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 章

-

月明星稀,遠離人群的僻靜小巷裡。

唐糖剛穿越到這裡,腦子暈乎乎的,往後退了一步,靠上斑駁的牆。

眼前一黑,她發覺是被三道高大的影子籠罩。抬頭一看,三個黃毛小子正將她團團圍住。

為首的那黃毛獰笑道:“小妹妹,還是省點力氣。反正你這姿色平平……”

話說一半,唐糖仰起頭,月光適時撒下來,一張漂亮的小臉蛋就這麼闖入三人視野。麵部輪廓流暢,五官小巧精緻,那雙眼睛更是像小鹿一般天真清澈。說是從天上落下的仙女也不為過。

比他們的雇主——市重點校花唐可欣漂亮三千倍!

一人抽氣道:“她啥時候這麼好看了?”

另一人則不耐煩道:“管他的,趕緊打,打完好回去交差。小丫頭,不許再跑了!”

說著,這人上前就要擰住唐糖胳膊。

唐糖看了眼三人包圍圈裡,因為這人上前而露出的缺口。

不跑?

纔怪!

她個子小巧,動作又敏捷,往前一衝就從這缺口躥了出去。

三個黃毛很快反應過來,咒罵著追過來。

唐糖腳下加快速度,大眼睛不斷辨認著方向,儘量往有人聲的地方跑去,但周圍的場景對她來說實在是太陌生了,她並不能很快脫身。

她內心焦灼地喊道:“這到底是哪兒啊!”

“叮咚叮咚!”像是出發到關鍵詞,唐糖耳邊出現一陣歡快的音樂,一個可愛童聲在她耳邊響起,“歡迎宿主綁定‘再來一命’係統,我是您的係統小通。此前宿主已經發生意外身亡,係統檢測到您強大的求生意識和超高的人氣值,故而選擇您成為宿主,而……”

小通好似是個話嘮,沉浸式喋喋不休讓人頭大。

唐糖一路狂奔,肺都要炸了也冇空打斷他,直到……

一道高牆出現在唐糖眼前,轉頭,卻是三個黃毛氣喘籲籲的身影。

壞了,她進了死衚衕。

為首那人額角青筋都跑出來了,臉上浮出狠厲,“跑啊,你不是很能跑嗎?”

小通終於反應過來,呆呆看著眼前場景,“啊哦,這什麼情況?”

他竟然問她?!

唐糖深覺係統不靠譜,眼看三人正步步向她逼近,她臉上露出個乾巴巴的可憐笑容,“同,同學,我冇招惹過你們吧?”

為首那人轉了轉手腕就一巴掌朝唐糖呼過來,“但你惹了不該惹的人!”

那巴掌比唐糖整個臉都大!

唐糖火速下蹲,黃毛的巴掌擦著她髮梢刮過。

同時,一道清冷男聲從巷口傳來,“你們在乾什麼?”

唐糖從三人六條腿的縫隙裡看去,隻見巷口逆光站著一個高高瘦瘦的男生,身形高大,年齡好像也就十八歲的樣子,手中還提著購物袋,一根蔥苗從裡麵露出來。

難道是,路過的熱心學生?

唐糖趕緊舉手道:“同學救命!他們三個要打我!”

唐糖蹲在三人包圍圈裡,賀蕭看不到她的臉,隻看到那人高高舉起的手,以及脆生生的嗓音,張口閉口“同學”“同學”的,像是他最煩的那類好學生。

他掃了一眼就移開目光,看向三黃毛,將購物袋放到一邊,活動手腕,走近,“在市重點的範圍裡,你們在乾什麼?”

黃毛轉身,為首那人嗤笑道:“喲,賀蕭啊。我們就是要在你市重點的範圍裡,打你市重點——我~草~~”

話冇說完,這人被賀蕭一拳撂倒在地。

他震驚的雙眼對上唐糖同樣驚慌失措的眼,唐糖趕緊往後縮了縮自己的腳。

同時,小通“叮噹”響了起來,叫道:“宿主,他就是賀蕭,你要攻略的人氣王!”

是了,剛剛在唐糖的絕命逃亡中,小通說了許多話,其中就包括:唐糖在現實世界已經死了,要想複活,必須連續成功攻略三個快穿世界的人氣王,讓他們對自己的好感度達到一百。

現實世界有疼愛自己的爸爸媽媽和朋友們,唐糖當然想回去,她趕緊擰了自己一把。

什麼破夢,快醒啊!

然而隨著最後一個黃毛被賀蕭撂倒在地,爬都爬不起來。唐糖悲傷地發現,這竟然不是夢。

賀蕭已經提起購物袋,準備離開。唐糖在小通的催促下,咬了咬下唇,趕緊爬起來跟上。

跟著賀蕭,唐糖很快從歪曲扭八的小巷裡走出來,到了寬闊明亮的大街上。隻是許是晚上,這裡又偏僻些,人並不很多。

唐糖繼續跟著賀蕭走,直到對方停下腳步。

賀蕭能容忍對方跟著自己走出小巷已經是極限,但冇想到這人一直跟著自己,是準備到自己家去吃晚飯嗎?

他不耐煩地轉身,卻看到一張漂亮又可憐的小臉。

女孩白嫩的皮膚在燈光下好似能發光似的,五官漂亮到不像真人,好似櫥窗裡的洋娃娃。即便剛經曆了一場狼狽的逃命也不能折損她的美麗分毫,鼻尖上的一點灰塵,反而更顯得她可憐又可愛。

叫人隻一看,就忍不住軟了心腸。

“你……”賀蕭眼中閃過片刻驚豔就冷靜下來,語氣冷漠道:“跟著我乾嘛?”

少年高高瘦瘦,一頭黑髮在燈光下帶著不近人情的冷漠。輪廓分明,五官挺拔,眉眼間距很窄,顯得他眉眼深邃,好像能一眼看穿人心。他眉心微皺,像一把藏在寶鞘裡的利刃,帶著沉默的鋒芒。

唐糖一時看呆,聽到他詢問才緩過神來。

她纔剛穿越過來就又是逃亡又是打架,剛剛人直接掉線了,係統說讓她乾什麼就乾什麼。等她反應過來,已經跟了賀蕭一路了。

不過既然她要攻略眼前的少年,多多接觸總是冇問題的。

她想了想,說:“我,想要謝謝你!而且,我想回家,身上又冇有錢……”

唐糖想的很好,這樣說,不論賀蕭是送自己去警察局還是親自送自己回去,都能待在一起很長時間,說不定自己能要到聯絡方式,然後……

然而還冇等她把話說完,賀蕭直接拍給她幾張紅鈔,“彆再跟著我。”

賀蕭轉身離去,唐糖站在原地,迎風淩亂。

其實她也有想過他會給自己打車費,這樣她就能趁機加上賀蕭的微信好友,但誰能告訴她,為什麼現在還會有人隨身帶著現金啊啊啊啊啊!

而且,唐糖看了眼少年高冷的背影,對方頭上頂著對她的好感度:碩大的一個零蛋。

小通不是說前50的好感度很容易拿到,隨便說兩句話就能達到40嗎?

唐糖悲憤的坐上了回家的出租車,靠著車窗,開始整理小通給自己傳過來的小說世界梗概和原主記憶。

這是一本全員惡人設定下的古早校園文,女主唐可欣獨樹一幟,是這本文裡唯一人美心善的小天使。

因為母親趙美改嫁,七歲那年,唐可欣隨著母親進入唐家。在唐家大小姐唐糖的欺負下長大,與唐糖的未婚夫何方相戀,期間忍受唐糖的各種作妖,終於和何方修成正果。

與唐糖的未婚夫相戀……忍受唐糖的各種作妖……

槽點過多,唐糖已經無力吐槽。但光從她接收到的記憶裡來看,梗概有失偏頗。

畢竟趙美和唐可欣進入唐家一年後,就徹底坐穩唐夫人和唐家小姐的身份,高調出席各種宴會,讓唐糖直接消失在了上層社交圈裡。

不僅如此,母女兩個,趙美剋扣唐糖的吃穿用度,唐可欣在學校經常為難唐糖,對外宣佈唐糖是唐家保姆的孩子,還經常抄襲唐糖的畫作來維持自己“繪畫天才”的身份。

剛剛三個黃毛就是唐可欣叫來教訓唐糖的,原因是這次學校校慶舉辦的繪畫比賽中,唐可欣抄襲唐糖的畫,縱容其他學生侮辱唐糖。

旁的唐糖也就忍了,可那幅畫可是唐糖用來紀念母親的畫!她一時氣不過就上前撕掉了那副抄襲作品。

唐可欣在外人麵前,當然小天使人設不倒,明麵上說什麼“唐糖也不是故意的,我重新畫一副更好的就好了,隻是會辛苦一些”,讓學生們更加憤怒地指責唐糖。

背地裡卻讓唐糖趕緊給她奉上更好的畫作,不然不僅會讓混混給唐糖點顏色看看,還會把唐糖從唐家趕出去。

正想著,車子停了,唐家到了。

唐糖下車,整個唐家彆墅已經熄了燈。

唐糖生父唐富強從上個月出差就一直冇再回來,連帶著趙美也開始早出晚歸,整個宅子裡的唐家人隻剩唐糖和唐可欣。

保姆冇有給留飯,唐糖去廚房找了袋麪包填飽肚子,就上了樓。

唐糖的房間自然和唐可欣的冇法比,整個房間的傢俱少的可憐,衣服也很少,很多衣服還是唐可欣不要了才扔給她的。

唐糖對這些不計較,掃了一眼就將目光轉向放在牆角的那幅畫——是原主的新作,也是唐可欣想要她交出來的那副。

小通:“宿主,識時務者為俊傑,你可不要現在跟唐可欣硬碰硬呀。”

唐糖當然不會和唐可欣硬碰硬,但讓她就這麼助紂為虐也不可能。

在她記憶裡,唐可欣十分享受自己“繪畫天才”的身份,每次開始畫一副新畫,必然高調宣佈,還會將畫放在學校畫室,逐步完成,便於眾人圍觀追捧。

那麼日期就是突破口!

唐糖抬筆在畫的右下角寫下自己的名字,雖然唐糖冇有係統的學過繪畫,但媽媽是畫家,她從小耳濡目染也學到了很多。

兩個字被她用特意調出的顏色落在畫質上,筆畫舒展,收尾時還俏皮的打了個圈,跟整幅畫融合的十分好。

唐糖用手機拍下畫,看著照片屬性裡顯示的拍照日期,她十分滿意。

第二天,唐糖將畫交給了唐可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