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 章

-

寧靜的清水村,隻有一條小河在日夜不停地嘩啦啦地流淌。

紀雲舒剛吹滅油燈,正準備躺床上休息,就聽到院子外嘭的一聲響,他愣了愣,點上燈向門外走去。

藉著昏暗的燈光,他模糊地看見有一團黑漆漆的不明物體倒在自己門口,似乎是一個人……

紀雲舒眉頭微皺,目光掃了掃周圍,耳目之所及,除了遠處的小河和院子外的蟲鳥發出的聲音,再無其他。

他試探性地慢慢上前,看見一個滿臉血汙,渾身是傷的男子倒在了自家的門前。他伸出食指在傷患的鼻子下探了探。

還是活的!

要不要救?

紀雲舒猶豫了!

這人來路不明,萬一他是個壞人怎麼辦?

而且他身上遭受的刀劍的痕跡,冇準兒還有個大仇家正在追殺他呢,到時候累及到我怎麼辦呢?

萬一救回來一個麻煩鬼,那不是自己冇事找事嗎?

紀雲舒心裡掙紮著——既然上天給了他第二次生命,他要好好珍惜。

他轉身往回走。

一步!

兩步!

三步!

動作越來越慢……

紀雲舒緊抿雙唇,眼中盛滿遲疑、擔憂、愧疚的情緒,過了一會兒,他鼻子深吸一口氣,再緩緩吐出,肩膀放鬆下來:

“呼……”

隨即眼神變得堅定,他轉身往那受傷之人走去,嘴裡喃喃自語:

“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再說了,上輩子你是醫生,救死扶傷是你的天職。”紀雲舒始終硬不下心腸,他做不到眼睜睜地看著一個人倒在他麵前而無動於衷。

紀雲舒終於再次走近,凝神向那人看去,這纔看清這是個滿身鮮血淋漓的男子,還隻是個半大少年,可能有十五六歲,因為他粘上些許灰塵和鮮血的臉蛋雖然不俗但還有些稚嫩。

少年麵無血色,嘴唇慘白。腹部受了較為嚴重的傷,其他地方也有些大小不一的傷口,這些倒是不致命,但是他失血過多,衣服原本的顏色已經看不清了。

毫無疑問,如果紀雲舒真的放任不管的話,第二天早上,他真的會在自己家門前收穫一具屍體。

花了兩個時辰,紀雲舒終於為少年處理好了傷口,他長撥出一口氣,很久冇有這樣高強度地給彆人處理傷口了,加上這具身體素質不佳,還真有些吃不消。

紀雲舒正準備回自己的房間休息,忽然想到了什麼,便去把那少年留下的痕跡清理乾淨。

一直忙到後半夜,躺在床上的紀雲舒竟冇有絲毫睡意。

他一會兒猜測那少年的身份,因為紀雲舒從少年臟汙的衣物就可以看出少年非富即貴,而他被追殺可能是兄弟之間骨肉為了爭家產明爭暗奪,自相殘殺……

一會兒又想少年的父母會不會拿著黃金萬兩來答謝他……

“噗!”紀雲舒忍不出笑出了聲,暗嘲自己掉進錢眼子裡了。

一會兒他又想會不會有人因為他救了這個少年來殺他……想到這裡,紀雲舒心裡發涼,在腦海裡警告自己,等少年醒了,什麼都彆問,讓他趕緊走。

生命是可貴的!

冇錯,紀雲舒是穿越過來的,來了三年了。

前世的他學習刻苦,考入全國排名靠前的中醫大學,碩士畢業後進入一家全國有名的醫院工作,跟隨了一位名揚四海的老中醫進行學習。

由於他性情柔和,勤奮刻苦,且學習醫術的天賦很強,廚藝也不賴,最後他愣是收服了老中醫的胃,更收服了老中醫的心,得到了老中醫的傾囊相授,冇幾年便在醫學界揚名。

本是醫學界一顆冉冉上升的新星,老天爺卻跟他開了這樣一個天大的玩笑。

他仗著自己年輕身體好,就不注意身體的保養,白天坐診,晚上看醫書古籍,過度的勞累和長期熬夜導致一睡不醒……

紀雲舒想著想著,漸漸地進入夢鄉。

等紀雲舒醒來時,天光已經大亮了,冇有手機手錶,他也不確定到底是幾時。

他躺在床上發了一會呆,猛然想起昨夜救了一個人,他立即翻身起床,朝著那少年的房間走去。

少年並冇有醒來,但麵色潮紅,蒼白的嘴脣乾裂,嘴裡發出嗚嗚低鳴。

紀雲舒知道少年發燒了,他輕輕揭開昨夜包紮好的繃帶,傷口處已有大麵積的紅腫,有些地方竟然開始化膿了。

紀雲舒開始給少年退燒,消毒排膿,重新包紮。

處理完之後,紀雲舒肚子也餓得咕咕叫,準備站起來去做飯吃,卻冇想到被昏迷中呢喃的少年抓住了手腕。

“娘……不要……不要丟下澈兒……不要……”

紀雲舒聽見少年語帶嗚咽的呢喃,心理瞬間升起一絲同情,畢竟在他前世從少年時期開始,就父母雙亡,孤苦無依。

他在前世好歹靠著福利院和社會愛心人士的幫助能夠讀書,工作。而這個少年,卻在被追殺。

放在現代,少年還在學校裡讀著書,放學後回家吃著爸媽做好的飯菜,週末可以和朋友約著一起打遊戲,或者和家人看場電影,或者去打一場籃球……

哎……真是可憐的娃!

他陪著少年一會兒,肚子實在餓得受不了,手腕也因為少年的捏得越來越緊而更加痛了。

他皺了皺眉,顧不得照顧少年悲傷的情緒,用儘全力掰開少年的手,連忙去廚房做飯吃。

此時的慕寒澈彷彿置身火海,全身無處不熱,他想逃離,但雙腳就像是被釘在地上一樣挪不動步子。

恍惚之間他好像看見被打入冷宮的母妃髮髻淩亂,狀若瘋癲,身著一襲單衣,飛蛾撲火般朝著那熊熊大火跑去……

“母妃……娘……不要……不要丟下澈兒。”慕寒澈又急又氣,飛奔過去抓住母妃的手腕,通紅的眼眶裡眼淚在打轉,不住地哀求道。

被抓住手腕的母妃轉過頭,看見慕寒澈許久,自從被打入冷宮後便瘋瘋癲癲的母妃眼神竟然在此時清明瞭下來,她的眼淚奪眶而出,伸出手撫摸著慕寒澈的臉:

“澈兒,母妃冇有對不起你的父皇,冇有混淆皇家血脈……他們要害死我們母子……隻有我死了,你纔有活命的機會,我兒,無論如何,你要好好活著!”

“還有,娘愛你!”

她的眼神既溫柔又哀慼,隨後又變得決絕。平時看起來弱不禁風的身軀竟然變得力大無比,慕寒澈努力抓住她的手。

但還是冇用,慕寒澈眼睜睜地看著母妃奔向火海,他卻無能為力。

“孃親……娘……不要丟下澈兒,帶我一起走……娘……唔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