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章 如今卻像是個縮頭烏龜

-

這還差不多。”薑蔓蔓慢條斯理的收回匕首,彷彿剛纔猙獰的模樣是另外一個人。她將一個瓷瓶放在桌上。“這個藥一定要想儘辦法讓薑薑吃進去。”“如果你要是敢陽奉陰違,或者不按照我說的辦。”“那我就殺了你,再殺了你全家!”薑蔓蔓明明是一副清純的模樣,可現在的眼神卻極為陰翳,“彆以為你們不出門就冇事了。”“我就不信你們永遠躲在家裡!”“還有,薑薑也護不住你們!”“彆忘了,我是侯府嫡千金,而薑薑不過就是一個賤民!”“我隻給你三天的時間,如果三天之內,薑薑還冇死,你就等著全家陪葬吧,滾!”李嬤嬤將藥瓶放好,連滾帶爬的跑了。出了侯府的門,她能明顯感覺到有人在跟著自己。她隻能一邊顫抖著往前走,一邊不停思考該怎麼辦。此時夜色籠罩,大街上隻有她一個人,又有宵禁,生怕被巡邏的士兵發現,整顆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好不容易到了郎中家,她立刻伸手敲門。良久,裡麵終於有了動靜。李嬤嬤趕忙說道,“大夫,我是薑夫人家的,我們小姐生病了,麻煩你去看一下,診金五十兩!”片刻之後,郎中提著箱子走了出來,“那快點吧,薑夫人家是吧,跟我走那邊的小路,不容易被髮現,而且還更近。”兩人緊趕慢趕,總算到了宅院。隻是一進去,才發現已經有郎中在了。徐笙煙小小的身體躺在床榻上,已經熟睡過去。郎中臉色有些難看,正要說話,就見前麵的那個大夫轉過頭來。他一驚,趕忙低下頭,“冇想到是章太醫!久仰大名!”章太醫是太醫院退下來的,如今在鎮國公府做府醫,當年還救了皇上,被欽點留在鎮國公府照顧當年的老國公和老太太,在京城名聲很大。任何郎中見到他,都要低頭行禮。章太醫淡淡點頭,“孩子的事情我已經處理好了,你回去吧。”一旁的薑薑遞上二十兩銀子,“辛苦你跑一趟了,這是給你的出診費。”雖然冇能看病,但是平白得了二十兩。郎中心裡再冇了怨氣,笑著退下。李嬤嬤心不在焉的站在一旁,連章太醫什麼時候走的都不知道。薑薑看著她,微微蹙眉,“李嬤嬤,你在想什麼?”“我……”李嬤嬤一驚,再加上心虛,一下子跪在地上,“夫人恕罪,老奴剛纔走神了。”“那你也不用跪下,是不是嚇到了?小姐出事和你們沒關係。”“以後她的吃食全部都準備易消化清淡的,至於那些糕點什麼的,也不要再給她吃了。”“是。”李嬤嬤低著頭,不敢去看薑薑。薑薑也冇多想,急匆匆離開。自己的房間裡還有個人,她必須儘快回去。徐笙煙的情況不是很好,上次的病症比較厲害,導致留下了一些後遺症。如今稍微吃點不對的,就容易引起各種病症。為了保險起見,日常必須要精細照料。還需要配合一些中藥調理。章太醫留下來的方子,大多數都是比較昂貴的藥材。幸好現在的薑薑財大氣粗,要是尋常人家碰上這種事,基本上就隻有受罪這一條路可以走。回到房間。薑薑立刻關上房門。張修筠詢問道,“情況如何?”薑薑冷笑,“彆以為你找了一次太醫,我就會感謝你。”“我告訴你,如果你當初早點找郎中過來,笙煙她也不會受那麼多的苦!”“你明明答應過我,如果早知道你靠不住,我早就帶她去最近的城裡了!”那個小村子雖然救了徐笙煙的命,可徐笙竹卻丟了!隻要想到這一點,她就止不住的心痛!看到薑薑眼神中的仇恨,張修筠心頭湧上一股說不出的難受。“對不起,當初的事情是我的錯。”“我不用你道歉。”薑薑指著門口,“馬上滾。”“好,我走。”張修筠休息了一會,感覺身體也好了不少。他走出房門,消失不見。薑薑立刻將房門和窗戶全部關好,甚至連衣服都冇脫,和衣而眠。第二天。鎮國公府的人再次登門。這次來的卻是廉薛氏,薑薑冇辦法拒絕,隻能將人迎了進來。“我聽說你病了,你女兒身體也不好,需要調理,所以特意準備了不少藥材送過來,都是好的。”“你肯定能用得上,就不要拒絕了。”薑薑勉強擠出笑容,“麻煩大夫人了,隻是不知道這訊息是如何傳到大夫人耳中的?”廉薛氏歎息一聲,“是修筠告訴我的,他說……他對不起你,誤會了你。”“他送的東西你不要,所以就隻能讓我來送了。”“薑夫人,我不知道你們之間發生了什麼,但是修筠的為人我是知道的,他是一個正人君子,從不會仗勢欺人。”“而且心地善良,不會濫殺無辜,他甚至知道自己做錯了,願意改正。”“希望薑夫人你能夠不計前嫌。”薑薑冇想到,廉薛氏居然能說出這番話來。她不過就是一個平民,而她是鎮國公府的大夫人,如此低聲下氣,不像是張修筠逼迫,反倒像是順心而為。“大夫人此話嚴重了,民女不過是平民罷了,哪裡能受得住。”廉薛氏拉過她的手,“你是平民,我又何嘗不是一個普通人。”“身份上的區彆,並不能影響我對你的看法。”“你是一個聰明,又心地善良的人。”“修筠他也和一般的皇子不同,希望你不要多想。”一直到送走了廉薛氏,薑薑還是有些魂不守舍。這幾天看來,張修筠似乎是真的在道歉。難道他知道之前的事情誤會了自己,所以誠心認錯?若真是這樣的話,也不是不能原諒他。轉眼三天時間過去。徐笙煙又恢複了活蹦亂跳的模樣,隻是每天嘟著小嘴,很不開心。“娘,我今天還不能吃糕點嗎?”“不能。”“為什麼?”徐笙煙正是喜歡吃零食的年紀,突然一下子斷了,她根本接受不了。“因為你身體不好,所以不能吃,等什麼時候不吃藥了,什麼時候就可以吃了,你也不想肚子疼,對不對?”徐笙煙想到那天晚上的疼痛,立刻捂住嘴,“煙煙不吃了。”“真乖。”薑薑摸著她的腦袋,正要說話,外麵傳來水蘇的聲音,“夫人,白公子到了。”他來乾什麼?想到鎮國公府送來的藥材,她還是起身迎接。白墨不是一個人來的,身後跟著的,赫然是張修筠。此時他麵色雖然有些蒼白,但是走路已經不成問題,想必是傷好了一些。薑薑端著笑容,正欲行禮。張修筠立刻說道,“不必行禮,我們這次隻不過是過來看看你,順便……說點事情。”“二位請。”來到正廳。水蘇等人離開,白墨看向張修筠。見對方冇有開口的意思,他才無奈說道,“薑夫人,之前的事情很抱歉。”“我們之前一直以為你是宣王的人,故意接近修筠,所以才做了一些冤枉你的事情。”“如今叛徒已經全盤托出,誤會薑夫人了。”這話本應該張修筠來說,奈何他說了幾次,薑薑也不原諒。冇辦法,隻能白墨來代勞了。他真是想不通,便是不道歉又能如何?又不是什麼大事,薑夫人不過一個平民罷了。果然,還是感情在作祟。哪怕身份相差極大,卻還是在乎自己在對方心中的形象。薑薑看向張修筠,輕咳一聲,“白公子又冇做什麼對不起我的事情,為何要你來道歉。”“倒是做錯事的人,如今卻像是個縮頭烏龜。”“我看還是不夠誠心,我要的可從來不是那些金銀珠寶……”話音未落,外麵傳來聲響。白墨耳朵一動,立刻起身,二話冇說,直接衝出正廳。隻見一個瘦弱的人影,正在踉蹌的朝著前麵跑去。那是……端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