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章 斷了他一隻手!

-

薑薑跟著跑出去,看到端王的身影,心瞬間沉入穀底!他是怎麼跑出來的!完了!這下壞了!白墨身形極快,幾乎是瞬間就抓住了身影的肩膀。他將人扭轉過來,果然是端王!那張臉,他絕對不會認錯!隻是端王為什麼在薑薑這裡,而且還是一副受傷病重的模樣?鼻尖瀰漫著難聞的氣味。看來不僅是受傷,還被囚禁了!薑薑站在原地,身體僵硬。她大腦一片空白,已經不知道該說什麼了。旁邊響起張修筠的聲音,“馬上將人帶進來,不要讓任何人看到!”幸好他們有正事要辦,已經將人遣散。奴仆大部分都在後院,唯二的兩個男性,此時也在馬廄那邊。白墨提著端王回到正廳。隨著門關上,將一切阻隔。端王看到張修筠,神色激動,聲音嘶啞的開口,“五弟,救我啊!”“這個賤女人居然想殺了我,還敢囚禁我!”“給我殺了她!快點殺了她!”薑薑後退幾步,悄無聲息的接近門口。如果張修筠真的要殺了她,她必須要用最快的速度逃走!在高手麵前,想要逃脫很難,但是她空間裡有不少武器,定然能讓她安然離開。到時候她就帶著徐笙煙離開京城,到一處誰也找不到的地方隱居!白墨發現她的舉動,手裡的摺扇打開。隻要她敢跑,立刻動手!張修筠瞪了一眼白墨,冷冷的看著端王,“你也有今天!”劍八本來對他忠心耿耿,如果不是端王搞事情,他也不會死!更不會讓自己錯怪薑薑,甚至幾次差點身死!張修筠抬頭,在觸及薑薑時,眼神驟然柔和下來,“我和端王不死不休!”“多謝你幫我抓住了他,將人交給我,怎麼樣?”薑薑一愣,“你說的……是真的?”“自然是真的,端王幾次三番想要對付我,幸好我每次都躲開了,否則我早就已經死了。”“他在我鎮國公府安插眼線,對付我祖母。”“光是這一件事,我就絕對不會放過他!”張修筠給白墨使眼色,“斷了他一隻手!”白墨抬起摺扇。地上的端王目眥欲裂,“張修筠,我可是你二哥!你要是敢對我動手……啊!”隨著寒光閃過。端王的一條手臂掉在地上。血液迸濺。薑薑站在一旁,心中暗道,這張修筠,比她狠!還有這個白墨,看起來溫文爾雅,人畜無害,冇想到動起手來,毫不拖泥帶水。那看起來不過是裝飾用的扇子,更是殺人不眨眼的武器!張修筠微微一笑,“現在你相信我了吧?”本來薑薑的確有些不相信他的話,畢竟不管怎麼說,他們都是親兄弟。但是冇想到,他如何狠心,也讓自己相信,就算將人交給張修筠也不會出事。“民女自然相信瑞王殿下,既然如此,那便將人帶走吧,正好民女還擔心要如何處理他。”白墨輕咳一聲,“薑夫人,這到底是怎麼回事?”薑薑冇有隱瞞,將事情從頭到尾說了一遍。“我並未想過要對老太太動手,不過是在迷惑他,拖延時間,另尋辦法而已。”“他用我的兒子威脅,我也冇辦法。”張修筠眼睛一亮,他想到了一個辦法,可以徹底消除他和薑薑之間的隔閡!“薑薑,在我麵前不必自稱民女。”“端王我帶走了,保證不會威脅到你。”“今日之事,也全當冇有發生過。”張修筠起身,“我們先走了。”薑薑巴不得他們趕緊走,“瑞王殿下,這條手臂可否留給我?”她還是準備給自己留一點籌碼。畢竟張修筠喜怒無常,不能以常理揣測。“自然可以,白墨幫忙清理乾淨,將胳膊包好,莫要臟了薑薑的手。”白墨撇嘴,所以就可以臟了他的手是嗎?他冇有說話,而是扯下長袍的內裡,開始擦拭血跡,甚至真的將斷臂包好,笑著遞給薑薑。“薑夫人,還請收好。”薑薑接過,等他們離開,立刻將斷臂放進空間中。這東西,真是夠噁心的。白墨帶著斷臂的端王從後門離開。過了良久,這纔回到鎮國公府。一進門,就見張修筠正坐在床榻上擦拭佩劍。“端王還有用,你不要一時衝動殺了他。”張修筠放下帕子,眸子的倒影在劍上一閃而逝,“當然不會,我要問出所有的事情,然後折磨他。”“白墨,去幫我調查徐笙竹的事情。”之前他一直以為徐笙竹的丟失不過就是一個藉口。定然是她和宣王商量好的,所以從來冇有想過要去尋找。既然不是,那他一定要找到孩子,交給薑薑!如此一來,他們之間的恩怨,就可以煙消雲散!一切……從頭再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