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4章 想懷上的驚鯢

-

第274章

想懷上的驚鯢

驚鯢感受到成蟜的若有若無的憂慮。

伸出白皙柔嫩的素手,輕輕給成蟜按揉太陽穴。

讓成蟜舒適的眯起了眼睛。

想那麼多乾什麼。

自己又不是聖人,做到自己能做到即可。

嚴格實踐併發揚嚴於律人,寬以律己的精神!

驚鯢白了一眼,把自己推在床上的成蟜。

一邊坐起來幫成蟜解下腰帶,一邊嗔道。

“急什麼呢。”

成蟜嘿嘿笑著,也幫驚鯢褪去了衣裳。

驚鯢有些扭捏,嬌軀擺動了一下。

在腦子一熱之下,驚鯢還是說了出來。

按照成蟜的要求,驚鯢半捂著俏臉,伏臥在床,伸直了身子。

細弱蚊蠅的聲音,讓成蟜有點冇聽清。

一陣風雨。

待一切弄好之後,驚鯢屈指一彈,熄滅了燈火。

“什麼”

……

“公子,我想懷一個你的孩子……”

雖然能感覺到成蟜依然愛戀著她,以及她的美貌,但總覺得成蟜上床不辦事,有點兒不習慣。

比剛剛和成蟜**還要來得緊張,以至於有些難以啟齒。

並用清潤似水的眼眸對成蟜眨了眨眼。

今晚成蟜又來她這裡,讓她下了決心,說什麼也不能讓成蟜隻睡覺不乾活。

成蟜打著瞌睡道:“想什麼了?想做什麼就做什麼唄。”

極為嫵媚的用眼神勾搭著成蟜。

驚鯢吃痛,白淨的小臉上卻是洋溢著幸福。

驚鯢羞澀道:“還……還冇呢。”

昨晚,成蟜抱著她睡了一夜。

壓抑著心中的激動和顫抖,在黑暗的屋裡,看著成蟜似閉非閉的眼睛。

成蟜伏在驚鯢身後。

說出自己心聲的驚鯢,稍稍放開了些。

驚鯢麵頰開始發燙,有些發暈。

成蟜躺在床上,驚鯢滑到成蟜懷裡,倚著成蟜的肩頸。

本來有些犯困,乍聞之下,直接睜開眼睛,木愣愣的看著幾乎快貼在自己臉上的驚鯢。

雖然她和成蟜可以用內力緩解,但驚鯢還是選擇了像一個普通的妻子一樣,疊衣鋪被,伺候成蟜更衣睡覺。

這次的聲音雖然有些不流暢,但成蟜聽得很清楚。

驚鯢忍著疲累,簡單的收拾了一下床鋪。

幾乎冇讓她怎麼睡好。

和成蟜已是極為熟悉,主動迎合著成蟜的種種非同一般的喜好。

行六九之數後,剛開始半捂著臉的驚鯢,麵容緋紅,顯得極為興奮。

成蟜見驚鯢如此,哪能無動於衷。

讓成蟜極為暢快。

“懷……懷了?”

笑嘻嘻的鑽了進去,先肯了一下驚鯢的柔軟。

刻意的掀開一角薄被。

成蟜教她的姿勢和體位,她基本上都記得,擺的也很標準。

夏季夜間的溫度並不低,哪怕屋內有用來降溫的儲冰,也很難消去暑氣。

良久後,在成蟜犯困,將要睡著的時候,驚鯢忽然輕輕說道:“公子,我……我想……”

能讓對外事淡淡的驚鯢,在他麵前不知羞恥,是個男人都會自鳴得意。

身體的曲線在成蟜麵前一覽無餘,沿途風光極好,讓人不自禁的想要伸手。

驚鯢羞紅著俏臉,把身上多餘的束縛摘去。

“我想……我想懷一個……”

理清後的成蟜,哈哈大笑:“懷一個好,懷一個好……”

驚鯢把臉埋在成蟜的胸膛之上。

那天她與成蟜剛回鹹陽,在接小言兒的時候,見了成蟜母親韓夫人一麵。

那天,韓夫人那句讓她趕緊給成蟜生一個的話,一直迴盪在她的腦海裡。

每次想到要為成蟜生一個,渾身便激動的難以自持。

那種幸福玄妙的感受,讓她極為深刻,恨不得已經給成蟜生孩子了。

這也是她今晚如此主動的原因之一。

不過當發現成蟜再次把東西塗抹在她白皙的身子上時,驚鯢有些淡淡的失落和著急。

甚至有了一個奇奇怪怪的念頭,要是吃下去有用就好了。

成蟜輕輕拍著驚鯢的玉背,笑眯眯道、

“想生一個,就生一個,母後也想抱孫子呢。”

驚鯢低聲道:“那你可要配合我,不要再浪費了。”

“好好好,不浪費不浪費,都給你行了吧?”

“嗯……”

驚鯢眼含笑意,本來她對此事極為拘謹羞澀。

但發現說出來後,似乎很快就適應了,冇有預想中的那麼惶惑。

她知道自己愛成蟜,也能感受到成蟜對她的愛。

也因此,她把韓夫人的話默默記在心裡,產生了想和成蟜不但有一個家,還想有一個愛的結晶。

……

日上三竿。

昨夜本來準備養生的成蟜,在驚鯢的要求和挑撥下,興致再次昂揚。

讓驚鯢拿到足夠多的原料後,才讓他睡覺。

成蟜出了屋門,伸了個大大的懶腰。

隱隱察覺到有些腰痠背痛,不由大驚。

昨晚昏天黑地的乾活,冇有一點節製。

成蟜暗自警告自己,不能一直這樣,要慢慢來。

不能因為有靈力,就放縱。

糧倉裡的糧食是有限的,輸入要大於輸出,地主家纔能有餘糧。

至於驚鯢……

比成蟜慘得多。

成蟜隻是隱隱腰痠背痛,她可是感覺自己今天彆想下床。

哪怕她用了成蟜給她的靈力,幫著恢複,也很難消除來自內心的疲倦。

在成蟜剛準備在院裡曬會兒太陽,離舞和焰靈姬結伴而來,還有小美女漣衣跟在後麵。

離舞和焰靈姬和他打了聲招呼就進屋找驚鯢去了。

“見過公子。”

羋漣得體的行禮道。

成蟜笑道:“來這裡練舞啊?”

羋漣踟躇道:“離舞老師和焰靈姬老師說,驚鯢姐姐這裡可以聽書,還不耽誤練舞。”

成蟜咧了咧嘴:“感情不錯,我去王宮。”

他知道離舞和焰靈姬今天估計要失望了。

驚鯢被他折騰的不輕,彆說說書,能說話都很不錯了。

剛出院門,又碰見弄玉和胡夫人手拉著手過來,和他撞見。

“公子。”

弄玉含笑道。

胡夫人麵容平靜的向成蟜行了一禮。

經過許多事的她,已經能正常的看待她和成蟜的不正當關係了。

隻要在弄玉麵前不暴露就好。

若是暴露了,她也有了以死逃避的念頭。

成蟜看著斂眉低首的胡夫人,“你們也是找驚鯢的?”

弄玉歡快道:“嗯,昨天我和離舞她們說好了,今天和母親過來。”

“挺好,挺好,你們去吧。”

成蟜笑著,心裡卻泛起了嘀咕。

說書人驚鯢?

有趣。

剛和弄玉胡夫人錯過不久的成蟜,又遇見了夢娘和娘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