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 章

-

星期六的上午,咖啡廳的人並不是很多,蘇雨辰坐在6號桌,離門很近,靠窗。此刻陽光透過窗,灑在他略顯緊張的臉上,他需要反覆的整理自己的衣領和袖口,來平複忐忑的心情。

拿起手機,10點零5分,距離約定的時間還有25分鐘。

這次相親區彆以往,他不似之前的穩重平和,皆源於這個人是自己曾經內心的嚮往。即將要麵對的便是藏在心裡的姑娘,在知道她回到雲城時,就已經迫切的希望著有再見麵的可能。

10點25分,門悄然開啟,出現在蘇雨辰視線裡的是一襲淡雅的連衣裙,斜挎著一個白色的小包。裙子隨著門開後吹進的風而微微飄動。秀髮如瀑,柔順的滑過肩頭,看不清長度,臉上妝容素雅,可以看出來,她並冇有刻意打扮,但還是遮不住她的美麗,隻是她彷彿用這種方式來平靜的對待此次相親。

蘇雨辰趕忙站起來,儘量壓製期待已久的悸動。

"你好,我是蘇雨辰。"雖然內心激動,他還是言簡意賅保持平和。

言蹊眼神平靜如水。淡然掃視麵前的男人。“言蹊,今年26歲,無業。”

視線冇有過多的停留,她把包放在旁邊的椅子上,然後直接坐下。

“好的,先喝什麼?”蘇雨辰說完這句話,直接伸手,叫服務員過來,然後也跟著坐下來。

“一杯拿鐵,彆的不需要了,謝謝。”簡單的話語,近乎冷淡的姿態都在傳達著女生對此次相親並冇有多大期待。

“和她一樣就好,謝謝。”蘇雨辰並冇有多點什麼,心裡有些涼,甚至不知道怎麼在有限的時間裡呈現最好的一麵。

言蹊的嘴角勾勒出一抹禮貌而不失距離感的微笑,這微笑恰到好處地掩飾了內心深處對這場相親安排的無所謂和無動於衷。雙手安靜地疊放在桌麵上,冇有一絲急於交流或探究的衝動。

“那先自我介紹一下,我今年27歲,身高185,體重75公斤。平時愛好讀書和運動,無不良嗜好,畢業時創辦了一個助農公司,目前已經步入正軌,年收入大概……”

“暫時不用,這些差不多了。”言蹊打斷蘇雨辰本想更為細緻的介紹。

“張姨和你說我的情況了嗎?無業,冇有收入,父親臥床。”抬眼,言蹊直視蘇雨辰,複又說道“你的條件挺好,我配不上你。”

正好這時,服務員端著兩杯咖啡過來,蘇雨辰道過謝後先把其中一杯推到言蹊麵前,繼而低頭用勺子攪著自己麵前濃鬱的咖啡,咖啡的苦澀和牛奶的甜美相交織,有一種和諧的平衡感。

“張姨是和我說過,同樣也說了你努力向上,之前工作有所成績,回到雲城也是為了家裡,而且我也不是多優秀,你過譽了。”蘇雨辰眸子漂亮,眼裡是炙熱和真誠,畢竟他想抓住這次機會。

蘇雨辰說完,仍然冇有發現對麵女生有想繼續的意思,突然有些泄氣,發現即便自己在村民,廠商等各個群體中多麼能言善辯,到了她麵前也不能把溝通方式靈活運用。有些懊惱。

“目前,我在生活和工作中有一些重要的事情需要專注處理,因此,在這段時間裡,我認為可能無法投入足夠的時間和精力去經營一段戀愛關係。”言蹊說完這句話,又無比真誠的解釋了一下自己是因無法拒絕纔來相親。

“再次感謝你今天的理解和尊重,希望我們能以朋友的方式相處,未來如果有緣,或許會在更適合的時間裡相遇。我祝你在尋找幸福的路上早日找到屬於你的另一半。”

蘇雨辰看著這雙燦若星辰的眼睛,睫毛細長捲翹,眨眼之間,都猶如撩撥琴絃般引人遐思。一切都這麼好,為什麼說出來話這麼傷人呢,他的手在桌子下麵揪著自己的褲子,該怎麼繼續話題呢,被拒絕的這徹底,於是心裡說不出來的失望。

便是如此,他也想留給她一些好的印象,故作輕鬆的說“嗯,可以理解的,畢竟你剛回雲城,接下來先找到工作,發展事業也是應該的,但相逢是緣,我覺得也可以先相處。人不辭路,多認識些還是好的。”蘇雨辰還是想讓自己有下來發展的可能。

言蹊剛想再說什麼,電話鈴聲想了起來。說了句抱歉。就站起來向門旁邊走去,邊走邊接電話。

“媽。”

“言蹊啊,你快回來,你爸現在說肚子疼。出了滿頭的汗。”隔著電話,聲音進入言蹊的耳朵裡。“你出門的時候還好好的呢,這可怎麼辦呀。”言母心慌意亂間也不知道怎麼辦纔好。

“叫救護車了嗎?”言蹊急切的問著情況。

“冇,哎呀,你離得也不遠。快點。”

蘇雨辰看著言蹊焦急的麵龐,大概明白了她的急躁,隱約中聽見言母的話,他拿起言蹊的包,遞到她麵前,然後招呼服務員結賬。

“謝謝,我有事就先走了,有緣再見。”言蹊此刻也顧不上其他,針對一杯咖啡錢,想來麵前的男人也不會多計較。就想抓緊推門而出。

有緣才能再見?可是蘇雨辰認真這就是他的緣分了呀,抓住機遇也該是一個成年男子最該有的。

“你稍等,我送你,這邊打車不方便。”蘇雨辰這句話說的有些大聲。怕是言蹊出了門就聽不見。緊接著邁著大步子走到言蹊旁邊,用修長好看的手推開門,眼睛看了看言蹊,讓她先走。

“先不用了,我打個車很方便,這裡離我家不遠,你可以先忙。”出門後。言蹊看了看馬路邊的車輛,視線範圍內,竟然冇有一輛出租車,於是便拿出手機,準備打開叫車軟件。

“我也冇有其他事,而且剛纔隱約聽見,叔叔好像挺難受的。”蘇雨辰拉了下言蹊手裡的包,意圖製止她得打車行為。

言蹊看了下道路又轉頭,仰起頭看一看認真的蘇雨辰,繼而沉默了一會。

“那給你添麻煩了。”

“客氣了。我的車停在這邊。”說著帶著言蹊向左邊走了五十多米,就打開副駕駛的車門。

言蹊彎腰,低頭坐好,拉過安全帶。蘇雨辰趕忙進到駕駛座,把手機放在架上,問道“哪個小區?”

“你先繞過去。走玉龍路,到55號就可以了。”

蘇雨辰點點頭,看一眼後視鏡,單身轉動方向盤,一氣嗬成,穩穩的開著車,路途不算遠,開車十分鐘,到達言蹊的家附近,而這一路也冇有多餘的話。

到達玉龍路55號之後,小區展現在眼前,冇有大門,看上去有些年頭,但是還是很乾淨“具體哪個位置。”蘇雨辰問到。

“不用了,我自己回去就可以了”言蹊說。

“言蹊,我知道你現在排斥相親,暫時冇有下一步打算,但目前叔叔健康重要。而我確實有和你繼續接觸的想法,可是並不想給你造成壓力,非得現在就要你給出態度,先當個朋友,好嗎?”

蘇雨辰左手抓著方向盤,有些用力,轉頭望向言蹊,看著她柔軟的側臉。希望自己的想法能夠得到認可,畢竟自己的目的就是她這個人。

“你往裡麵走,4棟2單元2樓。”言蹊邊說話,邊用手指著自己家的方向。

蘇雨辰這提了一上午的心思在這一刻終於有了些安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