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章 鴻蒙之力

-

“走,去看看!”

江文文也冇有詢問露潔公主的意見,直接一拉馬韁繩,帶著隊伍向棧橋方向跑去。

川蜀多土匪,為了震懾百姓,讓百姓乖乖交歲糧,土匪每隔幾年就會挑選一兩個百姓殺了立威。

江文文她們都算是在土匪的陰影中長大的。

到了東海她們才知道,原來世界上還有比土匪更加殘忍恐怖的人!

土匪一般隻圖財,害命的不多,但是遭遇海盜襲擊的村子,基本上就是雞犬不留。

因為小時的遭遇,鏢師們對土匪海盜這種掠奪他人為生的強盜,都充滿了敵視。

可惜小時候冇有反抗的能力,隻能忍著。

現在有了反抗的能力,自然不會再看著土匪海盜猖狂,隻要遇到就會出手。

特彆是海盜,金鋒早就下了格殺令,隻要確認對方的海盜身份,不用審判,可以直接就地格殺。

快艇的速度很快,江文文他們騎馬趕到棧橋的時候,快艇也停了下來。

來東海的鏢師數量不是很多,基本互相都認識,江文文朝著下船的鏢師喊道:“老闞,你們跑這麼快乾什麼,是遇到海盜了嗎?”

“江排長,你這是看不起我們啊!”老闞冇好氣說道:“遇到海盜了我往回跑什麼?該跑的應該是他們!”

“也是哦!”江文文笑著點頭。

剛纔一著急忘記了,快艇上裝載了小型重弩和投石車,速度也完全甩海盜船幾條街,真遇到海盜,該跑的的確是海盜。

“那你們這麼著急趕回來乾什麼?”江文文問道。

“我們今天又抓了一條鯨魚,我回來多叫幾艘快艇一塊去拉,要不然天黑都拖不回來!”老闞挺著腰板解釋。

“你們又抓了一條鯨魚?”江文文一聽,高興的直接在馬上站了起來:“老闞,你們也太厲害了!”

上次抓到的那條鯨魚,煉製出來很多魚油。

金鋒留下十分之一作為工業用途,十分之一送回去給九公主,讓她分配,剩下的八成,全都裝在小罐子裡分給了鏢師和東海裡的工人。

軍人的分配原則是根據軍齡和功勳。

江文文加入鐵罐山的時間比較早,鐵罐山女工經曆的幾次比較大的軍事行動,她全部參加了,獲得過一次個人三等功和三次集體二等功,以及好幾次集體三等功,又是排長。

綜合算下來,她足足分到了七罐魚油。

江文文算是鐵罐山女工中比較幸運的,當初她們家因為交不起佃租,被地主賣到了牙行。

她比較幸運,剛被買到牙行冇多久就遇到了金鋒和唐小北去牙行,於是江文文和母親妹妹一起被金鋒買走了,成了鐵罐山香皂廠的一名女工。

當時她父親已經被一個地主買走了,她和母親妹妹在鐵罐山掙了工錢後,就托守衛鐵罐山的鏢師去幫忙贖人。

一般來說,地主就算同意贖人,也會趁機加價好幾倍。

但是當時鎮遠鏢局和金川商會在廣元地界已經有了名氣,鏢師帶著錢去贖人,地主根本不敢加價,原價收了錢就把江文文的父親放了回去,在鋼鐵廠找了一份工作。

隨著九公主登基,香皂廠的技術封鎖已經冇有那麼嚴格了,工人也可以去山下和家人團聚了。

江文文的父親就在距離鐵罐山不遠的村子買了一塊地皮,蓋了一座小院子。

如今她父親在鋼鐵廠上班,母親在香皂廠上班,妹妹則被送到了免費學堂,接受義務教育,一家人過得其樂融融。

這也是江文文對金鋒死心塌地的原因。

如果冇有金鋒,她們家的下場絕對會非常淒慘。

上次發的魚油,江文文自己留下兩罐,剩下的五罐通過供銷社網點寄回去給親人了。

前幾天她收到了妹妹的來信,說她父母又買了一些海帶,和魚油一起送回了廣元老家,給老家的族人們每人分了一點。

族人們聽說魚油是從山一樣的大魚上提煉的,都激動壞了,非要推舉江文文的父親當族長,還把江文文的名字寫入了族譜。

封建時代,女性上族譜一般都是以某個男性族人的妻妾的身份,但是江文文卻和男性一樣,以江家子弟的名字被列入族譜的。

江家在當地雖然族人很多,但基本上都是佃農,江文文現在是娘子軍裡的排長,已經是江家曆史上最有出息的一個了。

九公主登基之後,鏢師和女兵的地位越來越高,之前欺負江家的那些人,因為江文文的存在,再也不敢欺負江家了。

打土豪分田地的時候,都是江家先選地。

所以江文文不僅被列入族譜,還是同輩子弟中最前麵的一個。

這在江家是頭一次,絕對稱得上是光宗耀祖了。

雖然江文文明白,族人這麼做是在捧她,想從她這邊得到一些照顧和好處,但她隻是個尋常姑娘,很享受這種被族人們捧著的感覺。

所以在不違反規定的情況下,她也願意照顧一下族人。

收到妹妹的來信之後,江文文就想著再弄點魚油回去給族人,結果大家的情況都和她差不多,根本找不到多餘的。

江文文字來已經死心了,結果捕撈隊又打到了鯨魚。

那豈不是說她又可以分到魚油了?

老闞一看江文文的表情,就知道她在想什麼,故意打擊道:“江排長,這次可冇有魚油魚肉分了!”

“為什麼?”江文文問道。

“打到這條鯨魚的時候,我們連長說了,上次是第一次打到鯨魚,先生讓分魚油給大家,算是讓大家嚐個鮮,以後就不分了,想要的話隻能買。”老闞回答。

“嚇我一跳,買就買唄!”

江文文不以為意的擺了擺手。

她父母現在都是工人,她是娘子軍排長,三個人掙錢養活一個妹妹,還不用交學費,工資根本花不完。

“哈哈,還是江排長闊氣!”

老闞笑著打趣:“以後誰娶了江排長,可算是走大運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