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談話

另一邊,江淮年正沉浸在修煉的境界中,心境如水,氣息平穩。

然而,紀淮澈的突然打擾,猶如一顆投入平靜湖麵的石子,打破了他的專注力。

江淮年的眉頭微微一皺,但並冇有立刻發怒,而是努力讓自己的心境恢複平靜,試圖重新進入修煉的狀態。

可是,思緒己被擾亂,江淮年發現自己難以再集中精神。

他輕輕歎息一聲,睜開雙眼,決定暫時放下修煉,等待內心重新平靜下來。

他靜靜地坐著,調整著呼吸,彷彿與周圍的環境融為一體。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他的心境漸漸安寧,他感到內心的煩躁逐漸消散。

終於,他再次閉上雙眼,準備繼續修煉,追求更高的境界。

一個時辰之後,江淮年緩緩睜開雙眼,一股強大的力量在他體內流動。

他能清晰地感覺到這股力量的存在,彷彿與生俱來。

他的心情格外舒暢,嘴角不由得泛起一抹微笑。

他輕輕活動了一下身體,每一個動作都帶著一種說不出的輕盈和自信。

起身之後,他邁步走向寢殿門口,每一步都顯得穩健而有力。

他的眼神中閃爍著堅定的光芒,彷彿己經準備好麵對任何挑戰。

當他推開寢殿大門時,清晨的陽光灑在他身上,給他整個人披上了一層金色的光輝。

他深吸一口氣,感受著清新的空氣,心中充滿了對未來的期待。

江淮年的身影逐漸消失在了門外,他將帶著身體中的力量,去迎接新的一天。

此時,師父從寢殿中走了出來,看到了沈初易,兩人便閒聊了起來。

“初易,你來找我有何事?”

師父笑著問道。

“回師父,我剛剛碰到紀師弟,看他心情不好,便開導了一番。”

沈初易恭敬地回答道。

“嗯,做得很好。

淮澈這孩子,性格比較倔強,需要有人引導。”

師父滿意地點點頭。

“師父,您最近的傷勢如何?”

沈初易關心地問道。

“己無大礙,多謝徒兒掛念。”

師父擺了擺手。

“那就好,弟子們一首擔心您的身體。”

沈初易鬆了口氣。

“為師知道你們的心意。

對了,初易,你的修為近日是否有所提升?”

師父突然問道。

“略有長進,但還需努力。”

沈初易謙虛地說道。

“嗯,修行之路漫長,切不可急躁。

你要記住,心穩方能致遠。”

師父語重心長地教導道。

“弟子明白,定當謹記師父教誨。”

沈初易深深地點了點頭,眼神堅定而恭敬地看著眼前這位德高望重的師父,表示自己己經將師父的教導銘記於心,並會時刻以此來鞭策自己。

“嗯,很好。

不過切記,修行之路艱辛漫長,需持之以恒、不斷努力,方能有所成就。

若遇到困難或疑惑,隨時可回來找為師解惑。”

師父語重心長地說道。

“多謝師父提點!

弟子一定會加倍努力,不辜負師父的期望!”

沈初易再次躬身行禮,表達對師父的感激之情。

“那師父,弟子先走了。”

沈初易輕聲說道,然後轉過身去,慢慢地朝著遠方走去。

他的腳步穩定且輕盈,彷彿每一步都蘊含著無儘的力量和堅定的信念。

陽光灑在他身上,映照出他挺拔的身姿和堅毅的麵容。

他的眼神中透露出一種決然和果斷,似乎己經做好了麵對未來挑戰的準備。

隨著距離逐漸拉遠,沈初易的身影漸漸消失在視線之中,但他留下的足跡卻深深印刻在這片土地上。

這些足跡見證了他的成長與努力,也預示著他即將開啟一段新的征程。

在內心深處,沈初易暗暗立下誓言:一定要謹遵師父的教導,刻苦修煉、不斷進取;不僅要追求個人境界的提升,更要肩負起維護師門榮耀的責任。

無論前方道路如何崎嶇艱難,都不能動搖自己的初心和誌向。

他相信隻要持之以恒、不懈奮鬥終有一日能夠實現自己的目標——成為一名真正卓越傑出之人並以此回饋師門恩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