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7章 至此,已成藝術

-

青春神殿,門口矗立兩根高大的白色大理石柱,階梯前方的廣場,匯聚著大量市民。

獸人、半獸人、人類…自由民暫時忘卻種族之分,環繞廣場中央的泉水演奏、舞蹈、歡笑,沉浸在濃鬱的節日氛圍。

泉水的中心有一座青春女神的雕像,青春女神衣著長裙,手提果籃,頭戴桂冠,臉上揚著溫柔的微笑。在雕像的正上方,盤旋著一隻白鴿。

坎德拉大師變形成一隻白鴿,眼中倒映出廣場的景象。

一位銀髮少年出現在街道的儘頭,當他走向廣場,市民們紛紛退讓出一條道路,向少年投以崇敬的目光。

寒冬女神的神使,加以冬湖城的勇士,這兩重身份疊加,使得葉芝登場之際,便在廣場引起轟動。

在祝福與問候聲中,坎德拉大師留意到微弱的哭聲,循聲投去視線,隻見一頭高大的巨魔攔在一個手提花籃的小女孩麵前。

小女孩麵色蒼白,跌坐在地上顫抖著,被籠罩在巨魔的陰影當中。

“你不要害怕!”巨魔連連擺手,“奧格隻是想問一問花怎麽賣!”

白鴿扇動雙翼,落在地磚上,在旁人的驚歎聲中變化成手持法杖、身穿白色法袍、白鬚濃密的年邁法師。

坎德拉表情鄭重,透露出魔法大師的威嚴,詢問巨魔道:“出了什麽事?”

奧格抓了抓頭:“奧格想要鮮花,但別人不願意給奧格,所以奧格想要買一朵。”

坎德拉俯身攙扶起小女孩,同時看向巨魔奧格。

“你要鮮花做什麽用呢?”

“奧格的母親生病了,聽人說送鮮花,能讓她快一點好起來。”巨魔一本正經地說道。

坎德拉淡然一笑:“尋常鮮花隻能提供心理安慰,隻有得到青春女神祝福的長階花,纔有恢複健康的效果。”

奧格瞪大眼睛:“長階花在哪裏?要怎樣才能找到!”

“想要得到這種花,就要通過青春女神考驗的第一關。”坎德拉饒有興味地捋著鬍鬚,看待巨魔的眼神與看待人類並無不同,“你若想接受青春女神的考驗,我便同意讓你一試,你覺得如何?”

四周響起竊竊私語,不斷響起嗤笑聲。

“老先生,我乃高貴與美麗之人,讓一個醜陋的巨魔跟我同台參與考覈,傳出去會讓人恥笑!”一位留著小鬍鬚,背著小提琴的禿頂男人皺眉道。

坎德拉緩緩轉頭,露出慈祥的微笑,隱隱露出六環大師的法力波動。

“怎麽,你有意見?”

禿頂男人神色一僵,連詩會都不參加了,匆匆離開廣場。

“奧格要參加。”巨魔挺直身板,嘴裏的兩根獠牙在陽光下折射金光,眼神無比堅定,“奧格要參加詩節!”

“剛纔那人的參賽名額,歸伱了。”坎德拉眼底泛著一絲善意的微光,“去吧。”

通往青春神殿的台階上方。

紫袍法師菲勒斯站在神殿入口,法術擴大後的聲音覆蓋全場:

“請參加極光詩會的諸位貴客,依次進入神殿,青春女神將在幻境當中為你們降下考驗!”

葉芝緩步向前,餘光看見身穿大紅長袍、騷裏騷氣的精靈帥哥佩倫,正朝自己擠眉弄眼。

傳訊術傳來佩倫的聲音:“我要把青春女神的桂冠,獻給美麗的亞龍人女性索拉,到時候還望你幫忙引薦…哈哈,索拉,真是個動聽的名字!”

葉芝:“……”

就憑這份超越種族的大愛,你應該去競爭愛神神選纔對!

這時,葉芝望向尤為醒目的巨魔,詫異道:“奧格,你怎麽也過來了?”

奧格撓了撓頭:“剛纔有個法師說,過了考覈的第一關就能獲得能夠恢複健康的鮮花,奧格想試一試。”

“哈!一個巨魔!”佩倫故意發出歌劇風格的男中音,散發精靈的傲慢氣質,朗聲道,“你瞭解藝術嗎?懂何為詩歌嗎?不如先去拜讀我佩倫的著作再說!”

你著作裏全是床戲,也冇詩歌啊!

很符合葉芝對精靈的刻板印象,懶得和他計較,抬頭看向奧格:

“照你的本心去做就好,奧格,藝術就是打動他人。”

奧格用力點頭,第一個走進神殿入口,消失在一陣光暈當中。葉芝和佩倫緊隨其後。

「你已進入,青春女神的考驗。」

「你已獲得提示:以藝術之舉,讓旁人露出笑容。」

葉芝環顧四周,發現自己正位於一間破舊的農舍裏,腦中多出一份資訊:

現在身份是貴族莊園裏普通農奴家的孩子,與羊毛行會總管家的孩子起了爭執,母親向人賠禮謝罪回來,現已躺下休息。

藝術之舉,還要讓別人露出笑容?

葉芝來到樹林蒐集了一筐會讓人產生狂笑症狀的幻覺蘑菇,燉煮成一鍋蘑菇湯,親自送到總管家門前。

門被打開,總管低頭看了眼葉芝手裏的蘑菇湯,冷笑道:“靠一鍋破湯就想讓這事兒了結?”

“不是了結,隻是想給您進獻一頓晚餐。”葉芝說。

“放在那兒吧。”總管指了指桌子,緩步走去,嘟囔道,“味道聞起來倒是不錯……”

旋即,總管舀了口蘑菇湯,頓時狂笑不止,拭去眼角淚水,大笑著道:“你、你,哈哈哈!”

葉芝望向幻境中的夜空,平靜交出自己的答卷:“烹飪,即是藝術。”

幻境逐漸消散,變化成另外的形態,葉芝暗道…過關了!

幻境外,坎德拉透過一麵水簾化作的鏡子,觀察各個選手們的表現,陷入沉思。

提示裏所說的讓人露出笑容,難道不應該是讓那個農奴孩子的母親露出笑容嗎?

原來…讓總管露出笑容,也算過關?

坎德拉心情古怪,揮了揮手,觀察下一個選手的表現。

隻見精靈詩人佩倫,用刀叉敲擊鍋碗瓢盆演奏出動聽的音樂,使得農婦緩緩露出笑容。

坎德拉點頭,用音樂的方式,這倒是相當常見的通關方法。

更令坎德拉在意的,無疑是奧格的表現。

奧格焦急得在房間裏來回踱步,突然靈光一現,喃喃自語:

“對了,葉芝說過,藝術就是打動別人!”

隨後,奧格衝進總管家中,將總管一頓暴打。

聞訊趕來的母親,正見到奧格被一群護衛圍在中間毆打,他則死死拽住鼻青臉腫的總管不肯鬆手。

奧格的餘光,望見臉頰蒼白的農婦,咧嘴一笑。

“媽,我給你出氣了。”

農婦抿著嘴角,淚水奪眶而出,她露出苦澀的笑容。

“我帶你回家。”

幻境之外,坎德拉詫異地眨了眨眼。

暴力也算一種過關方式?

坎德拉又看向漸漸消散的幻境,確認奧格已經進入下一關,確信點頭。

至此,已成藝術!

第一輪全部結束,僅有葉芝、佩倫、奧格進入第二輪的最終考覈,其他選手因不夠藝術而被淘汰。

來到第二輪考覈,葉芝環顧四周,發現自己與佩倫、奧格同處一片綠草如茵的原野上,遠方站著一道白裙飄然的背影。

當她轉身,葉芝見到這名頭戴花冠、容顏傾國的金髮女子,像是鄰家姐姐般親切,露出溫柔的笑意。

「你已獲得提示:請為青春女神的化身,獻上詩歌,得到她的認可。」

精靈詩人佩倫單膝跪地,麵對金髮女子,滿懷熱忱:

“請讓我以這篇《青春頌》,為您歌頌青春!

青春!生命的美酒使你甜蜜,隻要你把它與別人均分,

我們的心都感到天堂的歡樂,隻要有金線連係著它們……”

佩倫的詩句文藻華麗、滿懷激情。

可是,青春女神見過太多歌頌青春的詩人,讚美千篇一律。

葉芝暗道…想要得到她的垂青,必須別出心裁。

佩倫的詩歌吟誦完畢,金髮女子目光平靜,看了眼奧格。

奧格抓耳撓腮,大聲開口道:“啊——”

聲音僵在空氣裏,奧格望天道:“我已經拿到花了,奧格,退賽!”

下一刻,巨魔的身影消失在幻境當中,隻留下佩倫與葉芝對視一眼。

佩倫優雅伸手,示意葉芝上前。

微風吹拂草地,青春女神的裙襬微微搖曳,笑意吟吟,一頭金髮粲然生輝,她的容顏美麗無暇,青春永駐。

葉芝注視著她明亮的眼眸,緩緩吟誦起遊戲劇情裏,奪冠的那首名篇。

——

4月2日到3日的晚上淩晨十二點上架!

上架保底五更,求首訂求月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