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你冇有靈根

晴空萬裡,在大樹的陰影下一位放牛少年正和幾位小孩正說著什麼?

少年:話說多少年前有一位孩子降世時天雷滾滾,那雷聲一次比一次大。

少年甩了甩手中木棍砸在地上形容著雷聲之大小孩們聚精會神的聽著生怕錯過一些細節。

“當時整個村子充滿著陰森氣息,有幾戶的雞鴨羊狗不知什麼原因開始亂叫不停,風啊呼呼的吹,吹的樹搖擺不定,村裡打每戶人家都緊閉家門,小孩生下來時,有一道閃電劈的了他家院子裡,隨著雷聲的消失,一陣哇哇哇的哭聲傳來了,後來村裡的人都說這個孩子是天仙轉世,是修仙的料子。

那你們猜猜這個孩子是誰?”

小孩們:“是誰是誰?”

隻見少年站了起來揚了揚衣物上的灰塵,舉起手來用大拇指對著自己大聲說道:“遠在天邊,近在眼前正是小爺我。”

這時小孩們發出鄙夷的聲音,其中一個指著少年說:得了吧柳大誌就你這病秧子算了吧。

說完孩子們便一鬨而散,對於小孩說的話柳大牛並不在乎,反而笑了笑看了看遠處的牛又看了看天上,該回家了。

少年牽著牛來到了村口處,有一座很像牛的石像所以此村叫做石牛村,柳大誌把牛還給趙大戶後,趙大戶還給了點糕點吃,並囑咐道:大誌啊糕點趁熱吃不然涼了就不好吃了。

柳大誌:知道了趙老爺。

然後便向家中走去。

娘我回來了,你看看我給您帶來了什麼?

哎呀大誌回來了,累不累啊!

餓了冇!

不累也不餓,娘給你嚐嚐這是趙老爺給我的糕點。

大誌你也嚐嚐。

我吃過才送來的,你快嚐嚐。

好好好!

我家大誌長大了,我吃點給你爹也留點嚐嚐。

“對了娘我先去馬先生那裡看看”好彆忘了回來吃飯說擺柳大誌便跑出家門向村東去了剛來道先生家門口就聽到一陣一陣讀書的聲音,於是柳大誌便趴在窗戶上聽先生講道:孩子們知道什麼是勿以惡小而為之,勿以善小而不為嗎?

學童們紛紛搖頭,於是馬先生便開始講其中的含義,這讓柳大誌聽的很沉迷,首道有一個學童的笑聲把他驚醒,那學童指著他說:先生先生,你看病秧子又來偷聽了。

馬先生:好了你們先把我教你們的閒讀會一會我來提問,大誌你跟我來。

柳大誌跟了上去不一會兒身後便出現了讀書聲,來到馬先生的房間後馬先生我不該偷聽你講課的柳大誌說道。

馬秀才:不是這事,你是一個好學孩子,大誌我上次給你的書讀完了冇?

柳大誌:先生我都好好讀完了。

馬秀才:好很好我再給你幾本書你去好好看看。

真的嗎先生?

馬秀才:我讀了這麼多的聖賢書還能騙你不成,拿去拿去。

謝謝先生,那我先走了,柳大誌笑著說道。

然後抱著馬先生給的書回家了。

馬先生看了看歎了口氣說道:大誌是個好孩子也是個苦孩子啊!

柳大誌確實是個苦命的孩子,在他降生時也的確有一道雷劈到他家院子裡,隻不過他並非是什麼天仙轉世,修仙之才,反而天生身體羸弱不堪,年幼時常常得病,有些癡傻。

他的父親柳伍是這片十裡八鄉最有能耐的木匠,母親吳氏也是個勤勞本分的婦女。

如今柳大誌的身體健康全靠父母照料有加,而柳大誌不能乾重活,逐漸長大的他也選擇去放牛來補貼家用。

柳大誌的家不大但是正因為父親的本領家裡有很多傢俱,一家人正坐在一起吃飯,雖然飯菜並不豐盛,但是很溫馨柳大誌希望這一刻永遠存在。

飯後柳伍來到大誌的屋內說道:“大誌3天後便是十年一次的宗門選會我想讓你去試試。”

柳大誌看了看父親沉重的說道:好,父親我會去的。

柳伍:“明天我去給趙老爺說不能去放牛了還有這幾天好好休息”。

說完便離開了房屋內,而屋內的少年正拿著馬先生給的書認認真真的看著想著。

三天後,村裡比平時熱鬨了太多,10歲到16歲孩子紛紛去了村正中心的祠堂等待著,院子裡的大人孩子的父母都在這裡看這討論這誰家的孩子能被仙人選中,在討論聲中一位穿著道袍俊俏青年踩著劍飛到了大院內,族長看到後便示意村民們安靜,很快就靜了下來。

青年看了看這次來參加的小孩們嚴肅的說:“我乃靈山宗外門弟子徐作舟今日前來是為宗門招收弟子,接下來我會發出枚令牌,符合條件令牌會到你們頭頂。”

隻見徐作舟用手掐幾個個印喊了聲去,腰間的錦囊內便飛出4個令牌,分彆飛到了王明陽,許靖,李靜茹,還剩一個令牌,它穿過了一位又一位,最後停到了柳大誌的頭上,一會卻不知道是何原因掉了下了落在了地上。

徐作舟看了看得到令牌的人臉上露出了一些喜悅:“本次招收到此為止,得到令牌的人兩天後會有人來接你們,現在用一滴血啟用它。”

然後抬了抬手指掉在地上的令牌就飛回了他的手中,換出了飛劍踩了上去。

柳大誌連忙走了過去急切的問道:仙人我這是什麼情況?

徐作舟冷漠的說道:你冇有靈根不能修仙。

說罷便踩著飛劍離開了石牛村。

隨後院子裡的人便紛紛離開,得到令牌的人被族長叫到了屋內。

柳大誌失落的走到父母麵前說到:爹孃讓你們失望了,我冇有靈根不能修仙。”

夫妻倆看看對方又看了看自己的孩子。

吳氏說道:沒關係的,大誌不能修仙,做個凡人也挺好的。

柳伍鄭重的說:既然修不了仙,那過兩天我讓你進城去武安門裡去學些功夫,練一些體魄,等你練好之後回來時我便把我這木匠的本領全教給你。

這些舉動讓柳大誌流下了淚水 ,感動地說:好的爹孃,我一定不辜負你的期望,去學好本事再回來。”

說完父親便拍了拍柳大誌的肩膀,拉著他,一家人走在一起很是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