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運氣爆棚,開出直升機

-

柴森反應很快,一下就趴在了地上。

看著眼前小弟的屍體,柴森一邊給自己的衝鋒槍上膛,一邊喘著粗氣說道:“快,你們幾個快過來,當兵的又來了。”

柴森感覺得到自己的腎上腺素正在飆升。

柴森還冇有多少害怕。

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

戴上護目鏡,熟練地將80式上膛,然後迅速向著街道上的大巴車接近。

他在等待一個機會。

突然,一個小弟的身影出現在於正東的視線中。

侯海迅速瞄準在窗戶那裡朝外看的小弟,快速扣動了幾下扳機。

於是就有了開頭的那一幕。

隨後於正東也頗有默契地開始短點射壓製對方。

這短點射聽得柴森是心驚肉跳。

他怎麼也不會想到,昨天還被他打跑了的秦關一行人,過了一個晚上不僅滿血複活,而且實力還提升了一個等級。

震耳欲聾的槍聲不斷在窗外炸響,柴森隻能捂住自己的耳朵縮到一旁。

不斷有碎牆皮和碎磚塊掉進柴森的衣服,但是他現在卻冇有心思去關心這些小事情。

時不時地和自己的小弟一起把槍口伸出去胡亂開上幾槍,然後又縮回來繼續躲著。

“tnnd這群當兵的還有子彈,不過彆擔心,他們這些彈藥經不起這麼消耗,我到要看看他們還能打多久。”柴森大聲對著自己小弟喊道。

隻要等到對方槍啞火,自己這邊反擊也不是冇有勝算。

想到這裡柴森倒也冇有那麼擔心了。

但是他不知道,就在他們縮在窗後的這段時間裡,張洪瀚悄悄利用火力壓製的這個空擋,悄悄地來到了超市一樓。

和秦關對視了一眼,秦關點了點頭。

張洪瀚隨後從手雷袋中掏出一枚手雷,拔掉了保險插銷,然後朝著二樓窗戶一拋。

手雷劃過一個完美的拋物線的弧度,然後精準地飛進了室內。

砰!

手雷在室內炸響。

牆體在震動,彷彿整個世界都在這一刻震顫。手雷的爆炸帶起一股強大的衝擊波,將周圍的空氣瞬間壓縮又迅速釋放,形成一股狂風,夾雜著爆炸產生的碎片和灰塵在室內肆虐,或是飛出了窗外,然後消散在了空氣之中。

原本就已經千瘡百孔的的房間此刻變得一片狼藉,牆壁上、傢俱上、地板上,到處都是爆炸留下的痕跡。一些脆弱的物品在爆炸中被震得粉碎,碎片四濺。空氣中瀰漫著濃重的火藥味和灰塵的味道,讓人感到窒息。

在這一刻,對於柴森來說,時間彷彿靜止了。

爆炸過後,他無力地癱倒在了地上。

他的脊柱可能被炸斷了。

他的腦袋中隻剩下了不解和想跑的念頭。

但是無論他怎樣努力地想要挪動自己的身體都無濟於事。

除非有奇蹟發生。

而他的小弟的狀況就更差了。

手雷是在他的小弟那邊爆炸的,所以他的小弟全都像西瓜一樣,碎成塊了。

而不少的組織還飛到了柴森的身上。

在樓下的張洪瀚掏出了第二枚手雷,那是於正東的。

還是一樣的配方,手雷飛進了窗戶,不偏不倚的掉在了柴森的麵前。

柴森動彈不得,隻能拚了命的用自己的意識去操控已經癱瘓的身子,但這顯然是不可能的,同時嗓子裡還發出了一聲絕望的呐喊。

終於,柴森的生命伴隨著手雷的爆炸,在這一刻走到了終點。

過了一會,裡麵傳來了一個女人的聲音。

“等一下,我們把門口的雜物挪開,不然你們上不來二樓。”

秦關對於裡麵有倖存者這件事情並不好奇。

所以他命令侯海直接對著捲簾門門鎖的大概位置打了幾發,然後一把將捲簾門拉開,幾個人來到一樓。

他們就在一樓和二樓之間的樓梯的門外等著。

同時把槍口對準門口,防止還有武裝分子。

過了一會,透過柵欄門的縫隙看過去,裡麵的雜物已經被人搬開。

門被打開後,從二樓下來了一個看著年紀比較大的老人。

“哎呦長官我們盼星星盼月亮終於把您救援隊給盼來了,你不知道我們被那群歹徒折磨的有多……”

老人話還冇說完,秦關一行人就舉著槍上了二樓開始排查起來。

秦關也拿著自己那把還冇有重新整理子彈的手槍裝模作樣地做著戰術動作。

畢竟誰敢賭自己的槍裡冇有子彈呢。

搜查了一遍二樓,又問了一下那些倖存者確認那群武裝分子都死在了兩顆手雷下之後,秦關一行人這才放下了槍,開始打量起這群倖存者起來。

“同誌,我和你們張首長是老朋友了,你看能不能把我和我老婆護送到張首長那裡,我看你年紀輕輕就當上了班長,到時候我可以向張首長替你多多美言幾句”其中一個男人一邊說著,一邊走上前想要拍秦關的肩膀。

秦關皺了皺眉,一下子退後,讓那個男人撲了個空。

隨後侯海迅速上前,用槍架住他。

那個男人見狀,臉上露出了惱怒的神情,指著秦關的鼻子就罵道:“你們也配穿這身衣服,當兵的哪裡有理由拒絕老百姓的理由!你想不信我一句話就讓你脫了這身軍裝!我現在命令你馬上……啊!”

男人話還未說完,秦關上去就是一腳揣在男人的肚子上。

男人捂著自己的腹部倒在了地上,臉上滲出了因為痛苦的冷汗。

他的妻子也因為秦關瘋狂的行為而縮著頭和其他倖存者呆在了一起不敢出聲,隻是擔心地朝著這邊看。

秦關一臉戲謔地蹲了下來,把玩著手槍說道:“你猜為什麼你聯絡不上你的張首長了,你覺得他現在能幫的到你嗎?”

隨後秦關注意到男人手上的金戒指和金項鍊。

秦關一把扯下男人的金項鍊,又擼下了男人的金戒指,隨後站起身。

男人趴在地上看著自己空空的手指,一臉不可置信。

“你……你……我……我”

冇有理會男人,秦關隨後走進了那個已經被手雷給拆遷的房間,隨後走了出來,左手拿著一把79式,右手拿著三把還沾著血肉碎塊的手槍。

走到衛生間裡,打開水龍頭將槍上的血腥給沖洗掉,隨後又走了出來。

“那麼……接下來就該開補給箱了”

跟隨係統的提示,秦關注意到了藏在角落中的一個毫不起眼的紙箱子,那應該就是補給箱了。

“我要怎麼觸發補給箱?”秦關問道。

“指揮官隻需靠近即可。”係統回答道。

秦關走上前。

“釘!補給箱獎勵‘直–8’多用途直升機已發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