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墨大夫的覺醒

-

第1章

墨大夫的覺醒

仙界黑土仙域,一條平凡的山穀中。

溪水流淌,草木茂盛,陽光明媚,鳥語花香。

穀中三三兩兩座落著一些不起眼的竹製小樓,在其中一間陳設簡單的房間內,一名男子端坐在地。

他身穿凡人青衣,麵貌普通不起眼,誰也想不到這人便是真仙界最為傳奇的人物——韓立韓天尊。

在他麵前放著一隻三足帶蓋的小鼎,鼎身黑不溜秋,形製古拙,粗看如同凡間用來烤火的火盆。

隨著韓天尊法訣一起,小鼎的上蓋沉沉抬起。

隻見內裡忽然星移鬥轉,風雲起陸。

混沌被一刀辟開,鴻蒙萬物肇始。

清氣上升為天,濁氣下降為地。

四極五嶽,草木秀潤;江河湖海,萬物生息。

倏忽間便誕生出了一片小小世界,演化為人間百態,眾生各相……

原來這小鼎是一件仙界神物,藉助無上仙力可掌控一方虛擬世界,於無窮演化之中推測天機。

韓天尊藉助此物已感悟了無數次凡人修仙的輪迴,意圖藉此來重現玄天之寶——掌天瓶的所有秘密。

某一時刻,沉浸於推演中的韓天尊忽然心有所有感。

他目光一動,接著嘴角露出一絲輕笑。

原來是白袍如雪、清麗無雙的南宮婉款款走了進來。

她淡淡道,

“夫君,可還記得你那一位飛昇到了黑土仙域的故人朋友?”

“哦?厲飛羽嗎。”

韓天尊掐指一算,便知一二,

“看來他這次搞出的動靜可真不小呢,連道祖級彆都被驚動了不少!”

“元瑤妹子已經到那邊了,還請夫君與我同去,壓一壓那些道祖們的氣勢。”

“也好。但以厲飛羽那高傲的性子,八成是不屑於求人的。”

韓天尊略一沉吟,又道,

“不過嘛,這次畢竟是他晉升大羅境,這種仙界大事,咱們夫婦作為朋友,隨便到場觀禮一番,隻算是給故人撐撐場麵罷了。”

“還是夫君想的周到。”

南宮婉輕笑問道,

“隻是,可會耽誤這一次的推演?”

“無妨。此寶在為夫演化出第六道法則後,便一直停滯不前。天機冥冥,深不可測,如能增加一點變數,也未嘗不是好事。”

韓天尊虛指一下,小鼎蓋子便蓋了回去,於是夫婦二人攜手離去。

而那鼎中的小小世界,仍遵循原有的軌跡,自行運轉著……

未及多時,又見一個頭紮沖天辮的粉嫩女孩,追逐著幾隻木頭雕製的小貓小狗,嘻嘻哈哈的跑了進來。

那些木製的貓狗製作精巧,四蹄翻飛仿若活物,嘴裡更是發出喵喵、汪汪的叫聲,把小女孩逗得咯咯笑個不停,圍著小鼎不斷跑動。

一個不小心,女孩把小鼎撞了一下。

鼎蓋“咣啷”一聲掉落在地,內裡的光芒四散而出,吸引了女孩的注意。

她趴下身子,爬到小鼎跟前,一雙烏黑的大眼睛好奇的朝著鼎內觀看著。

小小世界的乾坤萬物好像有魔力似的,吸引著她的目光……

這一下不知看了多久。

然後她好像才忽然想起來,這東西對父親非常的重要。

更怕被母親責罵,於是她匆匆把鼎蓋一合,飛也似的帶著小貓小狗跑了出去。

隻是她冇有看到,小鼎裡的虛擬世界之中,有一個掌天瓶形狀的虛影。

被她這一折騰,那虛影碎裂成了數片,散落到了小世界各處,由此不見蹤影。

…………

鼎中小世界。

天南大陸,越國,鏡州,彩霞山,七玄門地界。

一個麵容普通的黑膚少年正從神手穀中出來,朝著穀外走去。

他表情一臉的茫然,似乎有些心不在焉,一邊走一邊還漫不經心的踢著路邊的枯枝落葉。

突然隻聽到一聲大叫響起,

“哎呦!”

少年腳下不經意踢到一物,痛到他倒吸了一口涼氣。

“是哪個缺德鬼!不講公德心,竟然亂扔廢瓷爛瓦,可把我給紮死了!哎呦……”

他抱著自己的腳丫子痛苦的坐了下去,地上很快落得一片鮮血淋漓。

隻見路邊泥土裡麵,埋著一片墨綠色的瓷器碎片,鋒利的邊緣閃爍著一陣陣綠幽幽的光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