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遇

-

第一章初遇

正午的陽光直直照射在大地上,就連迎麵吹來的風彷彿都有三十多度,空氣中瀰漫著讓人疲倦的氣息,路邊的花也彎著腰,隻有皺巴巴的葉子偶爾隨風擺動兩下像是歡迎新生的到來。

明江大學校門口烏壓壓的人群正排著隊報道

來往的學長學姐正在滿頭大汗的幫新生辦理各種手續,去年的學長依然不忘記向學妹獻殷勤以便索取聯絡方式。

“路進,你乾什麼呢?能不能快點了,隊伍還有這麼長呢,大家都冇吃飯呢”蘇伊無語了,去年就是這樣到處騷擾學妹,今年變本加厲。

“來了來了,這不怕學妹迷路嗎”路進一臉討好。

“誰不知道你那點心思,能不能不要丟明江的臉,彆嚇到學妹行嗎”蘇一每次都不留情“誰不知道我是明江的臉麵,不會丟臉的”路進一臉狗腿衝著蘇一諂媚的笑“要不我委屈一下,便宜你了,省得你每年開學都要在這裡吃醋。”

“你閒了是吧,腦袋被驢踢了,你再開玩笑我告訴你媽你期末掛科”?蘇一衝他翻了個白眼。“學院周老師通知去高鐵站接傅老師,你接了冇?”

“放心,傅老師上午就到了,已經安排在教職工宿舍了”路進邀功似的剛準備求誇獎就看到站在麵前的女孩“欸,同學你好,是遇到什麼問題了嗎”

“13號宿舍樓怎麼走”卿塵聽他們對話有一會了,實在等不了這位同學繼續搞浮誇了纔出聲詢問。

“你是大三的新生啊”

“啊,是的”卿塵不好意思的笑笑,正常讀大學她本來應該是大四但是因為是從專科升到本科的所以現在要從大三開始讀。

“真巧,我也大三”

“呃,真巧”卿塵無奈“那,同學13號宿舍樓到底怎麼走”

“同學什麼專業呢”路進依舊不放棄

卿塵扶額,心裡一萬隻草泥馬狂奔,她快要熱死了,拉著行李走了那麼久快要虛脫了“馬克思”

“路進,你要命啊”蘇一已經按耐不住了“同學不用管他,你在這裡等我一下吧,我這裡處理一下帶你過去,順便幫你搬一下行李,我叫蘇一,我們兩個一個專業的哦”

“啊,那真的挺巧,麻煩你了,改天請你喝水吧”卿塵心裡已經抱大腿感謝蘇一了

“彆啊,美女同學我帶你去吧,天這麼熱,她還不知道什麼時候結束呢”

卿塵看了看長長的隊伍,正午的太陽像是要把人蒸發掉,蘇一汗水已經浸濕了上衣,卿塵謝過蘇一還是決定先走,不麻煩她了“沒關係,你告訴我怎麼走就好了”

“我們留個微信吧”蘇一走到卿塵麵前

“好的,我叫卿塵,我掃你吧”這是卿塵在這裡的第一個朋友

“你名字真好聽,等忙完找你玩”蘇一很開朗

“好的,我先走了”

路進一臉懵:這就走了?我還冇加到微信呢

卿塵拉著行李箱往前走,手機震動幾下

蘇一:蘇一,我的名字。”

卿塵:我叫卿塵。

蘇一:你直走左轉,然後繼續直走穿過噴泉廣場,再往前走二百米就到了

卿塵:好的,謝謝蘇一。還配了一個瘋狂鞠躬的表情包。

噴泉廣場此刻正在播放音樂,水流隨著音樂的節奏不斷起伏,卿塵站在噴泉旁邊拿出手機拍了幾張照片發給楊未

未未:開學了啊

未未:東西收拾好了嗎?

未未:?

卿塵:還冇到宿舍呢,看到這裡挺好看就拍了幾張

未未:那你先回宿舍,這裡太熱了

卿塵:嗯嗯,好的

未未:晚上給你打視頻電話

未未:好的

卿塵拖著行李箱穿過噴泉,眼前的路卻讓她崩潰,這又長又陡的路不拉行李都能要了她半條命,更不用說拖著個箱子。她認命的往前走,後麵拖著的箱子控製不住的往下滑,反作用的力使卿塵也往後退了幾步,眼看差點滑下去,上半身個已經彎成了九十度。烈日炎炎,豆大的汗珠順著卿塵的額頭下滑,滴在地上瞬間蒸發,卿塵腦袋暈乎乎彎著身子看到自己的腳變成了四隻,甩了甩頭實在撐不住了,坐了一路車已經身心俱備了又拖著箱子頂著太陽走那麼遠,索性拖著箱子到路邊的樹下放平癱在箱子上,喘口氣。

魏城:“你不舒服嗎?”

卿塵詫異的抬頭:“啊?是,是有一點。”卿塵有點尷尬,此時她正半邊身子都躺在箱子上像一灘爛泥,極不雅觀

她猛地起身,大腦立刻一陣眩暈,身體搖搖晃晃。與此同時魏城眼疾手快伸手扶住,隨即又把水遞了過去“不要起這麼猛”。

“沒關係,我就是有點累,在這裡歇一下”溫熱的手心覆在卿塵曬得紅紅的胳膊上,卿塵立刻窘迫起來,畢竟她剛纔躺在箱子上的樣子的確稱不上雅觀。

魏城看了眼前麵的路,“你住哪裡?”這條路不算特彆陡但是今天的溫度對於體力透支還拉著皮箱的卿塵來說確實是有點費勁,隻能先送她回去。

卿塵心裡滿滿的問號,他是要送我回去嗎?

她並不想這樣啊···

這種情況難免邀請彆騰吃頓飯的,感覺會挺麻煩,主要是不行說一些場麵話,總覺得很尷尬但這個人說話好像有種壓迫感,讓你不得不聽,卿塵也隻能如實回答

“上善書院,西二”

魏城淺淺嗯了一聲,遞過來一瓶礦泉水,看著卿塵並冇有多餘的表情,語氣淡然“喝點水吧,緩一下,不然容易中暑”

“不不用了,我還好”卿塵下意識拒絕,這種情況真的就挺尷尬的。

“停水通知你冇收到嗎”魏城笑笑,他不喜歡在冇意義的事情上爭論,但也隻是皺皺眉“拿著吧,回去也冇水”

“謝,謝謝”卿塵尬住,也不在推脫,和命比起來麵子算個屁啊。

“我送你回去吧”魏城重新把箱子拉迴路上,冇給卿塵拒絕的機會,徑自往前走。卿塵跟在他身後,兩人一前一後。

看著前麵高高的背影,卿塵心裡泛起一絲感激,這個溫度還這麼助人為樂,難道我媽偷偷給我燒香了?

他是不是有一米八二,一八三啊···

該怎麼開口感謝他呢?

買杯奶茶?請頓飯?

這怎麼聽都像是在追人呢?

一路無言,就這樣到了西二樓下

“同學,方便留個聯絡方式感謝你嗎”卿塵全身都在沸騰,口罩下的臉估計都能蒸熟雞蛋了

“······”

見人冇吭聲,卿塵社死,都已經開口了,卿塵索性追問“那請你吃飯吧,你喜歡吃什麼?想請你吃頓飯”

“······”

“如果你覺得麻煩,你住哪裡?我給你送過去。”卿塵已經顧不上尷尬不尷尬了,現在隻想怎麼感謝他一下,不想欠了彆人的,而覺得低他一等。

“我住西一,不過不用送,另外你應該叫我老師”魏城糾正道“微信打開,我掃你”

魏城並不是有意不回覆她,而是在想最近事情太多分了一下神。

卿塵愣了愣顯然這資訊量有點大,她有點反應不過來。

怎麼回事?

老師?

看她呆呆的樣子魏城好笑,莫名覺得她像是個笨蛋美人,隨即叮囑她“你看起來狀態很不好,如果有什麼不舒服可以隨時聯絡我”

“哦哦”卿塵點點頭心裡不由感歎:好的學校果然老師都是好的,她讀了三年專科還冇見過這麼好的大學老師。

“住幾樓?”魏城悠悠的聲音響起把卿塵拉回了現實。

“老師,不用麻煩您了,我自己來就行了”卿塵一臉畢恭畢敬,天知道他從小就怕老師,禮貌婉拒。

“您?你還挺尊敬老師”魏城挑眉揶揄“幾樓?”

“406”卿塵心虛,心裡尷尬的彆扭著。

“你去宿管室報道,領宿舍鑰匙吧”魏城雙手托起箱子上了樓,卿塵跟著想搭把手卻無處下手,這種怪異的氣氛一直維持了四層樓。

406門口

“你先收拾東西吧,我還有事先走了”魏城喘了口氣道

“謝謝老師”卿塵有點不好意思,他注意到魏城原本冇有白皙的臉上浮了一層紅色,估計是他箱子太沉了吧,為什麼要帶這麼多東西啊,早知道郵寄就好了嘛

魏城走了幾步又折返“這幾瓶水你也拿著吧”

“不不用了,老師您自己留著吧”卿塵更囧了

“這一週都冇課,超市估計已經人滿為患了”複卿塵頓了一下隨即又道“我辦公室裡有水”

“謝謝老師,等您有空請您吃飯”卿塵實在不知道說什麼,隻能脫口而出請吃飯

魏城隻是點點頭冇說什麼,卿塵愣愣的看著他的背影直到他轉彎下了樓梯。

致遠樓下。

“卿塵!”鄭南其在魏城身後五米遠,喊道

“南哥,來這麼早啊”魏城轉身看到鄭南其微笑著走來。

“老師那邊有點事情,我來搞一下剩下的工作”鄭南其和魏城是同一個老師,隻是魏城目前在工作,隻能等那邊手續辦完才能參加入學考試。“你來這麼早?”鄭南其笑道。

對了,你跟朋友一起來的?

魏城轉過頭意外他會問這個,還是坦然道“不是”

“那是女朋友?”鄭南其追問“中午看到你拉著行李後麵跟著個女孩”

“不熟,在學校碰到,看她不太舒服就幫她把行李搬到宿舍了”魏城瞭然,博士宿舍在西一靠近西二,難怪他會看到中午的事情。

“認識的啊,小姑娘跑挺遠上學啊”鄭南其若有其事的笑

“···”複卿塵懶得解釋,越解釋反而顯得越有事,適得其反“南哥,研究進度怎麼樣了”

“差不多了,接近尾聲”鄭南其每天忙完老師的事情,還要搞自己的論文,忙的焦頭爛額。

兩個人邊走邊聊,進了辦公室。

宿舍裡

卿塵掃了一眼大致格局,宿舍分為三部分,進門是學習區,四張桌椅,桌子上麵的空格可以放書和雜物整理好床鋪,往裡走中間是洗漱區,兩個洗手檯相對而立,洗手間和廁所並排,最裡麵是臥室,上下鋪的結構,床邊貼的是對應的名字。

卿塵床位就在門口位置的商鋪,對麵的兩個床位已經有人了。把被子放在床上,簡單收拾一下床鋪打開窗戶通風就出去了。

選了靠走道的一張座位簡單收拾一下,卿塵決定先洗個澡。

收拾好一切宿舍依舊冇有人回來,打開手機查了查快遞,寄到學校的行李明天纔到。

下午兩三點的床似乎是有種魔力,躺下不一會就困得睜不開眼睛,卿塵躺床上沉沉睡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