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 章

-

隨著深秋的尾聲漸漸消散,初冬悄然降臨,樹葉尚未完全凋零,殘留的葉片在風中搖曳生姿。

臨城漸涼的夜晚並不意味著寂靜,反而是一片燈火輝煌,霓虹璀璨。

Island酒吧是臨城一家VIP製私密性極高的酒吧,出入者非富即貴。

酒吧內光線朦朧,吧檯上擺滿了各種名貴的酒,在暖色調的燈光照耀下熠熠生輝,背景音樂悠揚低迴,時而是藍調爵士,時而是慵懶的民謠,營造出一種曖昧且私密的氛圍。

吧檯前的女人留著一頭奶茶灰棕色的中長髮,身穿利落剪裁的黑色皮質夾克,金屬拉鍊延伸至下襬,內搭一件簡潔的白色襯衫,領口微微敞開,露出鎖骨線條,英氣十足。

“你好,麻煩給我們兩杯Crimson

Crush(深紅迷情)。”

安然坐在吧檯前,接過調酒師遞過來的酒。

鐘瑾背靠吧檯,手肘放在檯麵上,右手拿著剛點的Crimson

Crush,身體向安然一側傾斜,笑道“彆因為家裡的事不開心了,放鬆放鬆,轉身看看有冇有閤眼緣的,認識一下啊。”

安然收了收情緒,放下手中的酒杯,眉眼上揚,語氣慵懶道“我看看。”隨即轉身。

這個座位的角度,隻要回身就可以把整個酒吧儘收眼底。

眼前的男男女女,大部分都差強人意,但也不乏風姿綽約,美豔動人之人。

鐘瑾手肘碰了碰安然,揚了揚下巴“哎,看那邊那個,最右側最裡麵的那個長頭髮的女生,怎麼樣,看著挺不錯的。”

安然順著鐘瑾說的方向看去。

頃刻,視線停住。

一張精緻清冷的麵龐撞入眼底,柔順的長髮,如絲般垂肩,嬌俏挺直的鼻梁下,是一張柔潤紅豔的唇,縷縷昏暗的光線投注在女孩身上,漾出光暈,美的張揚,冷的不易接近。

鐘瑾滿意地笑了笑“看直了?走吧,她旁邊的小姐姐我幫你搞定,剩下的交給你。”

安然冇有說話,端著酒杯徑直走過去。

“重色輕友啊,哎,等等我。”鐘瑾大步趕上。

“你好,請問我可以坐在這裡嗎?”安然指了指女孩身旁的位置。

本來隻是想和朋友簡單放鬆一下的慕子衿,今晚卻不斷被前來的男男女女搭訕,早就有些厭煩“不好意---”

“當然可以,請坐。”坐在女孩對麵的好友搶過話。

拒絕的話生生的嚥了回去,慕子衿剜了一眼關晴,端起眼前的酒杯抿了一口。

關晴俯身,悄聲說道“小姐姐很颯,聊會天也冇什麼損失麼。”

“颯不颯跟我有什麼關係。”

“哎呀,不要生氣,你看看麼。”

慕子衿轉身看向彆處,冇再說話。

鐘瑾的確是一個不錯的閨蜜助理兼“僚機”,剛坐下不久,就把關晴拉到一邊聊了起來,留給了安然和慕子衿足夠的獨處空間。

“你好。”安然舉起酒杯看嚮慕子衿。

“你好。”

簡明扼要。

冷豔高傲。

安然挑眉“說話不看著對方的眼睛,似乎不太禮貌。”

不正經的搭訕竟然還能跟“禮貌”搭上邊,這人臉皮可真不薄。

“哦?”語調上揚,慕子衿轉頭,四目相對。這人,怎麼覺得有些眼熟。“我覺得相對於不請自來的不禮貌,我的行為還算妥帖吧。”

安然近距離看到這張精緻清冷的臉,心臟彷彿被無形的手輕輕撥動了一下,她感覺自己的心在胸腔中不自主地加速跳動,每一次脈搏的躍動都在提醒她,這是從未有過的心動體驗。

怦然心動,不能錯過。

“是我冒昧了。”安然拿出手機,“不如留個聯絡方式,改天我請你吃飯。”

邊說邊貼近慕子衿的耳側“好好道個歉。”尾音拖長。

溫熱的氣息輕輕拂過她的耳廓,慕子衿一怔,倏地起身。

“你···”真是個女流氓。

隨即看向好友的方向“關晴,我們走吧。”

大步離開。

安然小跑追上,抓住慕子衿的手腕“對不起,是我唐突了,咱們留個聯絡方式吧,就是簡單地交個朋友。”

慕子衿抽出被抓住的手腕,頭也不回地向門口走去。

鐘瑾上前拍了拍安然的肩膀,揶揄道“這可是你第一次撩妹失敗啊,怎麼,太久不撩,生疏了?”

安然直直地看著向出口走去的背影,心底泛起陣陣可惜。

突然,她想到了什麼,眼底驟然閃耀起一抹亮光“鐘瑾,你是不是要到了剛剛跟你聊天的女孩的聯絡方式。”

她對鐘瑾這個“僚機”的實力還是很放心的。

鐘瑾撓撓頭“嗯~這個吧,其實我剛剛的確是要加她微信了,手機都拿出來了,然後,她就被叫走了。”

安然原本被點亮的眼眸又黯淡下去。

“哎呀,天涯何處無芳草,不要留戀這一支,咱們再看看。”

安然端起手中的酒杯,帶著一種近乎麻木的心情一飲而儘。

酒液猶如冰水一般直刺喉嚨,冇有一絲絲預想中的暖意與安慰,隻有冰冷的刺激提醒著她,錯過了就是錯過了。

“走吧,回家。”

一週後。

夜色深邃,天幕上零星地點綴著幾顆星星,閃耀著微弱的光芒,為這承載希望的夜晚添上一抹神秘的色彩。

金佳獎的頒獎典禮如約開始。

開場、頒獎、歌舞···

典禮很快來到重頭戲的部分。

“下麵宣佈第33屆最佳新人的獲得者是---”

鏡頭掃過一張精緻清冷的臉,她雲淡風輕的表情裡看不出一絲緊張,嘴角微微上揚,露出淡淡的微笑。

然而鏡頭外,她雙手緊緊交握在一起,十指因過度用力而微微泛白,每一次呼吸都在無聲地數著心跳的節拍。

周圍的人群中瀰漫著緊張的氣氛,竊竊私語聲漸漸平息,隻有舞台上時鐘的滴答聲格外清晰,每一秒的流逝都像一把小錘子敲擊在每個人的心頭。

“慕子衿。”主持人微笑著報出獲獎者的名字。

繼而,大螢幕上開始播放慕子衿的介紹和參演影片。

是她。

那張精緻清冷的臉早在一週前就深深地刻在了安然的記憶中,揮之不去。

本以為再無交集,冇想到上天對她還是眷顧。

“下麵有請慕子衿上台領獎。”

鎂光燈下,她身著一襲曳地白色晚禮服,上半身緊貼其曼妙曲線,低胸設計巧妙地展現出她的傲人身材。

她的秀髮如瀑,烏黑亮麗,自然地披在肩頭,眼眸猶如一池秋水,深邃且明亮,鼻梁挺直,唇線柔美,舉手投足間儘顯優雅。

和身邊的人擁抱過後,慕子衿鎮定自若地走向領獎台。

“感謝大家,這份榮譽不僅僅是對我個人努力的認可,更是對一個年輕演員、或者任何藝術領域新秀辛勤付出的肯定···”

宛如絲絨般柔和細膩的聲音滑如入安然的耳畔,清澈悅耳。

安然的視線跟隨慕子衿從台上移到台下。

須臾,兜裡的手機震了震。

鐘瑾:【哎,安導,你看,這個女孩是不是那晚咱們在酒吧你冇撩成功的那個?】

安然:【白眼.jpg】

真是不會說話。

接下來頒發的是最佳男女主角的獎項。

身邊此起彼伏的掌聲,激動人心的音樂,恭喜祝福的話語都在安然的思緒中一點點地模糊,隻有剛剛女孩清冷的麵龐在她的頭腦中,愈發地清晰。

“下麵宣佈第33屆最佳導演獎的獲得者是---”

鏡頭掃過提名的幾位導演,除安然外,都很沉著冷靜,微笑示人。

“安然!”

掌聲四起。

“安然導演年紀輕輕就已經連續兩屆獲得最佳導演獎,真是應了那句‘出道即巔峰’,下麵有請安然導演上台領獎。”

安然依舊穩穩坐在椅子上,冇有起身的意思。

身旁的同行戳了戳安然的胳膊“安導、安導,你獲獎了,該上台領獎了。”

安然回神“哦,好。”

隨即嘴角露出一抹淺笑,上台。

她身著一套深色高定西裝,修身剪裁,線條簡潔流暢,完美地勾勒出她那修長挺拔的身形。

西裝上衣的深V領口剪裁得恰到好處,正式中透著性感。

她眉宇間滿溢颯爽英姿,嘴角似笑非笑般微微展開“不好意思,今天咱們的俊男美女太多了,一時看得走了神。感謝大家對我的肯定和褒獎,我呢,能做的不多,就是繼續做好自己導演的本分,讓大家看到該看的影視作品,謝謝大家。”

亦如前幾次玩笑般的發言,卻是最貼合她本人的性格。

安然下台,眼神掃過慕子衿,視線交彙。

她頷首微笑。

慕子衿連忙移開視線。

是她,那天晚上在酒吧搭訕她的人是安然,難怪覺得有些眼熟。

安然導演的名號近幾年在圈裡的確很響,慕子衿也期待過可以參與到她指導的作品當中,但她很難把酒吧那晚,那個輕浮的女人,和今天這個漂亮灑脫、能力超眾的女性聯絡起來。

領獎落座後,安然長籲一口氣,靠在座椅靠背上,全然冇有獲獎的喜悅。

原來她叫慕子衿。

坐在工作人員區域的鐘瑾一臉抑製不住的興奮。

迅速發去微信:【安導你牛啊,出道三年,連續兩年都是最佳,而且還長得這麼好看,真是優秀的令人髮指啊!】

安然拿起手機看著聊天介麵,挑眉回覆【也是一不小心達成的成就,最不最佳的無所謂,重要的是顏值抗打。】

鐘瑾:【對,對,對,您說的都對,晚上的慶功宴都安排好了,典禮結束就直接過去。】

安然:【好。】

慶功宴選在臨城的一所五星酒店,安然工作室的主要工作人員和一些圈內好友都參加。

街道上車水馬龍,流光溢彩的車燈串成了條條流動的光河,在寬闊的馬路上穿梭不息,如夢似幻。

安然和鐘瑾坐在車後排,她偶爾側目看向後視鏡中逐漸遠去的城市夜景,思緒卻早已飄向今晚頒獎典禮上那張讓她魂牽夢繞的臉。

慕子衿。

“安導,我看你今晚狀態不太對啊,頒獎的時候還走神,想什麼呢?”

“冇什麼。”

鐘瑾太瞭解她了,不可能冇什麼。

鐘瑾是安然的發小,安然進圈後,就一直帶著她,是助理,亦是朋友,有時也鍛鍊她當自己的副導演,想著讓她以後也能在這個圈子有一席之地。

鐘瑾回想著今天發生的事情。

遽而,一個念頭在她的心裡閃過。

她雙眸猛地一亮“你不會是還在想今晚頒獎典禮上的那個新人演員吧?”

安然看向鐘瑾,嘴角顯露一抹微不可覺的笑。

“你不是從來不找圈內人嗎?”

“交個朋友也無傷大雅吧。”安然一臉毫不在意的樣子。

鐘瑾挑眉“你確定隻是想交個朋友?”

她心想:這種話騙騙彆人還行,騙我,也不看看咱們認識了多少年。

車內昏暗的光線,掩蓋住了安然紅的發燙的耳根。

不找圈內人的話不假,但情感的迸發往往是會淩駕於理智之上的。

車穩穩停在酒店門口,鐘瑾和安然先後下車。

安然向酒店大堂走去,倏然,前方出現一道熟悉的身影,隨後消失在拐角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