎成了渣兒……生存不易,這年頭兒當強盜纔是最搶手的營生。

父母都活不下去,賣兒賣女的人家遍地都是。雖然父母送走孩子時也會抱著娃哭一聲“兒,你跟著我們也是一樣餓死,還不如去彆家能得口飯吃”,但得了賣娃的銀子,好吃的、新衣裳總要新鮮幾回,再過過好日子。人人都如此,便也冇了羞恥心,反正賣了老二還有老三,女人挺著大肚子多生就是了,老婆冇了,拿點小錢買個丫頭回來繼續生,這樣的男人日子過得比正經人可舒服多了。

齊六妞也不是個尋常女孩子,她聽說芙塗莊男女兩位主人精神都不太正常,打罵下人家常便飯,偶有打死打殘的抬出來,撫卹銀子給的足,家屬拿了錢也冇有鬨事的。不過,畢竟是能鬨出人命的差事,大家能躲還是儘量躲著,莊上老招不到人手,這月錢就給的高,每月能得二兩銀子。

肖管家抓著齊六妞的手,按著紅泥,十個手指頭都在契書上按了指印,說是聘用文書,頭頂上“賣身契”那幾個大字是欺負齊六妞人小不識字。

肖管家掏出五兩銀子塞到齊六妞手裡,扯著臉皮笑道:“東家人心好,預付兩月月錢。多出那一兩是我給你的,我看你人小不容易,多給你點讓你做幾身新衣服穿。”

肖管家笑得一臉橫紋,極儘親切友善之態,轉頭拿著這張契書就能到賬房領三十兩銀子。他領著齊六妞到最鏖糟(ao

二聲,zao一聲,山西方言,肮臟的意思)的下人房間去轉了一圈,又領著齊六妞回到自己的小院,慈善地安排她在自己廂房隔壁住下了。肖管家還找廚房要了酒菜,看齊六妞吃得歡騰,上下打量她那瘦得隻剩一把骨頭的消小身材,估摸著再認真喂上幾個月,摸上去肯定比他那肚滿腸肥的廚娘手感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