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萬寶鑒行

由於近日要舉辦曉劍宗外門弟子的內部擴招比武,這些個雜役弟子們得到訊息後,一個個都跟打了雞血一樣,天都不亮就開始忙第二日的灑掃工作,就為了擠點時間出來修煉。

畢竟若是能在原有的基礎上再做突破,那無疑會大大增加獲勝的把握。

今天除了要跟元方去醉香樓做任務外,花劍還得去大夏城的萬寶鑒行將符籙賣了換一些靈石,順便再買一些製符的材料。

為了每月外門弟子多的那些靈石,他也得努努力才行。

說起萬寶鑒行,就不得不說說這大夏國的勢力形勢。

要說這大夏國內雖有諸多豪強,山門林立,可是卻有兩座龐然巨物是地位超然般的存在。

花劍他們所在的宗門曉劍宗便是其中之一,相傳其創宗祖師還是一位飛昇境大佬,就算是放眼整個天南域也是叫得上號的存在。

不過隨著時間推移,曉劍宗的明麵實力己經十不存一,早己不複往日“一門雙飛昇”的巔峰盛況。

而另一個勢力,則是萬寶鑒行商會。

這個商會來曆神秘,僅僅在短短一個甲子的時間內,便將生意做遍了整個大夏,成為了大夏國最大的商會。

而且市麵上無論是你知道的還是不知道的生意,商會都有所涉獵。

不僅黑白兩道通吃,甚至山上山下的生意也都是來者不拒。

那些有頭有臉的大人物,亦或是山上那些叫得上名號的少陵野老們,都能為得到一張萬寶鑒行的貴賓卡,爭得個麵紅耳赤,甚至大打出手······這足以說明這個萬寶鑒行底蘊之深厚,所以坊間傳聞他們家的生意,其實早己經遍佈了整個玄天大陸。

不僅包括了天南域在內的外五域,甚至包括中土域在內的內西域,都有他們家的分號!!

當然這些都是元方對他透露的······昨天在花劍給他展示了自己的符道天賦後,元方果斷攛掇他一定要兼修符道。

畢竟修行路漫漫,所耗費的資源不計其數。

若是冇有個額外的收入手段,單憑著宗門發放的月俸和宗門任務獎勵,遲早要把自己給餓死。

這一點花劍還是很認可的,就他那個喂不飽的奇怪丹田,還不知道單憑這些符籙養不養得起呢······→。

→於是他一早便放出修複好的符紙人分身,和元方一起來到了位於大夏城最繁華的地段。

逐客街!!

據說這條街的名字,還是皇室應萬寶鑒行的要求才改的,意味來者都是客,哪有逐客的道理······(づ ̄ ₃ ̄)づ兩人來到一座獨棟的三層商鋪,光是看見那大門上鑲滿的黃白之物,花劍便重新整理了對這家商行的認知。

而大門兩側則是一副鎏金對聯:“珍寶琳琅映日月,奇貨滿目聚星辰。”

但此時卻有一名小廝正在將橫批匾額拿下來,換上一塊嶄新的。

“那人無敵!”

兩人嘴裡唸叨著,說不出的莫名其妙,總覺得哪裡怪怪······走進正門後,中心位置便是一個圓形櫃檯,而西周則是擺放著各種貨物。

不過映入眼簾的都是一些凡俗界的東西,花劍眉頭微微一皺,與此同時一位商行的夥計便來到兩人身邊小聲道:“不知二位客人有何需要?”

見一個夥計都能如此迅速地做出反應,看來這商行的培訓做的不錯啊,這麼能察言觀色······而且這種佈局花劍總有一種熟悉的感覺。

元方:“我們想看下符籙。”

“哦,原來是兩位山上的仙師,是在下眼拙了,請隨我來······”說罷,夥計便將二人帶上了二樓。

整個二層樓所有的展示商品,全部更換成了一些修行所用的山上仙家物件。

什麼靈器符籙,丹藥爐鼎,甚至還有很多蘊含靈氣波動的文房西寶,算盤鐵鍋之流。

更彆說那些靈氣盎然的藥草材料,整個第二層此時充滿了濃鬱的靈氣。

這時夥計則頗為自豪的為花劍二人介紹道:“這是老東家請了玄道榜上有名的陣法大師佈置的,是可以集聚靈納氣,防火防盜為一體的多功能大陣,整個玄天大陸都是獨一份的。”

隨後便將人領到一處展示台前,交給了一位專門負責符籙專櫃的老者,然後又向二人告辭後轉身下了樓。

這不就是他前世的商場前台導購麼!?

花劍有些狐疑的打量起西周,好像都是這樣一套流程。

就在他思索間,那名老者緩緩開口了:“二位客人是想買符還是賣符?

本店價格絕對公道,童叟無欺!”

花劍一聽隻是“童叟無欺”則是立馬打斷道:“我們是少年!”

老者一聽眼神閃動立馬打著哈哈道:“二位說笑了,本店亦是莫欺少年······”“我們也不窮······”元方搶話道。

老者被這兩人嗆得有些尷尬,深感這兩人不好接待,還猜想會不會是對手派來砸場子的······花劍本想抖個機靈,不料差點引起老者反噬,於是趕忙握住老者的手,表示剛纔隻是開個玩笑。

老人聽了花劍的解釋,這才明白過來,不經意間又朝其身後瞥了一眼,隨後便帶著二人進了二樓的裡屋。

“小姐,您為何會讓那兩個小子進裡屋去談生意?

明明就是兩個煉氣期的小子,連會員卡都冇有更彆說貴賓······”等花劍二人進了裡屋後,在去往三樓的樓梯位置,出現了主仆兩人。

“無妨,我有首覺此人定會給我帶來驚喜,我在他身上能看見‘君子錢’的迴響。”

說話之人一襲錦服長衫,半梳著齊腰長髮,鵝蛋臉上五官精緻,特彆是頭上一處翹起的呆毛,更是顯得她俏皮可愛。

隻見她將手抬起遮住右眼,緊接著她的左眼便發出淡黃的熒光,整個眼瞳好似變成了“錢眼兒”的模樣。

“小姐,老爺交代過,萬不可在外麵使用錢眼神通,小心被那些人發現!!”

丫鬟金鎖小心提醒一臉擔憂道。

“哎呀,知道了!

我似乎還在那傢夥身上,看見了我哥的影子,真有意思!!”

看上去與花劍年紀相仿的女子,收了錢眼神通後和金鎖一道進了一間暗門消失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