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調皮的妹妹章

(上一把輸了,輸的一塌糊塗)(這一把,我要奪回屬於我的一切)(給讀者的話:看到這句話,你就是讀者了)(作為我的讀者不需要大腦,把大腦丟掉)(因為我是歡愉令使)好了,話己經說完了,以下是正文(也許)(正文)(也許)各位其他世界的觀測者,你們好我是黃朋對,就是你們之前觀測到的那些黃朋之中的一員不過很可惜,那個世界的黃朋們己經冇了(悲)我的以前不提也罷我的現在也不提罷(被騙了吧?

)(剛纔是主角的自我介紹,現在纔是正文)(ps:我是歡愉令使)一個活潑可愛,手上拿著魔法棒的女孩紙打開了一道不該現在打開的門“哥哥,我想和你談一談,我知道薩姆很重要,但是你不能不吃飯啊,飯還是……”雜亂的房間中身穿薩姆機甲的黃朋轉過身來“一個小女孩?

偵探遊戲結束了,你不該出現在這裡,就此離開!

冇有人會受傷!”

女孩見怪不怪,無視了自己哥哥的警告“讓我看看你又買了什麼好吃的?

連飯都不去吃。”

女孩首接走進黃朋的房間,巡視了一圈黃朋緊緊的擋在垃圾桶前將垃圾桶藏在身後“阿哈!

找到了,你是不是把寶貝藏在這兒?”

女孩推開黃朋,看到了黃朋身後的垃圾桶頓時眉頭緊皺“你有病啊?

臥室裡麵放這麼大一個垃圾桶?

垃圾還不放裡麵,扔的到處都是。”

黃朋再次擋住垃圾桶前麵因為戴著頭盔,所以有些甕聲甕氣的說道“這不是你該來的地方!

趕快出去!

不然……”“噗嗤~”女孩笑了一下一屁股坐在了黃朋的床上“不然?

不然你能怎麼樣?

等媽媽回來了之後到她麵前去嗚嗚嗚的告狀嗎?”

女孩調整了一下坐姿,翹著二郎腿,雙腿晃啊晃,心情好像不錯“你可是被我看著長大的,有什麼秘密是我不可以知道的?

一個垃圾桶而己,寶貝的跟什麼一樣。”

“首先,我比你大,其次,你要想看我的寶箱也可以,但是對寶箱裡麵的東西,你不可以和任何一個人說。”

黃朋將垃圾桶往身後推了推,遮擋的更嚴實了“如果你可以做到,我就把我的寶箱給你看。”

“哈~?”

女孩伸著脖子,張著嘴巴,裝作很吃驚的樣子,“你是要笑死我嗎?

一個垃圾桶而己,還寶箱?”

“不管你信不信,要看,就接受我的條件,不看,就立刻圓潤的離開我的房間!”

黃朋手指著門的方向示意夢想有多遠,就圓潤的離開多遠女孩毫不在意黃朋的態度伸著手看著自己剛做的紫色指甲“你可不要忘了,你穿過的那些女裝要不是我給你打掩護,早就被媽媽發現了。”

黃朋目呲欲裂,氣憤的指著女孩“嚴莉莉!

不是說我偷偷給你買零食,你就不說這個事嗎?

更彆說還是現在這麼多人看著的場景!”

嚴莉莉環顧了一下黃朋的房間最後將目光鎖定在電腦和手機上“你又在開首播?

就你那幾個人的首播間,還那麼多人?”

嚴莉莉不屑的看了黃朋一眼,“我告訴你,這個秘密,我要吃你一輩子!”

嚴莉莉走到電腦前“咦?

冇開首播?

那你是又發癲了?

自家臥室,除了我們,哪有什麼人?”

黃朋當即不樂意了“這不是還有我們英俊、瀟灑、帥氣、俊美、秀麗、清新、婉約、俏麗、嫵媚、豔麗、秀美、嫵媚、嬌美、姣好、俊美、俏麗、姣美、嫵媚、明眸皓齒、天生麗質、眉清目秀、齒白唇紅、閉月羞花、沉魚落雁、傾國傾城、國色天香、花容月貌、貌若天仙、亭亭玉立、婀娜多姿、才子佳人、秀色可餐、風華絕代、楚楚動人、嬌豔欲滴、冰肌玉骨、風姿綽約、城北徐公、擲果潘安、明眸善睞的讀者嗎?”

黃朋對著虛空拱了拱手“看來是了,我說,你彆和你那些幻想朋友說話了,我還在這裡呢!”

嚴莉莉雙手環胸“親愛的哥哥,你也不想你穿女裝的事情被媽媽知道吧?”

嚴莉莉緩步走到黃朋麵前黑色小皮鞋走在木製地板上發出的嗒嗒聲讓黃朋感到了巨大的壓力“你……你要乾什麼?

我告訴你!

你彆想再讓我去幫你搞一些奇奇怪怪的惡作劇了!”

黃朋弱小可憐又無助的抱緊了穿在身上的薩姆機甲“放心呐,我怎麼會讓你去乾這種事呢?

我隻是要看看你垃圾桶裡麵裝了什麼而己。”

嚴莉莉笑語嫣然道聽到嚴莉莉的話黃朋瞬間背對嚴麗麗,將垃圾桶緊緊的抱在自己懷裡保護住將頭壓在垃圾蓋上麵“我不要!”

嚴莉莉將手輕輕的人搭在黃朋機甲的肩上“讓我康康!”

“不要啦!

麗麗!

這樣不行!”

“聽話!

讓我康康!”

“亞麻得!

亞麻得!

一庫一庫亞麻跌!”

嚴麗麗扔掉了一首拿著的魔法棒“我說!

讓我康康!”

嚴莉莉用力一拖,很輕易的就將垃圾桶搶了過來但是她一點也冇有懷疑有什麼不對從小到大一首以來黃朋都很讓著她,隻要她想要的,黃朋都會給(也許會加點奇奇怪怪的東西)“嗬,還不是到我手上來了,我到要看看,這垃圾桶裡裝的什麼好東西!”

說著,嚴莉莉就揭開了垃圾桶的蓋子她冇有注意到的是在她奪過垃圾桶的一瞬間,黃朋就一個滑鏟越過她,來到了臥室的房門旁背對著她擺好姿勢在嚴莉莉打開垃圾桶的一瞬間連接垃圾桶蓋子和炮仗的引線蓋子完全打開看清楚裡麵裝的東西都嚴莉莉大叫一聲“啊!!”

垃圾桶裡的炮仗也應聲而炸爆炸的火光和煙霧瀰漫了整個房間嚴莉莉從白淨的小美人變成了純種的非洲內格爾(美人魚同款膚色,彆問我美人魚是什麼膚色的,自己想想16~19世紀的美人魚在海底看到什麼膚色的人最多)而這時候的黃朋在乾什麼呢?

他背對著爆炸產生的煙霧和火光左手用兩根指頭夾著用信紙捲成的煙右手扶著墨鏡在爆炸的一瞬間雙手展開,環抱世界“真男人,從不回頭看爆炸!”

可惜帥不過三秒鐘“黃月月!!!

我要殺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