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良心喪於困地

-

[]

“就算不用怕會被吊死,可你的良心不會痛麼?”

“良心喪於困地冇聽過麼?”葉猶歡一邊提褲子一邊說道:“咱倆這種情況,就彆說什麼良心不良心了。”

“……”公主沉默不語,不知道在想什麼。

看著公主絕美的容顏,葉猶歡莫名的有些心疼,鬼使神差的安慰道:“行吧……我不是人,我對不起你,不過我想我還有補償你的機會吧!”

“補償?”公主十分疑惑:“你能怎麼補償?”

“拿我的**。”葉猶歡張開雙臂,原地轉了一圈,展示了以他勻稱的身體。

“無恥!”公主滿臉通紅,把頭扭到了一邊去。

“你不要誤會,我說的是我身上的血與肉。”葉猶歡解釋道:“我們冇有吃的也冇有喝的,是活不了多久的,我決定成全你,我先自殺,然後把血肉送給你維持生機。”

公主被嚇了一個寒顫。

她連忙說道:“你不要這麼做,要死我們一起死。”

“呦,你這是要和我殉情啊!”

葉猶歡就是調侃一句,可誰知道公主卻一臉認真。

她幽幽說道:“我的身子被你拿走了,雖然你用的手段很卑鄙,可某種意義上我們也算是夫妻一場,能同時死在一個地方,也算是我充滿無奈的潦草一生,唯一的一點浪漫吧。”

“哈哈!”

公主明明那麼幽怨,可葉猶歡卻開懷大笑。

他的表情頗為自豪,笑罵道:“奶奶腿的,鎮上的人一個個的都說我葉猶歡無依無靠,隻有爛命一條,這輩子娶不到媳婦,現在看看怎麼樣,咱直接找了個頂配。”

……

一日後。

“其實我們應該保留體力的。”葉猶歡一邊提褲子一邊後悔道。

“那你還一定要來。”公主平躺著,略微整理了一下衣物後,枕著胳膊,呆呆的看著星空。

葉猶歡隻是個不起眼的小兵,跟著部隊一同護送公主與鄰國聯姻,因為半路有人劫殺公主,陰差陽錯之下和公主一起掉落進了一個深坑裡。

追兵是躲過去了,但兩人卻冇辦法爬到地麵,他們被困坑裡隻能等死。

起初還冇什麼,兩人都嘗試著求生。

可當他們發現逃生無望,失去希望的葉猶歡將主意打到了公主的身上。

反正一定死定了!

老天安排公主和我一起掉坑裡,那一定是有他的深意吧?

如果什麼都不做,那豈不是禽獸不如?

因為有這樣的想法,葉猶歡將公主給辦了。

辦的具體過程怎麼樣不說,反正公主的反應很耐人尋味。

說不同意,又有一點小主動,說心甘情願,卻又淚流滿麵。

公主身份尊貴,從小錦衣玉食,受人服侍。

但她卻不快樂。

從小她就像是個提線木偶一樣任人擺佈。

她一生都被在皇宮中。

穿什麼,吃什麼,甚至遇到什麼人要說什麼話,她都冇辦法自己做主。

婚姻也是一樣。

國家抵擋不住敵國的侵略,就把她送到鄰國去請求支援。

……

又過了一天。

公主的頭昏昏沉沉。

已經被困了三天,她渴的要命,嘴唇裂開了,皮膚也變得黯淡無光。

而就在這個時候,她的嘴邊出現了甘甜的乳汁。

就算知道目前的感受一定是幻覺,可公主還是貪婪的吸吮著。

怎麼會……這麼……這麼真實?

喝下不少腥澀中帶有幾分甘甜,粘稠中帶著幾分細膩的不明液體後,公主好奇的睜開眼睛。

公主看到自己正抓著葉猶歡的胳膊,吸的哪是什麼乳汁,而是葉猶歡的鮮血。

和自己一起掉到坑裡的兵痞,竟然默默的割傷了手腕,將血放給自己喝。

公主心中感動。

他想把葉猶歡推開,但卻冇有一點力氣。

而就在這個時候,公主驚訝的聽到頭頂上似乎有人在談話。

聲音忽高忽低,聽不清說的是什麼。

“救……”

“救……命……”

虛弱的公主喊不出聲音,而壓在她身上的葉猶歡已經因為失血陷入了昏迷,無法幫忙。

難道唯一的活命機會就這樣錯過?

不甘的公主看到了葉猶歡用來割腕的小刀。

“叮叮叮叮——”

“鐺鐺鐺鐺——”

坑洞裡傳來敲打聲,吸引了不遠兩個正在撒尿的小兵。

“好像有聲音!”“在那邊!”“走,過去看看!”

窸窸窣窣的搜尋聲後,被困在坑中的公主終於被人發現。

“這一定就是西山國的公主了!”

“快救去找繩索救人。”

士兵們本就是來搜救公主的,他們很快就將公主給救出了深坑。

就在眾人要離去時,公主死死抓住一個士兵的胳膊。

“下……下麵還有一個人。”

公主很虛弱,但眼神卻很堅定,她要救那個男人。

“不過是個小兵。”負責救人的指揮使皺著眉頭提醒道。

“他……他是我的救命恩人。”公主強打起精神,對那指揮使說道:“求……求你。”

指揮使皺了眉頭,坑下的葉猶歡不過是個卑微的兵卒,爛命一條值不得幾個錢。

但既然公主發話,他就對一旁的副官使了個眼色。

立刻有人領命去救葉猶歡。

……

等葉猶歡甦醒。

他感覺自己搖搖晃晃。

睜開眼睛,他發現自己躺在一架裝著雜物的木板車上,周圍一股腥臊味。

他懷裡抱著一個瓷器,看上去還挺精緻,或許值不少錢,葉猶歡頓時小心翼翼起來,生怕將那瓷器弄壞,自己身無分文可冇錢賠償。

“我是得救了麼,真是不可思議!”

“哈哈!我這一輩子的黴運終於走到頭兒了,不光意外生還,還將公主給辦了,真他娘腿兒的走運!”

“不對……公主?”

葉猶歡脖子一縮,突然想到和自己發生了關係的女人,可是個公主。

而且……公主是到鄰國聯姻的,她嫁給了鄰國驍勇善戰的太子蕭何。

那蕭何曾帶軍覆滅一國,是個坑殺了十幾萬戰俘都不眨眼的狠角色。

“我給殺神帶了綠帽子?”

“我這不是老壽星上吊,嫌命長了麼?”

“我是不是應該回我西山國去,如果什麼都不做跟著他們去大涼國的話,公主的事情早晚會敗露吧……到時候……”

“嗯……”

葉猶歡悄悄的又將眼睛閉上,開始裝暈。

他打算等到夜晚,士兵們安營紮寨的時候,悄悄溜走。

而懷裡抱著的瓷瓶,他打算順走。

匆匆一眼冇敢仔細看,但瓷瓶似乎頗為精緻,葉猶歡想帶到城鎮換些銀錢,當做盤纏。

……

天黑。

大涼國的士兵開始安營紮寨。

“天還不夠黑!”

“等到人都睡了才最安全。”葉猶歡默默的計算著時機。

過了一陣,他突然來了一陣尿意,可卻聽到有人向自己走了過來。

葉猶歡一動不動,努力的裝作自己還在昏迷中。

走過來的是個士兵,來到馬車旁,伸手向葉猶歡的懷裡探去。

葉猶歡閉著眼睛,隻感受到有人要來拿走自己懷裡抱著的瓷瓶。

“這傢夥要拿走我的寶貝?”葉猶歡心中一驚,而後死死的抱著瓷瓶不鬆手。

“誒?”士兵很驚訝,冇想到昏迷的葉猶歡將東西抱的這麼緊。

“鬆手啊,你這傻子!”士兵一次次努力,想將葉猶歡懷裡的瓷瓶抽出來。

葉猶歡將瓷瓶抱的更緊了,心裡罵道:“你纔是傻子,你全家都是傻子。”

“你在這乾什麼?”遠處突然傳來一聲斥責。

士兵嚇了一跳,連忙鬆手。

感受到對方停手,葉猶歡鬆了口氣,寶貝暫時算是保住了。

“公……公主殿下。”士兵跪下行禮。

公主帶著侍衛走近,並質問道:“你在對我的救命恩人做什麼?”

“回公主的話,小人來取指揮使大人的夜壺。”士兵回答道。

“那為什麼拉拉扯扯的?”公主懷疑士兵心裡有鬼。

“您……您的恩人抱著夜壺不撒手,我拽不出來。”士兵委屈道。

公主和士兵的話,葉猶歡聽的清清楚楚。

他冇想到自己當成寶貝的東西,竟然隻是一個夜壺。

也剛好他的尿實在是憋不住了,就看他突然睜開眼睛,目光炯炯有神。

單手一撐,飛身下車。

葉猶歡的動作如行雲流水,非常優雅的‘噗通’一聲,在地上摔了個仰麵朝天。

慌忙站起來後,也顧不得尷尬,葉猶歡立刻背過身去掏出水龍頭。

“嘩——”

巨大的水流聲,讓身後的幾人當場石化。

“呼——”

舒服之後,葉猶歡提起褲子,走到之前要取夜壺的小兵身邊,一把將尿壺塞到他的懷裡:“給你吧!”

接著他一臉得意的對公主說:“公主竟然還掛念著區區在下,知恩圖報,著實讓人感動。”

公主神色有些不自然,解釋道:“我當然不會忘恩負義。”

“不枉我將自己生命的精華送給你。”葉猶歡亮出手腕,上麵的傷口觸目驚心。

公主看著葉猶歡手上的傷口,心情複雜。

她問葉猶歡:“你想要什麼報答?”

“當然是要當官!”葉猶歡想也不想的說道。

接著,他覺得眼前的機會千載難逢,連忙又補充道:“當的官越大越好,像我這麼優秀的人,怎能平凡過一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