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聲老大

-

沈淵下凡已經十年零三個月

打從他五歲起,總是做同一個夢。在夢裡,有天庭、瑤池,彆的神仙都管他叫沈小神君。

那時候他年齡小不懂,以為就是夢,後麵隨著年齡越來越大,記憶越來越多,直到夢到了……鯉雙雙!

他全部記憶都恢複了,知道自己是因為那個臭丫頭害的下凡曆劫,還有那狗屁情劫,想到這裡他就煩躁不堪。

自己怎麼可能會和那蠻不講理,粗俗不堪的女人有什麼情愛。

好在下凡前吃了師妹給的靈藥,這樣就可以抵禦孟婆湯的失憶效果。

這一世,他要離那臭丫頭遠遠的,不可能有接觸,更何況去經曆情劫,誰愛遭誰遭去。

本以為不會出現的鯉雙雙,今天讓他撞上了,他本想視而不見,巴不得她離自己越遠越好。

可當他看到鯉雙雙哭紅的雙眼,嘴裡說著求他的話,他的腳步不由自主地停了下來。

他改變主意了

不由得心裡暗自發笑:鯉雙雙啊鯉雙雙,這可不怪我不放過你,是你自己主動送上門來的。

沈淵嘴角往上一勾,露出一抹輕笑。

“住手!這是我侯府犯了事的奴婢,小爺我正要抓她回去,你們敢把她賣了?”

兩個乞丐見來人衣著光鮮,氣宇軒昂,身後還跟著幾個隨從,心中不禁打起鼓來。

他們隨即點頭哈腰道:“原來是小侯爺,小的有眼不識泰山,這是您的婢女,這就還給您。

若是小的知道這是您府上的,必定親自送上門去,哪還敢勞煩您上街來抓人呢。”

乞丐嘴上說著放手,手卻冇有鬆開的意思,沈淵見狀,怎能不明白他們的意思。

他挑起眉,看著兩個乞丐,滿臉不耐煩地說:“還想要錢?我侯府的錢也是你們能要的?”

兩個乞丐見這不是個好惹的主,隻好灰溜溜地鬆開了手,落荒而逃。

鯉小小被放開後,渾身脫力,跪坐在地上,眼神中滿是感激地望著沈淵。

“謝謝您,沈小侯爺,您的大恩大德,民女無以為報。”

“那就以身相許吧”

“啊?”

鯉小小當即愣在了原地,不知如何是好,也不知這話是開玩笑還是.....

畢竟自己如今這模樣,總不會這小侯爺有什麼特殊癖好?

沈淵看著鯉雙雙如遭雷劈的樣子,眼睛還滴裡咕嚕的轉,就知道她在想些什麼!

“哼,你可彆癡心妄想,小爺我的意思是,以後你就是我的婢女,爺讓你往東你就不能往西,讓你吃飯,你就不許喝湯!”

“還有,爺不愛聽你叫我小侯爺,叫聲老大聽聽”

“是,老大”鯉小小乖乖的迴應。

“你叫什麼名字”

“奴叫鯉小小”

“嗬,小小”你膽子可不小。

“以後在我麵前不許稱奴,爺不喜歡。”

“是”鯉小小從始至終低著頭,不敢看沈淵。

沈淵看著鯉小小低頭乖巧的樣子,心想:你要是早這麼乖,我又何必……

罷了,帶回去好好調教吧。

於是一夥人浩浩蕩蕩的在街上走。

走在身後的鯉小小,想起她這要是和小侯爺回去了,她娘回來找不到她該有多著急。

她心裡一路忐忑不安,眼睛提溜著轉,不由得道:“老大,我怕我娘找不到我。”

“她說她去給我找吃的,她出去後再也冇回來,我怕她回來找不到我著急,我隻有我娘了。”

沈淵停下腳步。

麻煩

他不耐煩的回頭看鯉小小“這個你不用擔心了,你既然認了爺做老大,就會負責幫你找你娘,你先安心在身邊好好學習。”

“是,謝謝老大,奴....我感激不儘,我會好好學習伺候老大的,老大讓我捶腿我絕不捏肩”

“...孺子可教也,不錯不錯很有當狗腿的天份”

鯉小小以為是被誇獎,便不好意思低下了頭,羞紅了臉。

-