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3章 出版小說的計劃

-

第273章

出版小說的計劃

一大早成蟜就起來了。

在驚鯢俏臉上親了口,腳步輕快的出了門。

讓驚鯢有些愕然。

這麼早起來的成蟜可不多見。

往常成蟜在她床上醒了後,都會對她動手動腳,甚至再續夜事。

雖然她很無奈,但也有些樂在其中。

可惜,今天的成蟜似乎有什麼事要做。

成蟜隨便吃了飯,吩咐了阿狸幾句,便向府裡較為空曠的前院走去。

昨晚在摟著驚鯢睡前,他回憶了一下造紙相關的東西。

帥氣的白鳳和墨鴉看到聽到後,皆是眼皮跳跳。

成蟜看了一眼拎著斧頭的天澤。

若是依照後世的造紙術,想要有成品出來,至少得個十天八天。

已經得到充分緩解,並吸收了成蟜給的靈力的轉魄滅魂,拎著水桶來到成蟜身邊放下。

這些他有不少,但成蟜強調不能過多破壞什麼植物纖維,也就是讓他劑量小些。

前院空地上。

本以為成蟜叫他過來,是有什麼任務。

成蟜輕咳一聲。

雖然零零碎碎,冇有體係,但從中也看出來造紙的關鍵。

白鳳和墨鴉倒是很自覺,主動閃現到成蟜麵前,靜靜站著。

成蟜讓天澤離開後,不由握了握手。

加上知道造紙術代表的意義,心情極好。

早上一起來,也冇睡意。

天澤的蛇臉黑紅,這些日子天天在太陽下劈柴,曬黑了。

先回來的是無雙,把一個大石槽放在成蟜身前。

不過這裡是秦時明月,很多東西工序可以先代替一下。

奇形怪狀的幾個生物,隨隨便便的站著坐著,還有兩個傢夥很喜歡站房頂。

笑道:“正好,天澤,你去剝些樹皮過來,哦對了,砍碎點,百多斤就好。”

真真是豈有此理!

天澤麵不改色離去,自己小命還在成蟜手裡握著,隻得剝樹皮去了。

乍聞成蟜找他,下意識磨了磨斧頭纔過來。

真是為難他這個老頭子。

不知道成蟜是要搞什麼鬼。

無雙鬼被阿狸叫走,去搬個大石槽過來。

阿狸跟在成蟜身後,不知道成蟜叫這些傢夥乾什麼。

百毒王更糾結,成蟜讓他去弄些加速植物破爛的藥劑。

製毒放毒殺人他很可以,誰特麼冇事去關心植物軟爛的事兒啊。

很納悶成蟜讓他們搞麻頭,竹子什麼的乾甚。

成蟜看向白鳳墨鴉,沉吟道:“你們先等等吧。”

驅屍魔在樹下百無聊賴的打著瞌睡。

百毒王手裡玩著赤練王蛇。

讓成蟜大為搖頭。

準備自己動手,創造一個曆史性的瞬間。

看這樣子,是要做臟活,真正意義上的臟活。

隨著成蟜安排,玩蛇的百毒王,還有想曬太陽犯懶的驅屍魔,不得不去乾活。

成蟜估摸著四桶水也差不多了。

成蟜隨口對身邊的阿狸吩咐幾句。

結果搞了半天,還是讓他乾老本行。

無組織無紀律,何以成大事。

眾人的目光彙聚到他身上。

阿狸點點頭,轉身離去。

天澤手裡拎著剛磨好的斧頭。

隨後,麵容俊秀的驅屍魔抱了一堆竹子碎麻進來,放在地上。

成蟜點點頭。

“去搬個茶案過來。”

已經回來的阿狸,聽到後,主動離開,泡了一壺上好的雪頂銀梭端了上來。

成蟜愜意的半躺在藤椅上,喝著茶。

打火姬打著哈欠走了過來。

“讓我過來乾什麼?我還想去驚鯢那裡呢。”

成蟜奇道:“這麼早就去?”

焰靈姬興奮道:“你知道嗎?驚鯢講的《誅仙》可有意思了,昨晚我和離舞聽她講到半夜纔回去。”

“哦……”

成蟜看著有些激動的焰靈姬,很明智的閉口。

幸好驚鯢冇有說這是他講的。

想到這裡,不由喝了口茶,不愧是驚鯢老婆,很懂得為夫君考慮。

要不然,按照焰靈姬激動的模樣,今天不喝個十壺八壺茶,彆想安生了。

焰靈姬見成蟜自顧自喝茶,覺得無趣,便和阿狸拉起悄悄話。

得知阿狸也不清楚,有些納悶成蟜這是要做什麼。

天澤吐著氣,提著兩大包上百斤的碎樹皮走了過來。

成蟜見準備的差不多了。

瞅了一眼碎樹皮,竹子和麻頭。

見不夠碎。

指揮著天澤把這些東西倒進石槽裡。

“把你那蛇骨鎖鏈拿出來,這些東西砸粉碎,明白嗎?”

天澤瞪大蛇瞳,用他的武器當舂錘用,真是!

在焰靈姬覺得好玩的目光下,天澤不得不用蛇骨鎖鏈,像是在發泄一樣,把石槽裡麵的東西當做成蟜,使勁砸著。

暢快的出了口氣。

成蟜呷著茶水,對天澤的效率很滿意。

一個頂六個。

揮了揮手,讓轉魂滅魄把水倒進去,浸泡碎料。

又讓無雙搬了個大石板壓住碎料,便於煮爛。

弄好藥液的百毒王走了過來,拿出一個小瓷瓶。

“這是剛配置的,可以加速木製品變爛。”

成蟜擺手讓百毒王倒進去些。

“哦對了,你這藥液耐高溫不?”

“耐,不過效果會減少些。”

百毒王身為專業毒師,自然考慮過溫度的影響。

“嗯,有效就行。”

待百毒王在石槽裡,倒了些青綠色液體。

成蟜拍了拍和阿狸講誅仙的焰靈姬。

“該乾活了。”

焰靈姬迷茫道:“乾什麼?”

成蟜指了指大石槽,“加熱一下。”

焰靈姬無語:“燒水?”

成蟜笑道:“這麼理解也冇錯,需要把裡麵的東西煮爛。”

焰靈姬擔憂的摸了摸成蟜的額頭。

“也冇發燒啊,你不會被什東西附身了吧?”

這一個上午,不是弄破樹皮,就是爛麻。

與平時的成蟜很不一樣。

往常成蟜閒的時候,不是搞她,就是搞她。

成蟜摟著焰靈姬的腰身,柔聲道:“快點,聽話啊。”

焰靈姬抿了抿紅唇,夢幻般的眸子閃過一道火焰。

屈指一彈,大火繚繞在石槽周圍。

煮沸這些對她來說不難,比給成蟜做火療按摩簡單多了。

不過需要耗費不少內力。

得益於天澤的粉碎,焰靈姬放了把火後,很快把裡麵的東西煮爛了。

成了漿。

接下來就是需要需要等待紙漿冷卻了。

索性今日無事,成蟜也樂得清閒,便在院裡等著。

中途離舞驚鯢胡夫人弄玉等女也過來看了看,覺得有些無趣,和成蟜說了幾句就去一邊,拉著驚鯢追聽誅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