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四章鎮壓

-

[]

羅天工是降魔家族唯一一個對鎮妖之法有所瞭解的人。

當他看到那熟悉的五個圖標,神態異常緊張:“原來鎮妖之法至今仍在生效。”

葉猶歡上前問道:“前輩對鎮妖之法有所瞭解?”

羅天工沉聲點頭後,便向寺廟之內走去。

幾人進入寺廟後,羅天工對葉猶歡幾人詳儘訴說了關於鎮妖之法的事情。

原來這門技藝早在二十幾世之前便無人再修了,隻不過各代族長會將技藝繼承下來,可無人知道它實施起來到底會是什麼樣。

“羅前輩,從壁畫上看,這門技法需要由五位大師共同操作,請問在短時間內,能夠找到這樣五個人嗎?”

羅天工無奈搖頭:“這門技法實數高難,即便是我想要研習下來,也需假以時日,目前降魔家族應該是無人能夠在短時間內學成此法。”

葉猶歡思索片刻:“那羅前輩,不知……”

羅天工看著葉猶歡,他明白葉猶歡所說,不等葉猶歡完全表達出來,他便直言道:“此乃天下蒼生之浩劫,也是我降魔家之己任。這等危機時刻,即便是外門人士,隻要能學成,都可以來我降魔家嘗試,我們廣納賢才。”

此話一出,葉猶歡和英達對視一眼,都有意前往長嶺山學習鎮妖之法。

半月內,守在聖人山的眾人並未發現小森的蹤影。

而葉猶歡、英達、竇琉璃及十五位世間高手,在降魔家族的公開召集下,前往長嶺山,拜為外姓弟子,學習鎮妖之法。

十八人的隊伍,在學習進行到第十天時,僅剩下七人。

在第十五天時,便最終選定了五人,分彆是降魔家羅天工、羅煞風、葉猶歡、竇琉璃和姑蘇國老將程成已。

五人再次啟程前往朝西國,嘗試將大鼎鎮壓的妖獸加固。

當學成的五人抵達朝西國時,地表下已經表現出了明顯的震動,這讓他們確定,妖獸正在波動,已經有了將要現世的跡象。

羅天工見狀,不由說道:“怪不得聖人山的妖獸這麼安靜,這半月來,它一定是在集結力量,想要這方壺徹底大亂。”

葉猶歡讚同羅天工的想法:“不錯,以他現世之初殘暴的表現,它絕對不會突然銷聲匿跡,這些妖獸之間,一定存在著某種連帶。”

幾人再次勘察過寺廟周邊的情況後,便開始圍在大鼎周圍佈陣施法。

法陣之初,還是一切平常,但是當進行到中期時,紮在地上的大鼎竟突然騰空而起,在空中高速旋轉,並伴隨著劇烈的震動,大鼎似要炸裂一般。

這個現象在陣法秘籍上並未記載,五人都有些驚慌失措。

但好在能夠學成陣法之人,都是心態極為優秀的人,五人麵對異常,並未表現出驚慌。

反而每個人都更加集中精力,拚儘全力與地下的妖獸對抗著。

時間過去了三天三夜,隨著竇琉璃和程成已二人的一口鮮血噴出,大鼎又重新落回到地麵。

經此一番,五人都有不同程度的受傷,當屬葉猶歡痊癒得最快,但其餘四人,尤其是竇琉璃和程成已二人,似乎很難再前往下一地點。

葉猶歡這時想到,靜心公主曾經在蕭何那裡給自己偷過四顆丹藥。

於是,他找到了公孫家,在多方打探後,葉猶歡終於找到了丹藥的來源,那是一個世代製丹的隱世家族所製。

在該家族瞭解到葉猶歡幾人的情況後,便給幾人提供了一種能夠快速恢複體能的藥物,但是這種藥物吃上一顆便要減少五年壽命。

除了葉猶歡,其餘四人中,羅天工本就冇有多久可活,程成已也是年過半百,而竇琉璃又不想折壽。

鎮妖之事一時間產生了極大的阻礙。

局勢僵持了幾日後,一個久違的麵孔出現在眾人眼前,他就是章魚精何子羅。

當葉猶歡看到他出現在景國,心中不由一緊:“難不成海裡的妖怪現世了?”

經過一番詢問,眾人瞭解到,以往能夠跟何子羅平靜對話的妖獸,目前已經達到了一種亢奮狀態。鎮壓它的孤島呈現出了地震狀態,已三日有餘。海中巨浪滾滾,周邊的海洋生物也無一生還,如再不鎮壓,後果將難以想象。

葉猶歡不由對眾人道:“妖獸的威力難以想象,一旦全部現世,我想誰都逃不過,如果我們抓緊去鎮壓,也許還能更加容易些。”

羅天工是第一個站出來表態的:“我作為降魔家的族長,論地位不輸任何一個君王,論年齡付下藥物後,我將第一個死去,但我願先服此藥,以救蒼生。”

羅天工服下複體丹後,曉之以情動之以理,五人又踏上了鎮妖之路。

隨後五人又一舉鎮壓下四個妖獸,但奈何程成已是個短命的將軍,在鎮壓下第五個妖獸之後,便離開了人世。

據公孫家提供的資訊,目前除了聖人山的小森外,就隻剩二仙山的妖獸尚未鎮壓了。

再次前往二仙山,葉猶歡的心情極為沉重。

雖然鎮妖之法越發嫻熟,但是五人缺一,想要順利鎮壓,也是極為困難。

當四人抵達二仙山後,便見得之前的潭水,此時已經沸騰開來,妖獸的虛影就在水中徘徊,似乎隨時準備衝上岸來。

“來不及了,鎮妖寶器已經破裂了。”

就在四人嘗試著對鎮妖寶器施法的時候,妖獸的爪子從水中探了出來,一把將背對它的羅煞風捲入水中,瞬間冇了蹤跡。

葉猶歡三人僵在原地,確信陣法已經絲毫冇有作用,隻能依靠戰力來解決問題。

三人隱秘在樹叢中,觀察著妖獸的動向。

不多時,兩隻柔軟的觸手再次從水中探出,擦拭著地麵,不斷向四周尋覓,似乎是在尋找想要阻礙它重獲自由的三個人。

當觸手行至葉猶歡身邊,葉猶歡屏氣凝神,但那觸手竟像長了眼睛一般,一把將葉猶歡捲了起來。

葉猶歡被綁在空中,一股血脈之力爆發,瞬間點燃了妖獸的觸角。

妖獸受到攻擊後,觸角馬上蜷縮起來,將葉猶歡重重摔在地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