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武安門

兩天後柳大誌拿著收拾好的行囊坐驢車顛簸的離開了石牛村。

來到青城縣後柳大誌感慨道:這地方可比村子大多了。

隨後便溜達了起來了,街道上充滿了吆喝聲,有賣糖葫蘆的,有賣首飾的,還有各種各樣的店鋪,看的柳大誌很是欣喜,走著走著肚子便餓了起了,柳大誌往西周看了看,看到了一個賣麵的商販便走了過去。

老闆來一碗麪柳大誌說道商販:好嘞!

客官請坐麵一會就好。

說罷柳大誌便找了個位置坐了下來,不一會麵就端來了,麵中撒了些蔥花很香。

在吃飽喝足後,柳大誌:老闆多少錢?

商販:客官隻要5文錢。

柳大誌付了錢後又問到:老闆你知道武安門在哪裡嗎?

商販聽到後說道:武安門?

客官這是去哪裡乾什麼?

柳大誌拍了拍胸膛說:當然是去學武藝了。

商販笑了笑見怪不怪的說:這樣啊,那客官往北走那裡可以看到一個兩個大柱子往裡走便是武安門了。

聽到後柳大誌向商販道了聲謝後向他說的地方走去。

來到柱子前後左邊的柱子上印著一條吊睛大虎,而右邊則是一條凶猛的龍,正牌上寫著剛猛有勁的武安門三個大字。

走進去後兩個壯漢攔住了柳大誌說道:你是乾什麼的?

閒雜人等速速離去。

柳大誌:兩位兄弟,我是來進入貴門練武的。

兩人打量下柳大誌說道:你有介紹來的手信或者憑證嗎?

聽到此話柳大誌趕忙拿出了離家前父親給的書信遞向前去。

其中一個看了看信,收信人李虎便還給了柳大誌並給旁邊的人使了個眼色笑著說:哎呦原來是柳公子啊,是來找李執事的趕快進來休息,路上一定累了吧。

柳大誌連忙表示不累問了問李虎在什麼地方二人回答後便進去了。

來到裡麵後裡麵都是正在練功的弟子,一聲聲呼哈聲很是驚歎。

在那最前頭的正是一位身穿黑色勁練服滿臉絡腮鬍的李虎。

李虎看到來人後示意弟子們繼續練功隨後向柳大誌走去,來到身前說道:哈哈!

這位便是柳老弟的兒子,柳大誌柳賢侄吧。

柳大誌連忙點頭迴應道:是的李叔叔。

然後李虎拉著柳大誌來到了屬於他的房屋內示意道坐。

兩人坐在對麵,李虎說:柳賢侄,我與你父親相識己經十年時間了他人也算我的好友,他也給我說過了他兒子會來在裡學本事,這裡可是很苦的當然也是很費錢。

柳大誌笑了笑說:李叔這我正是知道窮文富武的道理,這些便是我這一段時間的費用,用完之後我會再讓父親送來的。

說罷便從行囊裡拿出來了大概有十兩銀子放到了李虎手裡。

李虎顛了顛手中銀兩說:賢侄走我給你介紹介紹武安門這到底是什麼地方。

走出門後李虎便拉著柳大誌介紹這這些地方,剛剛你看到便是普通弟子訓練的地方了,普通弟子身穿灰衣之上是精英弟子身穿青衣,然後便是西大執事了說到這李虎眼裡透露著自豪的神情。

緊接著還有核心弟子他們都是門主的弟子有西位和門主一樣平常是見不到的。

柳大誌認真的聽著。

對了我先帶你去你住的地方明天會有新的弟子來報到,到時候你去跟他們一起練。

柳大誌迴應道:好的李叔。

李虎把柳大誌送到住宿地方後說:賢侄先熟悉熟悉過會我再來。

就回去了。

進入屋裡後柳大誌觀察了一下大概能住下八個人,這時柳大誌聽到一聲呼喊聲。

兄弟!

兄弟!

你也是來學武的嗎那裡人。

柳大誌往右側邊看到了一個麵相憨厚老實的高個少年正笑著對他說。

迴應道:你難道來這裡不是學武的?

高個少年笑嘻嘻的說:兄弟我叫趙文傑,我當然也是來學武的阿。

兄弟貴姓?

柳大誌:姓柳名大誌。

柳兄弟是剛來的不熟悉以後可以問我。

趙文傑拍了拍胸膛。

柳大誌:趙兄我們武安門都練些什麼?

趙文傑一臉詫異的說:你不知道?

算了我給你講,我們每一個人除了門主徒弟外練的都是練勁功法《血氣淬體訣》,這東西是武安門弟子的主要功法 。

柳大誌疑惑的問道:那都練此功普通弟子和精英弟子的區彆在哪裡?

趙文傑說:當你進入武安門後你就是普通弟子你有2年機會晉級精英弟子那就是把《血氣淬體訣》練到第4層成就煉血境,2年後冇有成功的要麼就會被門內派到各路鏢局裡,要麼離開武安門自謀生路。

當然精英弟子也可以選擇離開但是條件比較苛刻要麼在任務下受傷嚴重,要麼為門內完成100次任務,有很多任務都是很危險的。

執事的話除了對門內做出重大貢獻和殘廢之外門主是不會同意離開的。

柳大誌:那聽趙兄怎麼說練武也分境界嘍趙文傑:那是當然精英弟子是煉血境,後麵還有西大執事的鍛骨境,門主弟子應該也是,而門主我聽聞是鍛骨之上的造俯境那可是能比結丹大仙的存在。

柳大誌驚訝一會說:冇想到門主是可以比拚結丹的武夫。

然後兩人又聊了聊關於武安門的其他東西在過程中柳大誌看出了他的家中應該勢力不俗不然也不會和自己以樣什麼也不知道,趙文傑也是同樣看出來對方的但倆人並不提,繼續相談甚歡。

首到李虎來到這裡喊了柳大誌出來一下打斷了談話,兩人分彆出來見到人後說道“李叔”,“見過李執事”李虎迴應了一聲後便把柳大誌帶到了一處陰暗處從口袋裡拿出了一個藥瓶並吩咐道:賢侄這是血氣丸,你以後每月這天找我領一次,千萬要收好彆被彆人看到了。

這門內你我也是親近之人莫要說客氣之類的話。

柳大誌趕忙收了起來,對李虎說:多謝李叔,以後李叔需要賢侄的地方我都會去的。

李虎說道:不用你怎麼說我和你父親本就是好友,好了回去吧,我還有事要做。

柳大誌再道了聲謝隨後回到了住處,回來後兩人又聊了些事,柳大誌又看了看馬先生給的書,就去休息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